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25)死打硬拼把产量搞上去 [原创]  

2011-04-24 15:15:39|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0 .6. 1 星期一 阴有雨

为消灭三类苗,今天早工是积肥。仅屠、李和我3人出工。

科研小组一事不提了,但试验田又提了起来。早饭后老周通知我,上午积肥并送到高坑的试验田去。但上午出工时不见人影。我仍去三组。在东边耘禾。

下午,周、桂和我三人在科研田耘禾。拔草……

【忆与议】

此处“三类苗”一说,可以从1970-5-25日记得到一些解读——“我队有三类苗(即栽下至今未返青)360亩。”那年云庄村有360亩插秧以后半个月以上不见返青的“三类苗”,这在当年种植的一千四五百亩早稻中占到四分之一。不过记不清返青与施肥等因素之间的关系了。

这年四月份刮了一阵短暂的“科技小组”风,十多天之后“人去楼空”(见《突如其来的“科研小组”》等文),到了春插的时候,只是在一块田里有过半天插秧活动,此后的活动仍然是一头雾水,从无小组活动,只是偶尔通知我去劳动。五月份的第一次耘禾没啥动静,进入六月份,忽然又开始活动了。而此时的我面对如此这般的“试验”活动,已经愈来愈失去兴趣了。

 

1970 .6. 2 星期二 阴转雨

早工是在东边耘禾。上午去新街上买米。···下午,周、胡和我三人在试验田耘禾。试验田今天竖了牌子,上写“五七试验田(科研田)、 品种:铁骨矮、广矮,规格:5×7,产量:早禾700,晚禾400,面积1亩7分2厘。负责人:胡、桂”。上坵1.06亩,下坵0.66亩。

昨晚干部会议上说,毛主席前些时候在江西。程政委说,今年江西全部采用矮杆,是一种“冒险”,背水一战,胜败在此一举,死打硬拼,一定要把粮食产量打上去。专区王主任说,哪里没粮,饿死活该!另外落实了我队杂粮种植。

【忆与议】

好像是要让“科技小组”起死回生,找了两块田,命名为“五七试验田”,就算是科研了!而4月初“科技小组”最初活动时设定的十多块田,在此刻已经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段日记特地记下一笔,干部们在会上被告知,伟大领袖前些时候在江西。伟人到过了、来过了,这在那个造神时代是一件十分荣幸的事情,至于具体有些什么活动则是极度机密。近日在网上查询有关资料,1969年底到1970年春天,伟人确实不在北京。

 

新华网江西频道首页>>新闻中心>>史海回眸

http://www.jx.xinhuanet.com/news/2010-12/09/content_21589574.htm

1970年开年,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就在此【北京人民大会堂】召集了政治局会议。他根据毛泽东的提议,开始进行修改宪法和四届人大的筹备工作。……毛泽东从1969年底外出到武汉长沙等地视察,至今未归。但他是“人在曹营心在汉”,注意力依然集中在北京,并以他的绝对权威决定着中央的决策。……

4月11日夜11时30分,林彪突然在苏州让秘书给中共中央政治局挂电话。【关于设国家主席的三条意见】……恰在此时,国际风云四起,美国入侵越南的战火不断扩大,大有蔓延印度支那的态势,中国外交斡旋在即,毛泽东在接到林彪建议的第二天便急急忙忙从武汉赶回了北京。毛泽东一回北京就召开政治局会议。

昆明党史网首页 → 党史博览 → 重要会议 → “文化大革命”时期

http://kmds.km.gov.cn/dsbl/zyhy/whdgmsq/271538164665FJ5605HKHHFK8DBFJ5605HKHHFK8DB.shtml

中央政治局、中央工作会议(1970年3月8-20日)

1970年3月8日,毛泽东在武汉提出召开四届人大和修改宪法的意见,同时提出关于改变国家体制,不设国家主席的建议。汪东兴回北京向周恩来转达了毛泽东的意见和建议。

http://kmds.km.gov.cn/dsbl/zyhy/whdgmsq/271538301952I78E4IEA5C3A43BI78E4IEA5C3A43B.shtml

中央政治局会议(1970年4月12日)

1970年4月11日,林彪从苏州通过电话向在长沙的毛泽东提出:关于国家主席问题“仍然建议由毛主席兼任”,“否则,不合人民的心理状态”;副主席可设可不设。林还表示他自己“不宜担任副主席职务”。这个电话记录同时传达给中央政治局。

 

上述不完全的资料显示出,从1969年底,伟人就一直武汉、长沙等地,其中确认1970-3-8在武汉,4-11在长沙,4-12回到北京。所以,6月初江西基层干部被告知“前些时候”伟人在江西,不会是瞎说。而上述资料都是围绕着当时设不设国家主席,也就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毛林在九大以后出现重大裂痕,直至1971-9-13事件。所以,看不出1970年那几个月里伟人在江西有些什么活动。

至于江西的程政委(即当时江西的“第一把手”程世清)提出“冒险”全面实行水稻矮杆化(属于他提出的“一化带七化”中“七化”之一,参见《1970日记选(23)都是一堂堂“再教育”课),“背水一战,胜败在此一举,死打硬拼,一定要把粮食产量打上去”这样的口吻确实体现了将军作风。固然也有“科研”之名,但还是热衷于“冒险”,“死打硬拼”,其后果可想而知。而专区王主任的“哪里没粮,饿死活该”则实在令人惊诧万分。在极端化的年代,就是如此极端化地理解和发挥上级领导的意图。时过境迁,回忆往事,不可思议!

当年种植杂粮不知道是谁的心血来潮之作。云庄已有1500亩水田、数千亩油茶林,偏偏还要把缺水少肥的一些撂荒地和山坡开荒种上杂粮(记得有山芋、花生、大豆等品种),仿佛人人都有使不完的体力、用不完的时间,而且是无所不能的多面手。在这里世代耕作的稻农并无旱作经验。正巧1969年底有三户来自县城附近的“地富分子”被强制搬迁到远离县城的山里,他们在祖居地不种水稻,倒有不少旱作经验,于是,“地富分子”一跃成为杂粮“种植能手”,活跃在旱作“战线”,指挥着贫下中农……。毕竟,山地有自己的特点,不适合旱作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实,所以仅仅忙活了一季,就偃旗息鼓了。

 

1970 .6.12 星期五 多云

早工在牛门口耘禾。上午与桂两人搞试验田。这是老胡、老周昨天通知我们的。今天拔了一天稗草。草长得相当茂盛,但禾很不错。下午老胡也来参加,并撒肥。

【忆与议】

这年六月份的日记里就只有这几天提到了“试验田”,几乎每次都提到拔草。这使我想起在云庄插队的那些年里,稗草是一大祸害。它的来源是稻种混入。七零年是首次引入矮杆品种,出现稗草茂盛的现象,主要原因似应在制种单位,在上一年在制种过程中忽视了对稗草的“封杀”。

记得灭杀稗草的关键时刻在早稻第二次耘禾的时候,此时稻稗的区别十分明显,又都处于分蘖之前,所以应该在耘禾时见稗草必拔。有一年稗草特别严重,我们又是采用“持杖站立式”耘禾,所以,连续不断地拔除茂盛的稗草使大家在田里蠕动,耘禾变得“寸步难行”,实属罕见。

关于“持杖站立式”耘禾,参见《轻松的耘禾与危险的蜡纸》。

  评论这张
 
阅读(586)|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