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24)从盼望到失望 [原创]  

2011-04-21 13:20:29|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浏览有关知青与上山下乡的文章,不时可见其中提到一个文件——中共中央中发(70)26号文件。重读自己的日记,唤醒了有关的记忆。

 

1970. 5.27 星期三 晴

今天比昨天更加闷热。今天仅出了一个早工,不外乎是送肥,送到棕木坑。刘前天砍柴时,砍了漆树,皮肤过敏。昨天起眼部不适,今早更甚,红肿很厉害。上午由沙陪同去小坑,诊断是漆疮。

老沙因外婆近查出患胃癌,决定日内返沪。傍晚草书一纸,附上布票一丈,托其带回上海。

明天五七大军全体去公社开会。我等头发太长,晚饭后,郭和我两人请张剃了头。后去河边洗了头。

【忆与议】

当地山林中有一种野生漆树,其木质比较疏松,所以砍倒砍断比较省力。但是它具有强大的“自我保护能力”,属于有毒植物,其毒性为树的汁液有毒,过敏者皮肤接触即引起过敏反应,数小时到数日的潜伏期之后,脸及唇、手指、胳膊、脖子等出现红肿、痒痛。所以,当地村民上山砍柴时很注意避而远之。

在那个“票证时代”,上海市区居民每年的布票为1.55丈,江西则为1.44丈。上海允许户口迁到外省市的知青凭户口簿到粮管所票证组把外地布票换成上海的布票,一个年度可兑换一丈。不记得其他地方的知青和“支内”(支援内地建设)人员在这方面的“待遇”如何。

那天倒不是因为要去开会听中央文件传达而特地修剪边幅,也不完全是由于春插大忙无暇理发,是囿于囊中羞涩,插友中养成了“发长逾寸”才“剪毛”的风气。那年5-18留下的云庄知青“全家福”可见一斑(见《难忘的云庄知青集体——珍贵的1970-05集体照》)。农忙过后要去公社、要去集镇了,总得稍稍打理一番吧。

 

1970. 5.28 星期四 晴、多云

早饭在早工时就吃了。饭后即步行去麦斜。桂、刘、张、徐、郭和我六人是第一批到达目的地的。肚饥,买了4只油煎饼。

9点多钟开会。公社刘兆丰传达了中共中央中发(70)26号文件,“批转国家计委军代表关于进一步做好知识青年下乡工作的报告”。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批示“照办”。这是毛主席和党中央对我们最大的关怀、爱护、鼓舞、鞭策。我们从心底里高呼: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

午后各大队讨论、表决心。刘兆丰作了总结。近4时,大会结束。除老周、老徐、小毛、小宋是溜出会场外,我和郭是第一批回到家的。今天在公社的表现,表明我们现在相当懒散。

【忆与议】

没有在日记中记下那时候谁表决心、怎么表决心的,倒是写下了三呼万岁。其实,当时是很失望的,但又不可能写进日记。自从1969-11从下放干部口中听到“”(参见《如此传言“动摇军心”》)以来,知青的不安心已经开始萌发。1970年开春以来又传言不绝(参见《难堪的重逢,无奈的困惑》《不要不安心,愈加不安心 》),就更加“于心不安”了,因为传说中的“两年大限”越来越近——我们已经插队一年半了。所以,听说传达有关知青的中央文件,实在是从心底里盼望着听到这方面的正式消息。记得那天我坐在会场后侧,左手靠窗,光线不错。公社干部宣读文件时,全场鸦雀无声,担心自己的耳朵漏掉了重要的内容。等到文件宣读完毕,不禁面面相觑,实在失望至极。接下去讨论、发言的时候,气氛就截然相反了,没有什么人认真听取发言,会场里嘈杂不已,当年我简单地记下“相当懒散”,也是一种“借景抒情”,因为不可能如实记叙当时心中的莫大失望。

 

1970. 5.30 星期六 晴、多云

上午在塘坑耘禾。天气很热,太阳很毒。中午洗了个澡,换洗了内衣。然后应徐之命,写了些语录、标语口号。下午五七大军办学习班,学习中央文件,学习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部分章节,学习中央两报一刊社论《改造世界观》。学习班还有贫下中农代表JL、下放干部代表黄。学习班办得很不成功,互相扯皮、挖苦。结束后在我班菜园种菜。

最近几天连续吃白饭,简直难以下咽。

【忆与议】

按照当年的惯例,有最高指示或/和重要社论发表,都要办学习班。现在看来,(70)26号中央文件是68-12-21指示发布一年多以后第一个专门针对知青工作的文件(见本文附录),从中可以看到当时上山下乡的一些基本情况和存在的问题,提出了九条规定。我发现该文件几乎完全针对插队落户,对兵团、农场只是一笔带过。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么一句话——既要把下乡知识青年当作“再教育”的对象,又要把他们看作是三大革命运动中“一部分最积极最有生气的力量”,充分发挥他们的积极作用。——而在实际生活中这是无法实现的“理想状态”。

至于社论,是1970-5-23的两报一刊社论《改造世界观——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二十八周年》。其实,那个社论与中央文件并没有直接的关联,也没有谈到知青上山下乡,只有一处提到“知识分子”和“插队落户”——广大的革命干部和革命知识分子,正在通过插队落户、参加“五·七”干校、定期去工厂农村参加劳动和蹲点等各种形式,走上同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不论采取什么形式,我们都要以毛主席这一号召对照一下自己:是有了长期的打算呢还是只有短期的准备?是无条件的呢还是有条件的?是全心全意的呢还是半心半意或者三心二意的?——社论中的“知识分子”与“知识青年”是两码事,当年的“知识分子”是指大学中专以上的科研与管理人员,而千百万“知识青年”不过是识字青年罢了!社论中的“插队落户”是“知识分子”下放劳动的一种形式,一度打算与“五七干校”的做法“并驾齐驱”,并使之成为“识字青年插队落户”的领导与管理者,但是,毕竟此“插队落户”不同于彼“插队落户”,关键在于:知识分子是拿工资的,知识青年是挣工分的。而不同的体制是很难相处的,“知识分子插队落户”很快就式微了。这是我们已经亲身经历过的(见《知青如此插队,干部如此插班》),所以社论中“知识分子插队落户”的说法对我们这些插队知青并没有吸引力,而真正吸引我们眼球的是其中的一句——是有了长期的打算呢还是只有短期的准备?——照此说法,果真要准备长期!?插队知青不能不从盼望跌落到失望。

附录:

中共中央文件 中发[1970]26号

中共中央转发国家计委军代表关于进一步做好知识青年下乡工作的报告

各省、市、自治区党的核心小组、革命委员会,各大军区、省军区党委:

现将国家计委军代表《关于进一步做好知识青年下乡工作的报告》,转发给你们。报告中提出的当前几个政策问题,是很重要的,请你们认真研究执行。

希望你们在最近期间检查一下知识青年下乡的工作,总结经验,并向中央写一报告。

                                         中共中央

                                   一九七0年五月十二日

                                  (此件发至县、团级)

关于进一步做好知识青年下乡工作的报告

在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号召下,全国出现了一个大规模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热潮。一年多来,就有五百多万知识青年,满怀革命豪情,奔向祖国的农村和边疆,走上毛主席所指引的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革命道路。这个数目,比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前五年下乡知识青年的总和还多三倍。这是由于各级党组织和革命委员会,坚决执行了毛主席的伟大的战略部署所取得的伟大成绩。这批知识青年在各级革命委员会的领导和贫下中农的教育下,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在农村三大革命和保卫祖国边疆的斗争中,努力锻炼改造自己,涌现出许多英雄模范人物和先进集体。新的一代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正在茁壮成长。这是一场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它对于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促进城乡斗、批、改,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必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但是,一小撮阶级敌人对毛主席的这一伟大战略部署,千方百计地进行破坏;城乡资本主义势力和封建残余势力也在拚命地同我们争夺年青一代;刘少奇的“读书做官论”、“下乡镀金论”等反革命修正主义余毒尚未肃清。加上有些地方的领导同志,对“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伟大意义认识不足,对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打击不力,对下乡知识青年的政治思想工作抓得不紧,对他们的学习、生产和生活上的一些实际问题解决得不及时,这就使得有的地方下乡的某些知识青年还不安心。

当前,必需继续加强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的领导,认真总结经验,做好教育巩固工作,充分调动他们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积极性,以全面落实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同工农群众相结合的伟大指示。

一、各级党的组织和革命委员会必须十分重视下乡知识青年的工作,把它摆到重要位置上来。领导干部要亲自动手,认真抓好典型,总结和推广先进经验。面上的工作,一年要抓几次,定期派人下去,进行检查。县以上各级领导同志下乡时,都应当去看看他们,给予鼓励。下乡知识青年较多的社、队,可在党支部和革命委员会的领导下,建立有干部、贫下中农和知识青年代表参加的三结合小组,依靠贫下中农,做到政治上有人抓,生产上有教,生活上有人管。既要把下乡知识青年当作“再教育”的对象,又要把他们看作是三大革命运动中“一部分最积极最有生气的力量”,充分发挥他们的积极作用。

二、做好下乡知识青年的再教育工作,最根本的是组织他们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认真改造世界观。要向解放军学习,向工人阶级学习,向贫下中农学习,向坚决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革命老干部学习。要突出无产阶级政治,坚持“四个第一”,大兴三八作风,开展“四好”运动。要经常举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讲用会,不断开展革命的大批判,进行忆苦思甜的阶级教育。定期召开下乡知识青年或者有下乡知识青年参加的活学活用毛主席著者积极分子、四好单位、五好社员代表会议。表扬先进,树立标兵。各种群众性的政治活动,都应当吸收他们参加。报刊、广播要加强对下乡知识青年先进事迹的宣传报导。要有计划地定期地印发学习材料,并能使他们及时看到党的报纸。

三、知识青年下乡插队的办法,各地都有一些很好的经验,要认真加以总结。江西省对知识青年下乡,采取由干部带领并且配上医护人员和教师集体插队的作法,效果很好。辽宁、上海等地采取了类似的办法,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各地由下乡知识青年组织起来集体插队的,或者分散插队的,也可以参照上述办法,抽调一批下放干部到那里去,一面参加劳动锻炼,一面协助社、队加强领导。

京、津、沪三大城市还可以在边疆地区试办集体所有制的“五?七”农场,安置城市知识青年和其他人员。这种农场,要配备坚强的领导班子。要在思想上革命化,组织上军事化,生活上工农化。一定要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道路,实行经济核算,采取评工记分的办法,不宜由国家包下来发固定工资。

四、安置地区和动员城市,要密切配合,相互支持,共同努力,做好工作。对下乡知识青年不要搞特殊化。对插队知识青年较多的地区,要选派得力干部,加强领导,制定规划,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发展生产,增加收入,切不可加重当地群众地负担,减少他们的收入。这是调动群众的积极性,使下乡知识青年在农村安家落户的一个必要条件。

五、各级革命委员会特别是社、队领导和广大贫下中农,要遵照毛主席“应当欢迎他们去”的教导,认真地解决插队知识青年生产、生活方面的实际问题。要合理地安排农活,一定做到同工同酬。他们的口粮标准,应当不低于当地单身劳力的实际吃粮水平。他们的菜地、烧柴和疾病治疗等问题,应该与当地社员同样对待。要教育他们勤俭过日子,帮助他们尽快实现生活自给。住房问题,一定要抓紧解决。需要建房的,要发扬“干打垒”的精神,就地取材,因陋就简。木材特别困难地方,国家给予必要的支援。国家拨给下乡知识青年的建房材料,不准挪用。

六、各地对于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阶级敌人,必须依照《中央关于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指示》,坚决给予打击。凡是强奸下乡女青年的,都要依法严惩,对女青年进行逼婚、诱婚的,要坚决进行批判斗争。干部利用职权,为非作歹的,要撤职查办;包庇怂恿违法犯罪分子的,要给予严格的纪律处分。有的地方对这类案件处理得很不严肃,很不及时,对这股歪风邪气打击不力,必须认真检查,坚决纠正。

要支持革命青年向“四旧”作斗争。坚决反对买卖婚姻或各种变相的买卖婚姻,大力提倡晚婚。

七、国家拨给的安置经费必须确实用在下乡知识青年的生产、生活上面。要加强管理,“力求节省,用较少的钱办较多的事”。各级人民银行要加强监督。有的地方随便挪用、尅扣,任意挥霍浪费,甚至贪污,这是绝对不能容许的,必须坚决纠正。情节严重的要给予纪律处分,以至法办。

八、要正确对待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全面贯彻执行毛主席关于要注意成份,但不唯成份论,重在政治表现的无产阶级政策。生产建设兵团、农场和农村人民公社,都应当欢迎他们去,要热情帮助,多做教育工作,不要歧视他们。

九、我们建议各地普遍检查一次知识青年下乡的工作,切实解决当前存在的各种实际问题,并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做出规划。

以上报告,如无不当,请批转各地研究执行。

                                              国家计委军代表

                                             一九七0年四月一日

文件来源:http://gongheguozhiqing.5d6d.com/thread-2303-1-1.html  共和国知青网论坛

http://www.bjzqw.com/bbs/dispbbs.asp?boardID=143&ID=50612  北京知青网论坛

  评论这张
 
阅读(740)|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