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23)都是一堂堂“再教育”课 [原创]  

2011-04-18 10:10:51|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回味当年随手写下的日记,感觉其中真是一堂堂“再教育”课,

 

1970. 5.20 星期三 晴

今天是小满,天气很闷,但没有下雨。

早上在东边门口耘禾。上午和下午均在拿埠口。为了尽快耘完第一道禾,今天开始,休息时间缩短。今天整天是“不得闲”,几乎没有一点空闲。早饭后就开了工。中午,饭后挑了三担水,歇了不满五分钟,正要去翻水蕻菜地,又开了工。下午收工回来,通知我们去翻水蕻菜地,直到漆黑才回来。···

今年与往年不同,第一次耘禾就要上肥了(往年要到第二次)。今天规定每人必带不可。结果是滥以施用。幸好是钙镁磷,施用过多对水稻无甚影响。但这恰证明科学种田是多么必要。这些天耘禾时看到了大队革委、三队支部、民兵的试验田,亩产指标分别是1200、1400、1100。

食堂全天无菜。早、中两餐是少量酱菜勉强维持,晚饭是猪油拌饭。

【忆与议】

当时,农业生产“以粮为纲”,把增加产量视为头等大事。我们插队地的水稻产量长期徘徊,重要原因之一是缺少肥料。而这一年一哄而起的“试验田”,动辄就定为一千几百斤的目标,幻想从“老三百”(当年对多年来亩产一直在三百斤左右的揶揄)一跃“过长江”(当年对亩产过千斤的形象化说法)。当然,也知道当地的最大问题是缺少肥料。所以,这年一改旧例,提前施肥,却又缺乏必要的正确指导。更大的难处还在于大量肥料的来源处于“无米之炊”状态。下详。正是这样的现实“再教育”了知青,慢慢懂得什么叫科学种田。

 

1970. 5.23 星期六 多云到晴

上午是打药灭虫的人民战争。我原来分在QG、FQ一组,在榨边。但因我们三组没有人留下筛土砖灰和拌六六六粉,FF就让我和徐留了下来。时间大约过了三分之二以上,FQ说组里人手不够,把我叫了去,一起撒虫药。12点1刻完成。

听徐说,程政委为了今年早稻收成连觉也睡不好,因为今年是我省首次推广矮杆,正遇上虫灾,还可能有旱灾发生。

【忆与议】

日记中的程政委,是当时的江西省革命委员会主任。文革前是部队里的一个军政委,文革中根据最高指示“人民解放军要支持左派”而介入地方,继而成为江西省的“第一把手”,是诸多省份进入“军管时代”后管经济的将军之一。我的日记此处提到他因为首次推广矮杆而夜不能寐,这是关系到他在1969年提出“一化带七化”口号,其中就有“良种矮杆化”。(参见《1969日记选(53)那一年再次号召“大跃进”》等文。当年江西流行“一化带七化”,具体而言是“思想革命化带动社队公路化、耕地田园化、灌溉水利化、良种矮杆化、养猪糖化饲料化、运输车子化、路边村旁绿化”。)

近日在网上查找“良种矮杆化”,没有查到直接的资料,看到一份《江西泰和水稻种植模式变迁大回放》,其中提到,1964年到1971年,江西泰和县用7年时间基本淘汰了水稻高杆品种。其缺陷是:产量低、株型松散、不耐肥、易脱粒、易倒伏、多数经久退化、生育期长。矮杆化的最大历史贡献就是:成功解决了水稻生产中高产与倒伏的两难矛盾,使经济产量与生物产量之间的比例有提高,高杆杆多谷少,矮杆杆少谷多,平均亩产在600斤以上。1975年,开始了杂交水稻选育,替代矮杆品种。

文章里对高杆与矮杆品种的定性描述,读来恍如就在眼前,太熟悉的说法了,尤其是高杆品种易脱粒、易倒伏的缺陷,在1969年双抢之后深有体会。但是,对其中定量数据就找不到感觉了,如果真的在亩产300斤长期徘徊、实行矮杆化就达到亩产600斤以上的水平,那么以水稻为收入来源的村民们就不会在1970年实施矮杆化以后仍旧停滞不前。

倒是有一年(1972?)的双抢留下了这样的记忆:尽管是矮杆,又是密植,不知道什么原因,非但产量没有增加,还出现明显的谷少杆多的局面,脱粒之后的稻杆在田里铺满一层后还绰绰有余,只能把大量稻杆拖到田埂上,否则,实在无法翻耕、栽插后季稻。所以,对那场“矮杆化”在稻作史上究竟发挥了什么作用,有待查考专家们研究的结果。

 

1970. 5.24 星期日 阴转雨

发觉自己自栽禾结束以后,虽然身体需要休息、恢复,但思想上也休息了、停滞了。18号买薄荷糖吃,纯粹是个浪费。出勤的减少,正是这个从生活上打开的缺口的扩大。这是危险的倾向。防微杜渐,这是一句很好的有益的格言。必须从日常生活的任何细小环节起,防止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蚀,这样才能有效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彻底改造世界观!

这几天好些同学在设法买笋干。我认为,这是一件值得“大作”的“大事”。大队规定不准进行笋干买卖。而这些人却违反规定,这是什么行为呢?无政府主义!更深入一步看问题,就使人感到实在严重!这些人为什么要买笋干呢?为的是,来赣时亲戚朋友送礼赠物,至今无甚答谢,说不过去。重要的是,进行这些非法的买卖,究竟对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有没有利?与当前开展的经济领域的阶级斗争是否相符合?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高度来看这些人的“人情”,就是彻头彻尾、彻里彻外的资产阶级的肮脏东西!我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到农村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为了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眼下这些行为与之相符合吗?更有甚者,竟向地富分子购买,这又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呢?有必要展开一场思想交锋,立即刹住这股歪风邪气!誓死保卫无产阶级专政!

【忆与议】

如此的日记,如此的无限上纲,幸好只是写给我自己看,没有贻害他人。其中提到了“当前开展的经济领域的阶级斗争”,也许就是当年的“一打三反”?大队里不允许进行笋干买卖,真可谓典型的“再教育”——“割资本主义尾巴”。

 

1970. 5.25 星期一 晴

今天一日耘禾。早工在棕木坑,上午在路心仔,下午在小塘坑。

今天下午干部开会。月内将组织武装民兵。民兵班长、知青班长的民兵训练,时间为二天,要带被子、餐具等,搞野营、露宿、爬山等训练。以后所有民兵都要进行此项训练。

晚上开群众大会。我未去。主要是开展积肥运动。我队有三类苗(即栽下至今未返青)360亩。公社要求三日之内积肥七千到八千担,每亩不少于15担。此外还要大搞土农药灭虫。公社批评云庄大队不搞自力更生,到樟树买农药。

【忆与议】   

当年就是这样搞生产的——动辄就是几天之内、如何如何,犹如调动千军万马的大兵团作战,十分气派,其实很大程度上是玩数字游戏。记得当时猪圈牛栏里的农家肥刚刚出清不久,换进去的稻草、茅草、“路基”(山坡上的一种蕨类植物)还很新鲜,鲜有粪水,更未腐烂,就被当作农家肥出栏,撒到田里,其中的肥料养分可想而知,但是层层上报的只关心数量,不关心质量。与此同时出现的“怪现象”则是生产队有能力购买农药,竟然遭到批评!这是接受了一次玩弄形式的“自力更生、土法上马”的“再教育”。 

  

1970. 5.26 星期二 晴

早工,往牛门口送牛栏粪。上午出猪栏粪,人多事少,竟休息一小时以上!中午12点不到就收工了。下午到3点才开工。社员积肥“刮地皮”,每个底分一百斤。照顾到我们上海青年无此本事,就让我们挑土砖灰8担(每人)至长坑仔。中间休息也足有一小时之多!

MF等“老大”及老周搞土农药。我未接到通知,未去。

天气很热,挑担时,汗如雨下。今天下午社员“刮地皮”,真是“一举两得”,既积了肥,又打扫了环境卫生。

【忆与议】

记得那次“刮地皮”积肥,“照顾知青无此本事”实在是无奈之辞,因为各家各户都是在自己的宅基地范围内“刮地皮”,而一大帮知青哪来宅基地?一旦动手“刮地皮”,以一个知青半天工分2分计算,二三十个知青就是四五十分,到哪儿去刮四五千斤肥料?势必诱发抢工分的纠纷。至于这样的“刮地皮”也是无可奈何的权宜之计,依靠人畜踩来踏去、日积月累而形成的“地皮肥料”,今年刮了一回,明年到哪儿再刮?所以都不是治本之策。直到八十年代以后依靠化肥才解决了农家肥和绿肥不敷需求的难题。

  评论这张
 
阅读(724)|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