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15)“科研小组”人去楼空 [原创]  

2011-03-08 19:45:27|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0. 4.13 星期一 阴雨转晴

今天出了一天工。内容是翻地,这活儿挺累人的。

1970. 4.14 星期二 晴

由于昨天劳累,所以今天起得较迟,出工一点儿也不知道。上午洗衣服,然后揩了席子。席子发霉的原因有二:首先是因为睡在科研组,室内潮湿;其次是因为席子使用至今竟从未揩过一次,去年夏天汗水如今回潮了。同时还晒了被子、棉袄。

中午吃菜饭,一下吃了7两。午饭后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打扫宿舍。3点左右开始。把床铺从科研组搬了回来。关于搬回原处一事,中午我问了老胡。老胡说,随你们的便,搬回来也可以。老周这下觉得“要自觉地做人”“一个人睡这么多的房子,老俵有意见”。征得老胡同意后,也决定搬回原处。还叫我帮忙哩!他和桂今天再睡一晚,明天也将正式搬出来了。我从4日中午搬进去,到今天下午搬回来,整整睡了十个晚上!

【忆与议】

看到这段日记真有点不可思议,在那些蹉跎岁月里,按照我的“惯例”和“脾性”,我只会跟在别人后头,只知道老实、听话,从来不会“冲锋在前”,怎么会在“科研小组”三个“上海人”当中第一个提出搬离“办公处”、“打回票”了呢?如今实在想不起是怎么一回事了。不过,即使再勉强维持着,也无济于事,因为那样的“科研”实在没有一点基础,犹如无米之炊,必定难以为继。

 

1970. 4.15 星期三 晴

今天没有出工。早饭后去牛门口上面山上砍柴。原以为不多,跑去一看真不少,先掮了一捆回来(此时9点),然后取一挑夹与刘再去。又砍了一些,约有近百斤,挑了一半,实在无力到家(因肚子饿),就放在路旁一些,恰刘回来帮我挑,我也把留在路旁用裤带一扎,掮了回来,比较吃力。12点多钟回到家,3个小时。午饭后,稍休息了一下,帮食堂称谷。2点多再去砍柴,5点多回来。先挑了一担回来,约80斤,再去扛了一根,约20斤,计100斤。上午算120斤。全天共计220斤。下午由于体乏,故砍起来就不如上午有劲。以后应注意,不要花一天时间砍柴。这样,本月任务还有30斤。上月还有85斤尚“欠”着哩!一天砍柴使人感到很疲劳。

1970. 4.16 星期四 多云转阴

老周通知我,上午往试验田送土砖灰。可是我感觉非常疲劳,昏沉沉的,只想睡觉,于是就未出工。上午昏沉沉地睡了半天,仍感不适,浑身发烫,所以下午也未出工。

1970. 4.17 星期五 多云转晴

昨天傍晚起风,半夜下起雷雨,床头漏得很厉害,不能入睡。大约2点左右才进入梦乡,故早工没出。然前天砍柴伤了的元气,至今未复,故一天未出工。

上午开工时遇到老周,他说昨天一个人挑了一天肥,吃力得很。老胡说“他们(指我和桂)不愿搞,就算了”。

1970. 4.18 星期六 阴雨

从上午起,又开始下雨了,真讨厌。身体仍感不适,上午头昏,故仍未出工。

1970. 4.19 星期日 阴雨

今天午前又问了一下老周科研小组一事。他还说那句话,“老胡说‘他们不搞,就算了’”。我真伤心、灰心透了。大队领导对此太不重视了。

【忆与议】

回想当年,我埋怨大队干部不重视科研小组(还不敢公开说出来,仅仅“腹诽”而已),而大队干部无奈于知青不想搞科研(也始终没有面对面的对话),实际上这种互相不满意的原因之一是彼此之间的“互动”有问题——他们指定了“科研小组”成员,就以为可以等待“摘桃子”(成果)了,知青不是有知识的青年吗?而知青以为领导上已经有具体要求与办法,我们照办就是了。总之,彼此以为对方“成竹在胸”。如果再深入一步想想,就可以发现,当年的双方存在一个共同的误区——对科研都没有最基本的认识与知识。

这件事使我想起一件时隔二十年的往事。九十年代初期,云庄村的新一代干部与“大回城”已经十余年的知青联系,说是他们打算在村里搞一些小工厂,我很高兴,没想到会有这么快的变化。他们又兴致勃勃地说:我们现在村里有许多高中生了,办厂没问题。至此,我们发现了一个重要的误区,提醒他们:文化知识是个基础,办好工厂还离不开技术知识、管理知识、市场知识……,所以要培养技术人才、管理人才、市场人才……。嗣后,有关办厂的事情再未提起,倒是听说村里愈来愈多的青年人成了具备专业知识的大学生!据说,凡是考上大学的,村里奖励600元。虽然大学生纷纷飞离了山沟,但山沟里的日子也在慢慢好起来,农业生产的方式也在缓缓变化中。当年“高速、快速”口号下的“大干快上”式的“大折腾”不再出现。

 

1970. 4.20 星期一 晴

早工是翻地。上午和老周、老胡插秧,试验试验。由于天气不好,秧苗生长缓慢。所以,无论拔秧还是栽禾都非常费力。加上又搞密植,用禾架插秧,速度更慢。上午3个人仅栽2.2分田。

身体很虚。早工翻地不说,就是栽禾时,头上虚汗也滴落不止。下午周、吴去买米了。刘、郭、屠都不准备出工,于是大家都未出工。

【忆与议】

虽然“科研小组”的“办公处”是人去楼空,但活动还暂时持续着。那年春天气温偏低,早稻秧苗生长十分缓慢,也是正常的,却非要“试验”插那些又矮又小的秧,半天时间只栽了人均7厘田(40多平方米),实在笑死人。而为了实现“密植”而“发明”、使用的“禾架”,则的的确确是史无前例的“新农具”,待整理下一步日记时细谈吧。

 

1970. 4.22 星期三 阴雨

终日下雨,雨量太大,此雨不佳,影响生产,插秧因此延期。然而季节的飞逝却不肯延期或减速呀!早上没有开工。上午三组未开工。二组规定女劳力不准出工,未免有些滑稽。下午开了些工,多半是无事找事,勉强着干。

【忆与议】

在那样的“集体经济体制”下,一方面是显而易见的出工不出力,另一方面是不讲究实际效率的形式主义。

  评论这张
 
阅读(574)|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