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13)突如其来的“科研小组” [原创]  

2011-03-04 10:20:10|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3月下旬回生产队以后有过短暂的“激情重燃”,及至4月,更出现了意料不到的事情。

 

1970. 4. 1 星期三 雨转阴

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到今天是一周年了。人民日报发表了《沿着九大指引的航向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的社论。应该说,在九大召开以来的一年中,我确实没有多大进步,在某些方面甚至是在后退。我应该从中吸取教益,振奋斗志,在新的一年中,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过程中有所前进。这应该是最起码的要求。刘今天差不多花了一天的功夫对自己进行总结,我想,我也应如此总结一下(以往历次说总结,都未曾见之于行动)。

上午整理了书籍,捡出一些准备寄给弟弟。另外按规定给食堂挑了两担水。午后躺了一会儿,开始给家里写信。下午感到很无聊、空虚,实在是浪费时间,白度光阴。五点多钟我们就吃饭了。今天除郭和费外,其余男生均未出工。

晚上各班干部开会讨论明天学习班如何办。会上宣布了三结合科技小组成员,有LX、JL、[下放干部]周、桂和我。这对我是一个意料不到的事。队里已拨给科研小组十亩试验田。这十亩田从耕到收,全由科研小组包干。另外还要搞气象台什么的。日内将正式开始。这无疑是一个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极好机会啊!

【忆与议】

从网上查到1970-4-1的社论,不禁回想起当年电台广播的“铿锵有力、振奋人心”,现在网上某些视频资料再现当年“气宇轩昂”的游行场面、“慷慨激昂”的广播话音,确实具有类乎如今“传销培训”那种致人走火入魔的“神力”,不知道这样的作为在心理学上是什么道理。

当年恰恰就在此等“激动人心”的时刻,在我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宣布我成为生产队科研小组成员!实在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问题是,我对农业生产没有什么知识,却要我搞科研!使我不知所措,惶惶然,唯有勤勤恳恳地干活、老老实实地服从命令听指挥吧。

 

1970. 4. 2 星期四 晴

今天从早到晚办了一天学习班。内容是落实中央三个文件,狠抓五七大军中的阶级斗争。主要目标是×××,但他的态度不好。△△△主动承认了自己偷窃班里的公款、粮票一事,并作了一番“深刻”的检查,但其他问题没有坦白。学习班将于明后天晚上继续进行。△△△晚饭后承认了自己与半导体失窃一事有关。

中午,食堂吃了一顿糯米饭。

【忆与议】

日记中“落实中央三个文件”,正是指当年开展“一打三反”运动的“尚方宝剑”——1月31日发出的《关于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指示》,2月5日发出的《关于反对贪污盗窃、投机倒把的指示》和《关于反对铺张浪费的通知》。现在网络上“百度百科”的“一打三反”中有上述三个文件的全文。我们那儿把知青也列为运动对象,知青中确实有一些手脚不干净的事情,恰逢“阶级斗争”的风头上,实在恐怖。幸好我们大队没有发生无限上纲的杯具。

 

1970. 4. 3 星期五 晴

不知怎么搞的,脚底一处红肿灌脓,疼痛,行走不便,故没有出工。午饭后……3点半左右被老周叫去打扫科研小组“办公处”,五点多钟结束。据老周说,桂、周和我将搬到那儿去睡觉。吃饭大概也要另起炉灶了。“办公处”是在原BY家里。(此新屋系BY贪污退赔,作700元给队里了)。目前小组仅一张方桌、二条长凳。队里拨下了13坵田。小组内应有良种培育、气象预报等。这是老胡中午对我说的。

昨天晚上,支书说,今后林场、猪场概与队里无关,故费与黄不必参加五七大军的会议。今后,若不经大队和林场同意,费不能继续下山了。

【忆与议】

我始终不知道当年“科研小组”是怎么一回事。现在看来也不过是“起蓬头”而已。组员LX、JL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正儿八经的科研就说不上了;两个下放干部也不是从事农业科研的;知青更是两眼一抹黑,刚刚知道一些基本农活而已,就要“一步登天”?!既没有恶补基本知识的机会,也没听说有具体的科研计划,头一件大事是撑起门面——啼笑皆非的“办公处”。至于把BY的新建房收归队有,作为“办公处”,是生产队干部BY的“贪污退赔”,这件事情后来不了了之,新房子也物归原主了。

那年在大力发展林业副业等等的口号下,一批林场、猪场犹如“雨后春笋”。知青最关心的是,被安排去了山上林场的知青,未经同意不能下山!当地农民尚能回村里与自己家眷团聚呢!实在有画地为牢的恐怖感,理所当然遭到知青抵制,那几位知青根本没有理会那些莫名规定,照旧隔三差五参加知青的各种活动,让那些规定最终无声无息地化为乌有了。看来试图用军营化方式管理尚处于原始状态的农业生产是注定失败的。大跃进如此,五七指示绘就的“蓝图”也是如此。

 

1970. 4. 4 星期六 晴

早工没有出。上午挑肥,下午(足耒)秧田。都比较轻松。

我是不大愿意搬到原来BY家、现在科研小组所在地去住的。可是[下放干部]老周说,住在一起是最起码的条件,是否在一起吃随我们的便。桂也没有坚决地反对,于是在中午搬了床。这真正是只搬一只床,其他东西仍留在楼上。搬过去睡觉,比在楼上要寂寞得多,而听不到半导体,则是万分遗憾的事。

【忆与议】

科研小组也要实行“同吃同住”,我从一开始就不愿意,但还是随了大流。因为当时流行的是“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在执行中加深理解”。其实,这种注重形式的做法很快就付之东流,仅仅十天就结束了!后详。

 

1970. 4. 5 星期日 多云转阴

今天出工一天,觉得非常疲劳。早工是挑瓦两担,掮木条一次。从上午开始,科研小组正式“开张”。今天仅周副组长、桂和我三人。挑土砖灰到田里,上午各挑7担,下于1号田。下午结束前周因要烧饭,提前收工,挑5担,我俩挑各7担。1号田共下肥30担,2号田下肥8担,5号田2担。全天共40担。

1970. 4. 6 星期一 阴转雨

早工挑塘泥。我和桂各挑4担。其中2号田6担,?号田2担,共8担。上午挑塘泥,还是三个“上海人”。除周挑7担外,我俩各挑8担。其中8号田3担,3号田12担,4号田5担,6号田3担,共23担。下午继续送肥。第一担是塘泥,以后仍挑土砖。因下雨、路滑等缘故,下午只挑了6担(老周5担)。其中4号田9担,5号田8担,共17担。全天共48担。

据老周说,江西生产建设兵团所在鄱阳湖畔是血吸虫病流行地区。

1970. 4. 7 星期二 雨转阴

前几天劳动,使我很疲劳,身体也很虚,挑担时,常常是满头大汗,汗如雨下,再加上今天桂、周都去公社开会,剩我一人,所以早工没有出。昨晚还在同队里商量把我班的猪卖给猪场,可是到今天早上突然发现死去了。据诊断,是猪瘟。猪既死,也无法叫它起死回生了。早饭后,我班都未出工,杀猪。我帮食堂烧火。猪肉一部分卖给社员,大部分是给食堂,0.65元/斤。

刘今天参加了公社召开的春耕生产誓师大会。晚上队里也开会传达了大会精神,主要是专区五年计划。费今晚下山。他们林业队工分全部在底分上加一成。今年仍在小队核算工分价值,明年起林业队成为独立的核算单位。5月开始修山。

【忆与议】

虽然当时我并没有如何有关科研的基本知识,但从书本报刊上看到的科研介绍中,还是知道单单埋头干活是不够的,当年我的日记总体上是“无心插柳”,但也有例外的“有意栽花”——确实是刻意把“科研小组”每天的具体活动记录下来,目的是留下原始数据,因为我发现没有人收集这些资料。不过,那个“科研小组”最终还是昙花一现,后详。

  评论这张
 
阅读(641)|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