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12)在最基层接受的再教育 [原创]  

2011-03-01 15:57:23|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1969年的日记来看,我插队所在的云庄村,最晚从1969-5就出现了“多劳多得”的“计件”工分,当时还只是用于副业生产方面。虽然让知青第一次亲眼目睹了当地农民在“多劳多得”方式下焕发出来的冲天干劲和惊人热情,但还是认为是“批资反修”的重要对象(见《知青发起“批资反修”争论》)。及至秋天,在收割晚稻、收摘油茶籽等主业生产中,采用按工分底分规定各人定额的办法,效率明显提高,但又出现只顾完成当天定额指标、早早收工回家而不关心整体收获进度和集体利益的现象(参见《下乡后首次上山“摘木籽”》等文)。然而,这些现象已经不仅仅是当地农民的“落后表现”了,曾经大喊“批资反修”的“五七大军”也卷入其中,数月前的“高度政治觉悟”显然已经淡化了。到了第二年,春天备耕伊始,“计件”工分进一步扩大,使得在最基层插队的知青进一步得到了另类的再教育。

 

1970. 3.28 星期六 晴转阴雨

天气转晴,气温显著升高。昨天晚上睡得较好,今天早上早工未出,多睡了一会儿。上午和下午都出工了。在牛门口及长坑仔和榨边作田塍。任务是1分8丈,我与宋、郭、屠四人合伙,底分为21.5分,任务为172丈。上午超额2丈,下午超额10丈,全天超额12丈。但活儿挺累人的,加上天气闷热,我是担任抹的工作,几乎没有停歇,汗流浃背。

【忆与议】

日记中记载的“作田塍”,见《从修圳说起》。这样的农活采用“计件方式”、再往后还有愈来愈多的农活采用“计件方式”,是很有意思的现象,它说明了单纯依靠“政治挂帅,思想领先的原则”,已经在基层农村产生怀疑,农业生产停滞不前的实际状况使讲究实际的基层干部与群众寻求新的出路。像“作田塍”这样的农活,老实本分的农民都知道它是农田基本建设之一,竟然偏偏遭遇没有生产积极性、鼓不起干劲来的窘境,于是开始了丈量田埂长度这种史无前例的促进方法。这不是很值得深思吗?

这些事情在时过境迁以后的今天,在我脑海中还会显现出当年“作田塍”时,有“丈量员”手持手指粗细的一丈长的竹子(合3.3米),在田间跑个不停,丈量每个“组合”(一般是四五个人临时组成一个作业小组)完成的工作量。幸亏度量的精度要求并不高,竹梢或竹尾在水汪汪的泥巴上轻轻一点即可,“丈量员”马不停蹄在田间奔跑,还要小心提防在“水泥”田埂上滑倒。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创举,似乎不值一提。但是,从当年日记的点滴记载里,可以看到那时候人们对天上掉下来的“精神至上”的乌托邦理想的认识是如何在实践中一步步地发生变化的。

 

1970. 3.29 星期日 阴雨

由于昨天的劳累,一夜睡得很香。今天也未出工,一方面是由于身体上需要休息接力,另一方面则是有些心不在焉,因为今天是弟弟离沪赴赣的日子。自从他面临毕业分配,尤其是他正式接到通知被批准参加江西生产建设兵团以后,我一直为他担心。一是他思想上能否过硬,二是他身体上能否适应。

上午听[下放干部]周讲,公社109名下放干部除18名外,其余的在前几天都委任了职务。我大队,吴任大队革委会副主任,聂任公社拖拉机站副主任,周任我队科技小组副组长,黄做赤脚医生,徐任三队副队长,金任一队助理会计,曾任二队副队长。赖历史上有问题,是汪记国民党党员,做过维持会长。孙直至最近还在犯错误,故后两人属全公社的“18名”之中。

晚上食堂管理委员会开会,争论激烈。

【忆与议】

在那个年代里下放干部也是折腾得够呛!在1969日记选中曾经记载了“五七大军”中“两大主力”——知识青年、下放干部——之间的“恩恩怨怨”(见《知青如此插队,干部如此插班》等文)。

至于下放干部在生产队的“任职”,与1969-12-17日记里的“初步说法”有不小变化(参见《亲历“新的大跃进”(续完)》),“18名”入“另册”更体现了当年“阶级路线”“阶级斗争”的特色。

 

1970. 3.30 星期一 阴雨

清晨下起雨来,雨量较大,床上多处漏水,4点多钟醒来,好久未能入睡。直到7:30方才起身。早饭后挪动了一下床的位置。今天全天下雨,感觉沉闷。

晚饭后,三个班的同学在食堂开会,讨论并选举了云庄三队五七大军领导班子成员,报大队革委会批准。成员共三人:徐、沙、桂。另加两个贫下中农共五人组成云庄五七大军领导班子。

会后,沙、徐、李、刘、费和我聚在一块交谈到11:15。在这两个小时中,我几乎是一言未发,但是心理是极其矛盾、痛苦的。

据费说,[下放干部]吴讲,江西今年要完成一条从分宜到赣州的铁路,另外还要建设一条吉安—?的铁路。

【忆与议】

那一天我“心里是极其矛盾、痛苦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已无记忆。但那些年我一言不发、寡言少语的时候是很多的。这是在那个年代那个环境中“炼成”的。

那年省里雄心勃勃要依靠本省力量建设铁路,更因其是“井冈山铁路”愈加煊赫一时,结果是一事无成、劳民伤财。据当时传出的消息说,关键是当时省里掌握的技术满足不了铁路钢轨的要求,所以根本就无法铺轨,铁路泡沫也就此破碎。江西省境内纵贯南北的铁路线直到九十年代“京九大动脉”建成以后才得以圆梦。据说,七十年代初几乎是无偿征用的民工高速度筑就的铁路路基,时至今日还在默默地显示着极左路线下“第二次大跃进”“人海战术”“大兵团作战”等等“丰功伟绩”。

 

1970. 3.31 星期二 阴雨

雨量较大,到今天上午才渐渐减小。昨晚睡得很熟,一觉到2:00醒来,马上又睡着了,直到7点多钟方才醒来,是来此之后睏得最好的一次。

今天仍未出工。队里上午更有一部分人不开工。晚上班里开了一次会,改选了班领导,由刘、陆、李三人组成领导班子。另外讨论了一下班内一些事情。

宋昨晚在曾家陂过夜,今午方回来。据他说,在潭丘公社红旗大队上海青年中揪出了一个现行反革命分子,该犯书写了大量反动日记,恶毒攻击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下乡上山运动,该犯出身于资产阶级家庭。

【忆与议】

翻阅1970年的日记,三个班的“大食堂”是办起来了,各种各样的领导班子也作了不少调整,但“政治学习”却大为减少了,毕竟一年多的历练使知青逐步走向实在,现实赋予知青一种另类的再教育。当然大环境依然如故,知青中居然抓出了“现行反革命”,而且源于“反动日记”!幸好这种“思想犯”“文字狱”没有蔓延到我们那儿。

  评论这张
 
阅读(507)|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