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9)年味里掺入了边缘感 [原创]  

2011-02-12 17:10:24|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多以前还是上海的学生,一年多以后就是回沪探亲的知青,这种身不由己的角色变化,加之政治高压与城乡二元结构,不能不使一种被边缘化的感觉油然而生。

 

1970. 1. 7 星期三 晴

今天下午两点我去约刘再摸索去徐家。小潘等也会去徐处。···我们是照祖父所说的,准备先去派出所查询一下徐的住址。走到顺昌路菜场附近迎面见到潘、胡、徐,她们刚去徐处,徐不在,才往回走,打算去“老城隍庙”。我们问了徐的地址。分手后,我们两人糊里糊涂地继续往南走。后来刘提出去张家。但地址不知,可能小潘会知道的,于是转身去追小潘等,结果落了空。怎么办?决定去“东风”。校内正上课,老师是没有空的。转了一圈出来,刘说他准备回家了,我说准备到淮海路上逛逛。他马上表示赞同。行至马当路口时,迎面遇上王。她说她知道小潘的住址的。我们约她晚上到校。因为刚才亦与潘约定晚上到校的。再往前走,在重庆路口,又遇到了阙与杨。于是四人边行边谈。前进至淮海电影院时,杨提议往回走,一致通过。但始终找不到落脚之处。四人沿淮海路—嵩山路—复兴路—淡水路—西门路兜了好大一个圈子。到西门路顺昌路口分手“各奔前程”,并约定晚上到校。

【忆与议】

这是首次回沪探亲期间第一次无可奈何的“遭遇记录”,正因为这是第一次,所以记录得最详尽。在以后的岁月中类似的境遇数不胜数,不足为怪,也就很少再写下来。一群青年人不由自主地游荡在十字街头的,他们既有当初并不并不认识、因为“插队落户干革命”而“走到一起来了”的插友,也有曾经是同校不同班不同级、因为“上山下乡”而各奔东西的同学,纷纷在外地农村“苦斗”了一年回家探亲,在茫茫人海中邂逅会面,竟然找不到落脚之处,只能在马路上晃来荡去,犹如无头苍蝇一般……。40多年过去了,看到这段文字,尽管早已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但彼情彼景仿佛还在眼前。

 

1970. 1.12 星期一 晴

上午九点多钟,刘、周来叫我,说是今天云庄大队返沪青年在潘家大会师。果然人不少。据有人统计,目前,云庄大队上海青年有26人返沪,今天在潘家中即有15人。

【忆与议】

那年2月6日是春节,所以1月12日只是腊月初五而已,全大队约60名插友已有半数在上海了。查找当时日记中不完整记载,此后虽有个别插友回生产队过年的(村办小学的知青老师要赶回去上课),但更多的还是暂别山村,回家与亲人团聚。那些年无数次提到说到写到的“家”这个概念,都还是指向城市的亲人家庭,说明知青虽然成为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五七大军”,在偏僻山乡与农民朝夕相处,但灵魂深处的潜意识中远非“五七指示”描绘的“一代新人”,真可谓“身在曹营心在汉”。因此,那个指挥了千百万人大迁徙的空想早晚要烟飞灰灭,不可能留下名垂青史的惊世奇功。

 

1970. 1.31 星期六 晴

按昨天的约定,今天上午八点半到徐家碰头。我顺路约了刘。今天在徐家的有费、徐、章、程、刘和我外,还有张、胡、李、王和周及王的弟弟。九点钟,人到齐后,就去“老城隍庙”。“豫园”上午不开放。张所带2卷胶卷无用武之处,索性到外滩。在外滩和黄浦公园里拍了卷胶卷。此刻时间已经在十二点半以后了。干脆不回家吃饭了。到红园去。然吃饭问题竟是如此棘手,一般吃食店里午市均结束了,只得吃价钱较大些的煎面(2两0.15)和煎馄饨(1两0.10)。在这里正遇上吴。进餐后一行13人到豫园游玩,摄影留念。至4点才离开,走上回家之路。我是第一个到家的。到家四点半。大概是在外滩受冷风吹的缘故,故中午起就感觉头脑胀痛。

【忆与议】

这是那个蹉跎岁月中第一次小范围的集体留影。我留存的照片中也仅有这一次。图中八男四女主要插队在云庄村(9人,另有2人在东岭背村、1人在洲老上村。时隔41年,12人中已有2人去了天国(前排右一刘TN、后排右三徐JC)。

1970日记选(9)年味里充斥着边缘感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日记里反映出我的“弱不禁风”。在乡下一年,虽然四上县城就医,始终没有确诊病患;回沪之后检查身体,竟然也无大碍,所以当年的病态是极度的营养不良所致。记得回家探亲的最初几天,连续腹泻,但很快自己发现了其中的病因,是由于家里特地让我多吃一些油水,只要略受风寒,甚至吃了冰凉的香蕉,就会发生“滑肠”。这种现象在以后几年春节回家都是“屡试不爽”,所以,不能心急恶补,而只能慢慢进补。

 

1970. 2. 8 星期日 晴

下午,继续走访同学。去汤家。汤是赴黑龙江军垦,未能回沪。再去汪家,汪母说汪大概在春天回来。最后来到程家。程回沪了。他是上月16日让家中打假电报说谎取得了队、大队、公社三级证明后才回家的。我们很有兴趣地谈了半小时。

【忆与议】

在整理1969日记的时候,专门有过一篇《1969日记选(41)知青想回家看看》,不少网友对其中“知青回沪要有生产大队出具的身份证明,以备路上住宿等不时之需”表示难以理解。这反映了当年各地政策的差异。从1970-2-8日记可以看到,当年我的中学同班同学程(实际上与我是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同学了)也是“骗取”了三级证明才得以回家的,他插队所在地正好也是在江西,这说明了江西当年对人口流动的管理“有特色”。那位同学自1970年春节以后就失去联系,只记得当年他插队在赣州地区,好像是在崇义县。同样是从上海到江西插队,但路途远不少,需坐火车绕道到广东韶关,再换乘长途汽车进江西的山区。

 

1970. 3. 7 星期六 阴

方约在18日离沪赴内蒙生产建设兵团。

【忆与议】

方是我中学的同班同学,当初67届是“四个面向”,方属于“普工”(普通工矿企业),分配到某区手工业局下属的鞋跟木楦厂,专门为制鞋行业做配角。12-21指示发布后,方积极报名上山下乡,成为耀眼一时的新星,后被内蒙古兵团录取,又分配在内蒙古某工厂,于是在上海一个对口工厂学习培训了近一年,1970年春节后终于“踏上征程”。自此以后,与该同学的联系中断。听说,没有太多时间又退回上海、进了别的工厂。后来我们同班同学都不太愿意打听方的这段“折腾史”。

 

1970. 3.10 星期二 阴

今看到了沙、徐、陆的来信。工分已重评,普遍升高。金与陆6分,费以升至5.8,刘5.5等。徐竟把我的忘了写上。信上说,各生产队团支部均建立,一队支书为赵,二、五队为×,三队为××和××(副),桂是支委之一。沙信上说队里在搞“六清”,现在搞××,有5个方面的问题。队里要我们早些回去。

李等三人打算15日动身。章、宋、郭都可能和我们同行。但车票不易购买。

1970. 3.16 星期一 晴

早上四点半即起身,吃过早饭,5点多钟即与祖父同去人民路售票处买车票。郭是第一名,章次之,我再次。刘、宋、费先后到达。9点半买到了票,然后分道扬镳。

【忆与议】

如今的“春运难”,其实并非今日始。当年知青在春节期间“制造”的客流也是相当“壮观”的,如果敢于像现在那么大胆,“无奈裸奔”一定也会屡见不鲜。

文革初期被“砸烂”的团组织在中共九大以后也重新建立起来了,云庄大队五个生产队,建立了四个团支部,知青中的“老团员”有两人在新的团支部中任职,也为这年夏天知青首批有人入团打下了基础。在“政治挂帅”的年代,“团票”也是很看重的,知青意欲“跳农门”不能不作“多方面”考虑。

  评论这张
 
阅读(669)|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