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7)时隔一年又遇“一片红”【原创】  

2011-01-24 10:15:51|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第一次回城探亲,在上海呆了70多天——1969-12-30到达上海,直到1970-3-19才离开上海。原因在于我的弟弟是69届,碰上了继68届“一片红”之后的第二次“一片红”。

当年的69届毕业生实实在在算不上是中学毕业生,他们是66年小学毕业,恰遇“停课闹革命”,直到67年底才在中央三令五申“复课闹革命”时就近进入中学(参见《1967我经历复课闹革命》),不仅已经短少了一年学校学习,而且在中学里又是两年“无书可读、无课可上”,到69年底竟然就被宣布中学毕业了!这种史无前例的“教育革命”摧残了多多少少无辜青少年的宝贵青春啊!如今还有人闭着眼睛说瞎话,为那极左路线下的“教育革命”涂脂抹粉,真不知道居心何在!?

自从那个12-21指示“横空出世”、极左路线的宁左勿右给当时多子女家庭带来“灭顶之灾”——68、69两届接踵而至的“一刀切”,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家虽然没有兄弟姐妹两三个扎堆下乡,但也是“祸不单行”,刚刚在1968-11把我送走、去插队落户,才过去一年,弟弟就迎来69届的“一片红”!我们全家怎能不揪紧了心呢?凑巧的是,67年年底按照“就近入学”原则,我弟弟进入的学校正是我的中学母校。所以,我回沪探亲之际,就常去学校找自己当初的的班主任薛老师以及毕工组的余老师等人脉打听消息。

 

1970. 1.21 星期三 晴

薛老师透露了69届毕业生分配方案,江西5~6万,安徽4万,吉林4万,黑龙江4万,云南3万,其中仅黑龙江1万和云南3万共4万是军垦,余皆插队。另外,凡家中哥、姊有人在外地插队者,可予照顾去一处,只要队里同意。薛的意思似乎有若我弟弟身体可以、是否让他亦来我处之意在内。我未表态。

1970. 1.24 星期六 晴

上午,弟去体检。弟晚上去校,填写登记表,并听取毕业分配报告。69届毕业生去向是:黑龙江4万(其中1万军垦),吉林4万,安徽4万,江西5万,云南3万(全部军垦)。

【忆与议】

上述日记中有可能遗漏了内蒙古。另外从总人数20~21万来看,似乎也偏少了一些。所以对当年69届“毕业生”的去向与人数有待查证。

回忆当时我对老师的建议(让弟弟到我插队的生产队去)不表态,主要在于我家已经切实领教了插队落户的真实滋味,而我弟弟从小就有哮喘病,怎可再向毫无劳保的插队泥沼里跳呢!?而69届20余万“毕业生”去“军垦”的名额不到五分之一!真是急死人。

 

1970. 2.22 星期日 阴雨

徐、沙信中说,云庄12日开始发电。男生宿舍装了一只40支光电灯,食堂门口也有一只路灯,每晚11时熄灯。最近传达了中央三个文件,江西农村四反要重搞,许多地方四反是走过场的。队里要求我们回沪青年赶快返队。武装基干已集训完毕,内容是打飞机、坦克。基干民兵也将进行训练。南昌居民将下去一批,云庄大队也来少量。大队拒绝任何非国家分配的毕业生插队。

【忆与议】

中学里的老师还在希望我“动员”自己的弟弟到我插队的地方去,实际上这是一厢情愿。我的插友写信告诉我,生产队方面“拒绝任何非国家分配的毕业生插队”!这说明了“各地农村的同志”在12-21指示发布一年多以后,仍然没有能够完全彻底地理解和执行“应该欢迎他们(知青)去”的最高指示。再则,南昌居民又要来农村(人口疏散),更使农村感到压力骤增。(后来的发展情况是,并没有南昌居民下放到村里,生产队接收了个别知青的弟妹来插队。)

日记中提到的三个文件,就是当年“一打三反”运动的政策依据。现在对这个声势颇大的运动的来龙去脉,似乎还有许多难以言说的苦衷,尽管它属于被正式文件否定的文革的范围之内。

 

1970. 2.28 星期六 晴

晚上去校。进校即遇见孙、余、郑、肖等老师。孙、余向我均问了我弟对分配的意见。孙要我多做动员工作。

【忆与议】

孙是“校革会”副主任,“三结合”中“革命干部”的代表。当年他要我多做动员工作,可想而知是遇到了麻烦,关键仍然在于弟弟的身体状况。根据上海地方志的资料显示,“1968、1969年两届中学毕业生共46万人,除了极少数身体残疾和家庭有特殊困难的外,全部动员上山下乡,称为‘一片红’。”所以,我的弟弟当时不属于“极少数身体残疾”之列,因而成为连“校革会”领导也关注的重点动员对象。

 

1970. 3. 3 星期二 阴

昨晚,妈妈去比乐中学参加69届毕业生家长会。会上公布了69届分配方案。回家后就弟弟今日填写“志愿”直搞到11点才上床睡觉,今天到八点钟才起身。

1970. 3. 4 星期三 晴

因周说费曾看见余老师在排69届毕业生去向,故家里都叫我到学校去一处。晚饭后即去校。……余老师回来了。他问起我弟弟事,我照实对答。他说弟弟志愿“填得不错”“江西可能性不大,云南可能性较大,因报名去江西的人很多”。

1970. 3. 9 星期一 晴

据弟弟说,分配事,基本已定:江西“兵团”。金老师说还要报“领导批准”。

【忆与议】

从日记中的片言只语来看,当年填写“志愿”还花费了不少脑筋,可惜没有留下痕迹。显然,无论知青还是家长,越来越关心的问题是如何在无可奈何的“一片红”面前“选择”得实际实在实惠一些,避远求近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响应号召到最需要的地方去”则已经成为空洞的时髦口号,“接受再教育”之类越来越显得虚无迷茫,养活自己才是首要任务

 

1970. 3.10 星期二 阴

校内已将69届赴黑龙江逊克、安徽凤台、霍山等三地插队的名单公布于众。据费说,我弟弟在江西军垦。……薛老师今天又告诉我弟弟分配在江西“军垦”。

1970. 3.11 星期三 晴转阴

早饭后,祖父、弟弟、小妹妹和我四人同去西郊公园玩了一次。下午三点半回到延安路黄陂路,我和弟弟各自到校去转了一圈。

【忆与议】

弟弟去江西兵团似乎已成定局,爷爷就带着孙子孙女到当时上海最有名的动物园——西郊公园去游玩了一次,作为告别上海时的一个纪念。我也与插友商定了3-16买火车票回队,岂知天有不测风云,我家又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

  评论这张
 
阅读(718)|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