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49)知青如此插队,干部如此插班【原创】  

2010-10-09 07:35:57|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国庆节以后,无论是在“干部插班”(下放干部插入知青班、实行同吃同住,参见《那年这样庆十一》)还是“知青插队”,都不断显现出诸方面想法做法相当紊乱。

 

1969.10. 8 星期三 晴

云庄水库前几天在清理地基,昨天开始搞地基,挑土,很累。

公社在云庄开的五七大军第3次政工会议昨天上午结束。据说云庄这次受表扬多次。刘主任说艾支书直接抓、善于抓五七大军工作。我看这两个形容词太不恰如其分了,有些言过其实。

据说,生产队长布置,上海青年全部修水库,若累了可去割禾。这不是又在违背程政委指示吗?这不是在刮刘主任的耳光吗?这不是在“拆”支书的“台”吗?

【忆与议】

现在有当年的插队知青在网上回忆说,当时江西省革委会主任程世清提出,知青从城市来到农村插队落户已经很不容易,所以要求对知青的工分不能低于5分。这说明,有关方面是不把城市知青当作乡村青年农民同等对待的,而且对插队知青的待遇作出了明确规定。

但是,这种自上而下的行政命令并不能解决此前积累起来的问题。实际生活中出现的简单一句话“知青修水库累了可以去割禾”,再清楚不过地说明,当时某些“农村同志”确实是把知青当作“寄予厚望”的强劳力、生力军了。因此不禁要问,当年发动和组织中学生上山下乡的人们究竟是如何沟通城乡两方面的各级领导与普通百姓的?由此不难想见数以千万计的插队知青的“务农”之路是充满太多的变数。

 

1969.10.10 星期五 晴

大概是因为建造水库地点尚未最后决定,修水库一事暂告段落。上海青年今天也去割禾了。

一些社员已在嘀咕,“上海人说回来割禾,可到今天还不回来”,“怕是不会再来了”。

【忆与议】

日记中提到的“上海人还不回来割禾”云云,是指这年双抢结束后,八九月出现的一波“回家看看”风波(参见《知青想回家看看》),那些回沪探亲的知青并没有、也不可能在国庆节以后立即归队,引起农民伯伯的猜疑,以为他们不会回来了。事实上,即使当年我们那儿到上海的单程路费有17元就够了,但在那时候已经相当于一个青年工人的一个月的工资,而插队知青一年半载的辛勤拼命还换不来这笔盘缠,所以绝对不可能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半个月就回生产队了。

平心而论,在前后十年的上山下乡期间,的确有不少知青、尤其是插队知青,长时间滞留城市,不愿意回农村“抓革命促生产”,成为令城市各级“乡办”头痛的大难题。1975—1977期间,我曾经在街道“乡办”“义务劳动”,对此深有体会。但是,在云庄大队插队的60余名知青中,尽管不时有知青陆续自寻出路离开了这个地方,但余下的知青始终没有出现过一个长期滞留上海的,直到1979年“大潮”席卷回城。

当今一些“知青精神”的研究者,也许会认为这种现象正好说明了“奉献”“执着”“责任感”或者“三要素:1)九死而不悔、2)心系民众、3)兼容崇高与平凡”等等等等。究竟有没有、又有多少人达到这样的崇高境界?值得认真研究与深思。

 

1969.10.29 星期三 晴

晚上大队召集各班班长开会。一个是出勤,另一个是干部插班。五七大军负责人吴说,干部插班是“党的政策”“党的指示”等等。同时还宣布,下放干部老赖将可以随时插到我班,只要我班表示了欢迎,马上就可以实现同吃、同住。

1969.10.30 星期四 阴

昨天晚上的会上说,公社指示,下放干部早工可以不出,每天只要出工半天,一个月出工15天就可以了。我很奇怪,这种指示是什么意思?

关于下放干部插班,女生和陆明确表示反对和不欢迎,其他男生也不大欢迎,也有人模棱两可。

1969.11. 2 星期日 阴

三个班长晚上与老赖座谈了,接洽关于老赖插到我班的事情。老吴后来也参加。据他说,下放干部暂时不实行同吃、同住,先在七班搞一个月试点再说。

1969.11. 8 星期六 晴

下放干部很不像话。插到七班后,很少出工,专门指定×抓生活、搞菜地,这比起其他各班来,是无法比拟的。昨天又别出心裁地说,“要砍些冬柴”,兴师动众,大砍其柴。原来,是专门烤火用的。

1969.11.17 星期一 雨转阴

七班下放干部插班失败。双方都说自己吃亏,终于决定不再实行“同吃”了。原来决定19日杀的猪,现决定明天出售生猪。

【忆与议】

如果说那年10-2的“干部学习班”上只是为“干部插班”吹吹风,那么,到10-29的班长会就是开始施加政治压力了。尔后确实有个别班接受了“插班”干部、成为同吃同住的“试点”。好在其他“婉拒试点”的知青班也没有遭到更大的压力。倒是“试点”很快“分崩离析”了,前后只维系了半个多月。由于下放干部“吃工资”而插队知青“吃工分”,所以,在日常生活中的种菜、砍柴等具体安排上,很快表现出明显的差异——插队知青不得不立足于“出工之余”,而下放干部出工参加劳动对生活的压力甚微。总之,“干部插班”的“政策”“指示”无视这样一条无形的鸿沟,是很难不失败的。

最近试图在网上查找有关当年“干部插班”的资料,看到那年11-20的人民日报有一篇社论《坚持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说的是一年前伟大领袖发出了“极其重要的指示”:“广大干部下放劳动,这对干部是一种重新学习的极好机会,除老弱病残者外都应这样做。在职干部也应分批下放劳动。”社论说,“一年多来,全国各地、各条战线、各级领导机关,成千成万的干部,遵照毛主席的教导,扛起锄头,拿起铁锤,积极参加工农业的集体生产劳动。数百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批城镇居民参加农业生产。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斗、批、改阶段的极其壮丽的新篇章。”接着说到,“在组织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的伟大实践中,各地创造了许多好的形式”,其中举例之一是“插队落户。有的还把干部和教师、医务人员、知识青年等等组织起来集体插队。”不知道这与当年江西推广的宜黄经验有无关系。不过,无论有无关联,1969-11-20社论发表的时候,云庄的“试点”已经无疾而终,而且也没有人试图让试点“起死回生”。

  评论这张
 
阅读(652)|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