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48)基层民兵建设及演习【原创】  

2010-10-03 07:35:38|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整理日记时看到1969-10建立民兵组织的有关记录,通常会自然而然地把它与1969-3的珍宝岛事件及其后来的“准备打仗”联系起来。其实,二者并没有直接的关系。1969-3,发生在中苏边境东段的珍宝岛事件,在云庄这样的偏僻山村没有点滴反应。虽然7月初,有基层民兵建设的最初动作了,例如7-1日记中说,“下午连长叫我同郭帮助搞武装基干民兵政审登记表。”7-2又写道,“上午仍帮大队搞民兵政审登记。”但除此之外并无别的动作,也许与“双抢”大忙有关?尽管在1969-8又发生了中苏两国边境西段的武装冲突,但在山乡一隅的云庄依然没有什么反响。农忙过后一个月,9-14的日记里提到,“大队今天开了会,党员、干部参加。五七大军班长参加。……落实了抓民兵工作、妇女工作、宣传工作、整团工作、对敌工作等工作的人选。每项工作均有五七大军参加。”这说明民兵工作并非唯一举措,而是“落实九大精神”、恢复文革初期被“砸碎”的各级机构及其功能的一项内容。且大队在会后过了半个多月才有具体动作。其实,那一年的民兵建设确属一项恢复性工作。史载1958年就开始“大办民兵师”了!要不然,怎么会在我们1968-11到村里时就已经有“连长”的称谓了呢?我们知青也一定打听过村里的民兵史,可惜未有留下记录。

 

1969.10. 7 星期二 晴

听说,10月10日晚上要报名参加民兵,表决心。据我所知,此属民兵整顿、组织工作的一部分。根据公社安排,乃属后期。然而我们大队却来了个“斩头”,把整组工作中的政治思想教育工作砍掉了,只剩下报名等组织工作了。晚上队里学习。秩序很乱,效果等于“0”。

【忆与议】

日记中所谓“据我所知”,并没有留下消息来源。其实,也不过是我在帮大队干部“写字”的时候看到过一纸文件罢了。而到了最基层的文件也没有多少秘密可言。文件中的各项步骤与要求到了基层能否真正落实和执行?实际上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是下有对策、心照不宣了,倒是我们知青还十足的书生气。

 

1969.10. 8 星期三 晴

晚上队里又开会,读了公社人武部翻印的“珍宝岛十位战斗英雄的事迹”。

1969.10. 9 星期四 晴

早上和上午看了一个资料,刊载在福州军区政治部今年九月编印的“时事宣传材料”上的《警惕帝国主义的突然袭击》。

1969.10.10 星期五 晴

下午,应潘要求,帮她刻蜡纸,是复制“民兵花名册”表格。十分成功。印出来质量很好。我自己也很满意。晚上,放映队来云庄放映电影,我们盼望已久了。自从割禾开始后,今天还是第一次看电影。今晚放映了《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隆重开幕》《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四月十四日进行全体会议》《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胜利闭幕》以及《捷克斯洛伐克人民不会屈服》《珍宝岛不容侵犯》。开始时还加映了《满怀豪情庆“九大”》《1968年第18号新闻简报 欢呼南京大桥铁路桥通车》。在九大纪录片放完后,开了声讨苏修大会,是刘主任的意思,他作了讲话。知青刘、赵、潘发言表决心,要求参加民兵。

1969.10.11 星期六 晴

晚上队里开民兵大会。刘主任作动员以后,即是报名参加民兵。这是阶级斗争的需要,备战的需要。

【忆与议】

直到这个时候,才开始有一些从上而下布置的“声讨苏修、准备打仗”的声势。

 

1969.10.13 星期一 阴转雨

今天大队开会,主要是整党建党,决定在支书县里开会回来后即正式成立新支部,决定发展JS、QG、HGD、ZSB四人为党员,LTZ等二人为培养对象。五七大军各班都有代表参加。

据说,五七大军全部参加基干民兵。今天会上还分了班、排等编制。

晚上开了民兵会议,五七大军全部参加,主要是动员和报名。

【忆与议】

由此可见。当时并不是仅仅恢复和建立民兵组织,基层的整党建党、成立新支部也是一项重要工作。虽然我在日记里时常提到支书,事实上,我们下乡时村里并没有党支部,“支书”是文革前的职务名称,文革后他的职务是大队贫下中农革命委员会主任,只不过是大家习惯于原有的称呼而已。行文至此,忽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经过1966-1968的“大革命”,九大时竟然只有高层机构了,而在九大之后,才慢慢恢复基层组织!

 

1969.10.15 星期三 多云

一早起来就被连长叫去搞“写字”工作,先后写大字,公布云庄民兵连全体战士名单,后来是誊抄花名册。

云庄民兵连日内将开成立大会。指导员、副指导员、连长、副连长、文书。下有武装基干班。还有一排(基干民兵排),下设一班,二班,三班女班。二排是普通民兵排,分男、女两个班,人很多。第三排是洲老上的,分男、女两个班,不分基干与普通。另外,东岭背、岭山分别设独立一班、独立二班。不分基干与普通,也不分男女,因为那儿人少。下放干部大多也参加了民兵。基干,男16~30,女16~25;普通,男在45岁以下,女在35岁以下。

搞得很乱,有的名字搞错,有的年龄搞错,甚至连家庭成份也搞错不少,实在太不负责任。例如把费搞成“资产”。据下放干部HZC说,家庭成份是写祖父的出身。如祖父是贫农,那么父亲的填表时“家庭成份”即贫农,儿子也是贫农。若祖父是资产,父亲本人是职员,儿子填表时家庭成份即不应填职员,而应填资产。这明显是错的,这是他根据“职员不是一个阶级,不能算成份”的说法推出来的。他还说,“职员如果是解放前的,就是伪职员,即算历史反革命”。总之,照他的说法做,其结果是很荒谬的:一种可以无限上纲到祖宗不知几代,另一种则是完全否定上海等地的做法。实际上是与政策格格不入的。

云庄大队共有团员26人,本地人16人,五七大军9人,下放干部1人。

今天整整搞了一天。昨晚由下放干部等搞的草稿上之所以发生姓名、年龄、成份搞错,有的是因为下放干部搞错,也有的是文书搞错了。

【忆与议】

从四五十年代到七八十年代,每个人都不可避免遇到“家庭成份”、“家庭出身”等等。在基层,区区百余人的民兵花名册就搞得混乱不堪,就足以见得其中的纷繁、杂乱。回首返顾此等事情,那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阶级路线、阶级政策真是瞎折腾,误国殃民!

 

1969.10.16 星期四 雨

半夜,一点钟,正睡得香甜,连长放了一下鸟铳,吹起了紧急集合哨。立即起床,到村口集合——全大队民兵连军事演习。连长宣布“发生敌情”:“敌机在鸡乐峰—上台地区降下特务数名。公社命令我们在2点钟以前到达那儿执行战斗任务。”民兵立即整队出发。行军走得很快。一会儿就到了二队洲老上了。军事演习便到此为止。全大队这次演习,一队有13人,二队有15人,五队21人,三队52人,共101人参加。从洲老上回来,已是3点钟了。我觉得身体有些不支,两只脚没有力,勉强坚持到目的地。到以后,觉得浑身发烫,估计发烧了。回来后很快又入睡了。6点半起身,又被连长叫去搞“写字”,通讯组,通讯哨名单。全连民兵共182人,其中基干(包括武装基干)民兵104人。

1969.10.17 星期五 阴雨

早上应连长之要求,写了今天上午民兵成立大会的横幅。上午,在仓库召开了“鸡峰公社云庄大队民兵连成立大会”,连长作了整组工作汇报总结。各班、排互相挑战应战。公社刘主任讲了话。刚从新干开完会回来的支书中途参加,也在前排女生的欢呼声中讲了话。大会大约在九点半、十点钟之间开始,12点半结束。

1969.10.19 星期日 阴

今天早上广播:中苏两国政府决定从10月20日起在北京进行谈判(外交部副部长级)。中国方面是乔冠华。傍晚,连长叫我誊清一份东西,是县人武部根据林副主席指示发出的十点加强战备的紧急指示,防止苏修搞假谈判,进行突然袭击。从该指示看,十分紧张,各方面都要进入战备状态。晚上队里开干部会,根据十点指示,今晚起民兵轮流放哨巡逻。

【忆与议】

那年10-15下半夜的“军事演习”是我这一生中第一次参与这类活动。10-19日记中提到的“林副主席指示”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第一号号令”。最近在网上有一说,该命令于1969-10-18晚上9点半发出。假如这是真的,那么,不到24小时就传达到了偏僻小山村,而县级的武装部也已经根据该号令发出了本地的十点指示,这在当时通讯条件下也许算得上高效率了。

时过境迁,当年副统帅的“第一号号令”远比中央八二八命令参见《八二八命令与一清五打》)“著名”得多了。原因在于“第一号号令”曾经在1971-9-13事件后被中央文件中定为“篡党夺权的预谋”!而八十年代初在对“林彪集团”的起诉书中却没有了这样的指控!可见那个时代的“国内外阶级斗争”“党内的路线斗争”云云,实在还有很多内幕至今还没有揭开。

 

1969.10.26 星期日 晴

晚上队里开会,下放干部老胡传达了县、公社的一些关于开展、加强四反对等运动以及生产方面的指示,支书也谈了抓紧割禾等生产方面的事。今晚轮到我和BY、CB、SM值班。我说明天班里要砍柴,BY就同意让我值上半夜。干部开完会已是十点多钟了。我问老沙借了几本支部生活看看,不知不觉,三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一点钟,我和BY交班,CB、SM接班,然后回来仍睡觉。

【忆与议】

这里又出现了“四反对”运动,如今真不知道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从7月底说起的“四反”运动,到9月中旬开始的“一清五打”,再到10月下旬的“四反对”运动,实在是变化多端。可以肯定的是,这是在较低层次较小范围(省级或县级)的政治运动。在那个时代,不同层次、不同范围的“运动”“斗争”此伏彼起、层出不穷,为后代研究者提供了广阔天地啊。

当年的“基干民兵值班”似乎是在不知不觉之中终止的,我的日记中11-5有过第二次值班,以后就无影无踪了!从10-19开始算起,大概持续了不到一个月,无果而终乎?

  评论这张
 
阅读(779)|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