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52)下乡一周年是这样纪念的【原创】  

2010-10-18 07:30:27|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纪念11-19下乡一周年,是不是从11-4开始的,无从考证,只是因为如今发现日记里写自己在那天喝了酒,实在匪夷所思。因为我实在不会喝酒,所以几乎没有喝酒的记忆。下乡前有一年在春节期间曾经在家里跟大人玩着喝了几口黄酒就满脸通红头昏脑胀;下乡后有一次一位插友让我尝尝高粱酒的味道,我仅仅咪了一下,竟一夜睡不好,口渴得要命。所以几乎滴酒不沾。现在看到自己在1969-11-4就有喝酒的记录,很可能与11-19下乡一周年有关。

 

1969.11. 4 星期二 阴

早饭后开始动手搞菜地。全体出动到萝卜菜地除草,回来已近11点了。吃完饭,杀猪。是请FMS来帮我们杀的。这猪瘦得实在可怜,一踢即倒,捉起来毫不费劲。杀后除去内脏仅30多斤!真是皮包骨头。开膛后发现,猪的左边肋骨断了五根,右边断了两根,左边的肺已溃烂。最大的可能是几个月前把猪关起来时,金与张用力把猪扔进猪圈而成伤。

晚上烧饭,本来准备请FMS一起来吃,临时没有找到人,也就作罢。买了一斤桔子酒。刘、费、金、郭和我5人喝了一些。吃饭后,聚在一起,嘴巴一直未停,黄豆啦,糖果啦,还喝了费的姜茶,“大开洋荤”。

1969.11.10 星期一 晴

班里的猪肉至今晚全部吃完了。

【忆与议】

在那个年代,吃肉是件罕见的事情。生产队有交售生猪的指标,虽然家家户户都养猪,但谁也没有屠宰权,一律需经生产队批准。如无此等管理,生产队的指标就可能落空。所以只有在春插大忙、双抢大忙以及春节、端午、中秋等传统节日来到之前会由生产队决定杀猪,再按人头分到各户。每次“开宰吃肉”之前都要仔细掐算,对完成年度指标的影响如何?年初制定的落实到户的肉猪交售计划完成进度如何?至于村民们一年能吃多少肉是不会有如此明晰的计划的。唯一清晰的是,如果不完成指标就无权杀猪吃肉。平时公社所在地麦斜镇上,每逢三六九“当街”(赶集),但要在大清老早赶到二十多里外的集市上遇到偶尔有卖肉的,实在是近乎零的极小概率事件了。

那年春天,知青集体户决定养猪。这是因为知青都是成年人,每个月每人在队里称谷碾米,差不多有20斤米糠,13人的集体户就有200来斤,当然可以卖给村民,但增值效应太差,所以村民们在这件事情上对知青十分羡慕:那么多的米糠啊,要是我们家里可以养三四头猪,一年下来就是二三百元啦!的确,勤劳的村民们没有那么多“精饲料”喂猪,常常到山上打猪草。知青集体户比较保守,就先养两只试试吧。

我当年日记中记载:1969-3-3,“陆、沙、费去新干买猪崽。可惜没有老表在旁,弄不好买个什么瘟猪或者僵猪回来就倒霉了。”3-4,“下午,三人已把猪崽买回来了。一个花的,一个黑的,分别重28斤和32斤。很贵,0.71、0.72一斤,共花去42元多。听老表说,这两个猪不错。费、沙、陆走得去,走得来,相当辛苦。”当时买猪崽也是大不易,要到离村60里的县城,且徒步往返!

从3-4买回来,11-4就杀了其中一只花的。“这猪瘦得实在可怜,一踢即倒,捉起来毫不费劲。杀后除去内脏仅30多斤!真是皮包骨头。开膛后发现,猪的左边肋骨断了五根,右边断了两根,左边的肺已溃烂。”真是大不幸!几个月来一直以为是僵猪或瘟猪呢!此刻真相大白,原来,是有一次它“擅自”跑出猪圈,被赶回来,还不肯老老实实进圈,在被“管教”时因失手造成重大内伤,从此“发育不良”,难怪几次请在各村巡回的兽医诊治那只只吃不长的花猪,兽医也看不出所以然,而那猪病恹恹的模样也是装不出来的,就由兽医判为“病猪”,屠之宰之不占据屠宰指标。于是,知青在下乡一周年前夕获得“天赐良机”,一次“指标外的屠宰”,一次额外的“打牙祭”。

也许正是因为11-19越来越近,几个插友吃肉、喝酒、嗑豆、嚼糖,连姜茶也成了美味与洋荤。我也参与其中,留下了难得的一笔。而那30多斤肉,10来个知青,吃了整整一个星期!平均每天每人四两左右,实在难得啊!其实,没有那么多,还留了一部分腌制咸肉!见下。

 

1969.11.19 星期三 阴

今天是我们离沪赴井冈山一周年纪念。除一些人出早工外,大部分人都没有出工,以示庆祝。上午大家动手揉面粉,做面疙瘩。中午一顿竟把这靠十斤面食几乎全部吃完!中午,公社讲用会服务处出售多余的青菜、萝卜、辣椒。班里均买了一些。晚上就烧了咸肉菜饭。这两餐是个个吃足吃饱了。

【忆与议】

日记中提到“公社讲用会服务处出售多余的菜蔬”,是公社在云庄召开五七大军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讲用会。当时有这样的习惯,把会议召开的地点放到基层或曰现场。与会者的吃饭(实在谈不上是餐饮事务)由会务组拿总,设法弄一个屠宰指标为与会者提供一次“牙祭”,蔬菜、柴禾则在村里收购,与会者则需要交会议期间吃饭的米,不收粮票。生产队的记工房里有大锅灶,派人烧饭做菜,其工分自然由生产队承担。记忆中在云庄召开这种基层现场会仅有这一次。也可能这类活动与己无关,就不放在心上了。

这天晚上知青集体户的晚饭何以有咸肉烧菜饭?应该就是十多天前那只夭折的猪留下来的。那天中午和晚上连续“两餐是个个吃足吃饱”,又心满意足地写入日记本,时隔四十余年看到这样简单的几个字,心头就充满了无比的酸痛。在写这一段日记选的时候,几次读到这里,都是不忍卒读,真想一删了之……。最终,还是压抑心中的苦涩,把它留下了,让后人知道这一切吧!“知识青年”接受“很有必要”的“再教育”就是这样的!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