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51)如此传言“动摇军心”【原创】  

2010-10-15 07:30:40|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第一年田里和山上的收获季节相继结束的时候,差不多到了知青下乡一周年之际。就在此时,第一次听说了“两年后可以上调”!

 

1969.11. 2 星期日 阴

三个班长晚上与老赖座谈了,接洽关于老赖插到我班的事情。老吴后来也参加。据他说,下放干部暂时不实行同吃、同住,先在七班搞一个月试点再说。根据班长们回来说,老吴的一些言论简直令人吃惊。

1969.11. 3 星期一 阴

老沙传达了上午班长会议的精神。五七大军负责人老吴上午说,学习方面,除三、六、九与贫下中农一起学习外,一、四、七为自学,二、五、八班里学习,十日是研究工作,廿日民主生活,卅日是月评。以后要实行月评、季度评比、年终总评比,争取全班红。劳动方面,下放干部要求是20~22天/月,五七大军上海知青是23~25天/月。每年还要由贫下中农给每人作出鉴定,等等,等等,面面俱到。我也记不清,大约如上几个要点。班里讨论了老吴的“讲话”,觉得学习方面规定太死,规定每周一晚上为班里学习、过民主生活的时间。如遇队里学习,延期一天。

据说,老吴昨晚和今天上午在谈到下放干部暂时不实行与五七大军同吃同住时,都说什么“下放干部呆不长的”,“以后大家都会有调动的”等等,这不是正迎合社会上流传的这么一些谣言——“二、三年后调工矿”之类的谣言吗?

【忆与议】

这两天日记中最重要的看点是,大队五七大军负责人老吴的一些“令人吃惊”的“言论”与“谣言”。

在11-2日记里说到的是“干部插班”遇到来自知青的阻力(参见《知青如此插队,干部如此插班》),而五七大军负责人老吴的言论“简直令人吃惊”,可惜没有详细记载。但是第二天,11-3,老吴又在知青班长会议上“迎合社会上流传的谣言——二三年后调工矿”,公开宣称“以后大家都会有调动的”!

如今无法知道当年老吴“以后大家都会有调动的”这种言论的由来是什么。也许,它正代表了当时当地干部对上山下乡的“习惯性思维”,说明文革前的下放干部政策(“呆不长的”,下去若干时日调回工作岗位)早已“深入人心”,对“新生事物”(插队落户干一辈子革命)是没有想到的。这既反映了一种人心所向,也说明了上山下乡从一开始得不到理解,尔后更是不得人心。

至于当时“社会上流传的这么一些谣言——二、三年后调工矿”的说法,究竟来自何方,究竟是何内容,没有留下更多的记录。而且,在那个时候也不敢做更多的记录。

当年我在日记里的言辞可以看作是幼稚的表现,还停留在“虔诚”“忠诚”的阶段,但也可能是用一种符合潮流的口吻记录下符合自己心灵深处愿望的“谣言”。

 

1969.11. 8 星期六 晴

4号搞菜地时,听老吴说,今年征兵有三个条件:1、接受再教育两年;2、本人表现好;3、家庭、社会关系好。这就是说,上海知青不属征兵范围。

队里不像话,给了我们班的新菜园,却不派人帮我们搞围墙,要我们自己动手。旁边SM家的菜园是用土砖(队里的)垒的,我们却不能用土砖,而要上山砍竹子。我真不懂,队里是如何执行中央的指示——“生活上要有人管”的?

【忆与议】

时隔四十年,读到这些日记真有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的感觉。就在记录前述“传谣”后第二天,五七大军负责人老吴连续第三天“动摇军心”——接受再教育两年之后有望参军。这在当时真可谓振聋发聩,以至于我在老吴讲话四天之后依旧念念不忘,在日记中补入了这件事。

值得注意的是,那时候是1969-11月初,距伟大的12-21指示还不到一年!当然,在12-21之前,1968年9月就有过两次“最新指示”提出“再教育”(另文详述),即使如此,到1969年11月也只是刚刚满一年不久。为什么在征兵条件中已经列出接受再教育两年的最低限度?相关的文件又在何方?可以肯定,这绝不会是一个公社干部的信口开河。那么,这样的征兵条件给知青传递了什么信号?

稍后的1969年底1970年初,从安徽传来了上海知青被抽调到纺织厂的确切消息,而且绝对可靠,因为确有其事!我中学同班同学在安徽插队不足一年就被上调到厂里了。“上山下乡插队落户干一辈子革命”的军心动摇自此始!认真仔细研究知青史的人不应忽视这个细节。

如今有一些谈论知青史的人大谈“上山下乡是为了备战”。其常见的说法是:1969年是中苏两大国兵戎相见的危机时刻,所以这时候的上山下乡具有特别重要的战略意义。而近期我看到一些当代史研究论文,称1969年10月到1970年3月是最紧张的战备阶段,此后才降低等级。即使撇开这些说法,那么,我从自己日记里看到的恰恰就是在这个“危机时刻”出现了知青上调进工厂的言论与行动!更值得注意的是,知青恰恰被排除在征兵的对象之外!所以,面对这样的史实,上山下乡的“战备说”很难说得通。充其量,对当年的“三北”(东北、华北、西北)也许可以适用,南方的安徽、江西等地就大不一样了,参见《基层民兵建设及演习》。

回头看11-8日记,我埋怨生产队不执行中央指示——对知青在生活上有人管。对该指示的细节有待深入查询。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恍若发生在昨天。当时新拨菜园的原因是什么,一时回忆不起来,但具体实施情况记忆犹新,那是紧挨着村子东北角的一块水田,与此同时有一家村民家里有机会增加“自留地”,恰好就与那块给知青的地块“贴隔壁”。要变成菜园自留地,围墙是必不可少的。恰恰就在这一点上,知青只能采用简单的竹篱笆,而不能享受“村民待遇”,即土砖砌墙。两种围墙的优劣是显而易见的,竹篱笆的围墙不如土砖砌成的围墙那样可靠结实,充满家禽乘隙而入、家畜蹭倒围墙等等后顾之忧。尽管知青据理力争,结果还是无济于事。

这次“围墙之争”又一次说明,即使有中央指示,当地干部群众并没有让知青长期留下去的打算。至于和那位公社干部连续三天“大放厥词、蛊惑人心、动摇军心”在时间上仿佛遥相呼应,到底有没有内在联系就永远是一个谜了。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