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47)半年之中第四次到县城【原创】  

2010-09-27 07:30:32|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到乡下的最初四个多月里,哪怕是春节期间,我也没有去过一次县城,最多到了离村不足三十里路的公社所在地,一直到春插前的1969年的4月3~4日才因为自己腿上出现浮肿等现象而第一次进城。岂知就此而“一发不可收”,50天后,5月20~21日,二进县城。而到了双抢结束后,持续出现的浮肿及虚汗使我在15天之内就去了两次。9月19~20日那次,医生“叮嘱服药五天后不见好转再去看”,结果是十多天后,10月4~6日的四赴县城。

 

1969.10. 4 星期六 晴

一早就与徐去新干。慢慢步行到新街上,等了不久,即遇到本大队拖拉机,即搭车前往新干。大约十点半到新干,马上去医院看病。医生检查之后,认为要验血,检查肝功能。因此,非得住在新干不可。因为验血要明天一早空肚子抽血的。有一点应注意,医生检查之后,我从里屋走出来,医生与另一医生在谈论检查结果,我只断断续续听到:“那小鬼……长……有这么大。”并看见医生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比划着,有大约半寸多。医生见我,即停止了谈话。

医院出来,去文化馆找到章。同去工农兵饭店吃午饭。早饭没吃,在小坑买了半斤广桃酥,太甜,吃不了多少,肚子饿得很。徐买了三个菜,鱼0.30元,炒猪肝0.50元,肉片汤0.20元。三人共吃了一斤二两饭。用米换的,未用粮票。

饭后,同去银行与徐的一个朋友原见面,后来即在市上兜兜风,在文化馆落脚休息休息。

5点多钟,从文化馆出来,三人各吃了一碗面。应原之邀,晚饭去他家吃。因刚吃过面,我与章都只吃了2只馍馍。

7点,到剧院观看“新干县国庆二十周年文艺学习班”演出的七场大型革命歌舞剧《井冈山的道路》,水平不太高,排得很松,人物也不突出,艺术上也没有什么,七场仅仅2个小时就完了。

本来想住在原处,但没有成功。就到东方红旅社租了两只竹榻、两床被子住下了。

【忆与议】

从那次医生之间的交谈和随后空腹验血等内容来看,当时是有肝脏肿大之类的情况。现在分析,根源在于营养不良,且因连续的体力拼搏而愈演愈烈。但是在那个时代“营养不良”算不上什么疾病,

这是第四次进城,总算有幸享受了一次久违的“文娱生活”。当年的大革文化命,把小小县城的剧团也“砸个稀巴烂”,连剧团的名称也改成了不伦不类的“文艺学习班”。再带着来自大城市的习惯性眼光欣赏“大型革命歌舞剧”,自然就不会有什么高评价了。

如今当我们走进书店,或影剧场院,或者坐在电视机前,无论书报杂志,还是影视戏曲,古今中外、异彩纷呈、琳琅满目、目不暇接,无法想象数十年前曾经有过文化文艺的荒漠时代。

 

1969.10. 5 星期日 晴

上午八点去医院抽血4CC。后去工农兵饭店吃早饭,4两饭加一个2角钱的猪肝汤。徐决定午后乘拖拉机回家,赶去开公社在云庄召集的现场会。中午吃了一碗面,2个馒头。晚上在新干饭店吃了半斤素菜饭,花了0.13元。

很无聊,没有事干。可还要等到明天中午才能回家。街上看来看去那么点东西,也没有什么。验血费花去1元4角,实在贵。下午去招待所登记住宿时,服务员说,“你可能得了肝炎”。这真叫人担心的。

 

1969.10. 6 星期一 晴

今天早饭在工农兵饭店吃的,为了节约一些,买了4两饭,另买了2根油条蘸着酱油下饭,只花了8分钱。验血结果是“还可以”“基本上还可以”“问题不大”,配了一瓶“首乌延寿片”和一些大概是干酵母的药片。午饭仍在工农兵饭店,4两饭,加一个2角钱的肉片汤。

本来准备撘拖拉机回家,可一直没有见到。赶到车站买车票,竟然也没有了。决定再去等等顺路的拖拉机。刚等了不久,约12:45,汽车队有人来通知,未买到客车票的可搭乘卡车(同样付钱)。卡车开得非常快,1点钟开出,1点30分就到新街上,快极了。可也出了不愉快的事。在快到麦斜时,有一个下坡路,车子开得很快,放在车上的一个三角铁的架子剧烈震动,压在我右脚上,结果大脚趾指甲断了,出了许多血。新街上到小坑走了大约一小时,小坑包扎了一下,又费了1角钱,还得休息好一段时间,真有些划不来。同学们很关心我的健康情况,估计是肝肿。

床上放着妈妈9.28来信。这信是上星期六就到的。明天是星期二,可发信出去。晚上匆匆复了信。当然关于自己的健康情况这次只能先吹了牛,免得让他们在上海干着急。

新干书店里有竹制像章,但质量不高,从矮子里挑长子,选了一枚,附在信中寄去,算是国庆礼物吧。

【忆与议】

从四月初到十月初,短短半年里竟然四次到县城就医,结果是什么结果也没有。想到家里自从文革开始后就一直在极为拮据的情况下度日,而且又因为我去插队要准备行装而借了钱,所以我一直把自己身体的状况瞒着家里。这一年“四次求医”的效果令我失望,就慢慢孳生了“保守”思路——既然无法胜任强体力拼搏,就只能量力而行了,不求“积极先进”,唯求不生大病,所以以后五年里就没有再去过县医院,甚至有一年没有去过一次县城!

这年最后一次求医持续了三天,反而还被“客车”把脚趾砸伤了。直到现在还可以看到趾甲断裂的痕迹。要是在今天,汽车队必定赔偿乘客不可。但在那个时候只有自认倒霉,真是“屋漏碰到连夜雨”。唯一好处是给了我休息的理由,当然在生产队体制下是绝无病假期间的“工资收入”的,而且还会反过来招致“好吃懒做”“小病大养”……之类的“批评”,要求“狠斗私字一闪念”“彻底改造世界观”……。

在那个“个人崇拜”到无以复加地步的时代,像章的材质也是挖空心思、别出心裁。在金属、塑料等常见材质登场以后,瓷质的曾经轰动一时,又出现了用竹子制作的,都可以算是江西的特产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