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45)那年这样度中秋【原创】  

2010-09-21 07:00:38|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那个“革命化”年代,大喊大叫“破旧立新”“灭资兴无”,城市生活日益突出政治,注重各个政治性节日。可是,到了农村就发现变化不大,农民们依旧注重端午、中秋等传统节日。经过春插、双抢两个农忙的“再教育”,让我明白了传统节日与农业生产有密切关系,例如五一,正逢农村的春插大忙,自然无暇度假,而农历五月初五则是农事相对轻松、适宜端午过节的时候;同理,中秋节正是双抢结束、交售早稻之后略有收入的日子,所以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又一个不小的节日。只是那年的中秋对插队知青来说,又是别样一番景象。

 

1969. 9.20 星期六 晴

三队预分工分单价已公布了,每个“劳动日”八角钱,比往年低一角以上。绝大部分老俵都超支了。我们班也有五人超支,郭收入35元多,我收入15元多,金、陆、刘、李、费、徐均有收入,多少不同罢了。

晚上队里学习,读了梅峰大队革委会关于开展社会主义革命竞赛的倡议书以及老三篇、8.28命令。支书报告了一项好消息:公社批准云庄建立水力发电站。

1969. 9.22 星期一 晴

晚上分红领钱。我领到了15.32元。这是半年劳动所得啊!

【忆与议】

“预分”是当年的一种分配方式,在“双抢”结束之后、中秋来到之际,对生产队上半年的收入进行一次统计,并对全年的收入作一番估计,以此为基础,进行一次“预先分配”(简称“预分”),让大家在传统的大节日——中秋节有一些“活动经费”,也是为了鼓励大家下半年的生产积极性吧!

然而,由于1969-6-30的那次自然灾害(参见《亲历天灾——山洪暴发》),早稻收成遭到沉重打击,按照以往的惯例进行“预分”,农民收入比往年降低一成多,结果是绝大部分老俵一分未得,难免怨气冲天。相比之下,知青就“潇洒”了不少。原因在于,知青形式上是集体户,分配上是各自核算,所以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虽然工分低、出勤率也不高,由于支出方面的负担较轻,因而“进分”的人不少;反观老俵们是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而且除了口粮口油等支出外,还有生老病死等方面不得已向生产队赊账借款的,所以超支者众多。“人比人,气死人”,这样的差距在一定程度上也会使农民面对知青产生心理失衡。

至于那时候的“社会主义革命竞赛倡议书”,哦,“革命”还不够,再要加上“竞赛”?是怎么一回事,早已灰飞烟灭、毫无印象。8.28命令在日记选(42)中已有专述。云庄建水电站下详。

 

1969. 9.23 星期二 晴

昨晚又出了大量虚汗,实在令人吃惊。看来还得去新干好好检查一番。

1969. 9.24 星期三 晴

还是休息。今天是×烧饭。量米用的旧茶杯不见了,也不找,自说自话地只烧了一点点,怎么够八个人吃呢?晚上,不得不去买了一斤0.47元的饼充饥。

今晚队里的学习真是天晓得,干部都在开会,由老聂负责,读了《愚公移山》,一刻钟也没有,就结束了。干部会,五七大军班长参加,明天要抽40个劳动力修云庄水库,以后可以水力发电、建榨油房等。

【忆与议】

“云庄水库”属于小型水库,列不进“规模以上”,地图上也找不到,因为太小了。据说如今还存在,但早已降格成为养鱼塘。当年兴修时,也只是在大队范围内调动了外村的一些劳动力,并未涉及更大的范围。记得第二年修成水库后,曾经发过电,让云庄村的夜晚亮了起来,但是由于库容太小,无法满足连续每晚发电的需要,很快弃之不用,改为柴油机发电。至于榨油房,原来就有一个以水力为动力的榨油房,在修成水库后挪了一下位置。这是云庄盛产茶油而必不可少的设施,但其型式非常原始古老。

 

1969. 9.25 星期四 晴

胃口好了一些,但仍觉无力,头晕,两肋尤其左边常有酸胀之感。

明天是中秋节,队里杀了两头牛。每人3.5两。我班分得3斤。谢天谢地,总算不吃白饭了。

【忆与议】

每人三两半牛肉,就把中秋节打发了!而今更难以想象的是,这两头牛是劳累了一辈子的退役老牛。它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还为人类做出了它们最终的奉献,比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还要有过之无不及。记得有人亲眼目睹那天早上人们去牵它们的时候,它们感觉到末日来临,真的老泪纵横呢!令“屠夫”们不忍下手。闻者无不唏嘘不已。足以见得耕牛与农夫之间非同一般的感情。

当年农民逢年过节要吃些肉实在非常难,自己家里饲养的生猪不是自家可以作主的,而必须首先满足生产队对上级承诺的年度生猪交售指标!所以,每次杀猪前都要由生产队首先检查核实当年交售指标完成的情况如何,如果影响指标的完成,那么过节吃肉就成问题了。至于耕牛,更是“集体财产”,就管制得更加严厉了,在乡下七年,杀牛吃肉的也只有一两回,所以已经不记得有关规定了。69年中秋吃牛肉,的确罕见,但那两头耕牛也实在太年迈了。而且,那次中秋节既已杀牛就没有再杀猪!

 

1969. 9.26 星期五 晴

看来,我连饭都吃不得了。为什么呢?中午,大家围在一桌,兴致勃勃吃牛肉。会计来说什么下放干部插班什么的,见我很消瘦,先是似乎同情,问了一两句,旁人代答“已去新干检查过了,医生不讲何种病”,会计说“这都是思想病”。不知从哪儿找到这么好的万灵药方。一曰“凡吃得下饭者,都无病”。二曰“有病者乃思想病。”这不是在向我说“你真有病吗?就不许吃饭!”按第二张药方,“思想病嘛,不用去新干了”,好,算了,我不去新干,也不吃饭了。否则,怎么足以证明我身体不好、有病呢?这难道叫做“再教育”?这不是在对病人增加精神负担吗?我心中火气很大,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忆与议】

这一天正是农历己酉年中秋节。居然是这样的不快乐。平心而论,在那个政治挂帅的革命化年代,基层干部动辄给群众扣上“思想病”这样的帽子实在习以为常,不足为奇,因为他们接受的培训就是这样的模式,所以对下乡“接受再教育”的知青采用如此方式就更加理所当然了。

 

1969. 9.27 星期六 阴雨

昨晚很早就入睡了。什么八月半、中秋节、月儿圆,统统抛之脑后了。前天晚上出了大量虚汗,身下的席子都湿了,昨晚也如此,出了不少虚汗。

今天由我烧饭,是最近以来最顺利最顺心的一次。中午烧芋艿。我乃第一次烧这个菜,很成功,大家也说好吃。晚上吃水蕻,菜,放了些味精,也使大家满意。三顿饭烧得合大家愿望,给我思想上也带来不少欢乐。然而身体仍表现不佳。挑水时左肩无力,腰部有隐痛,挑水全靠右肩,且经常头晕、口渴。若不下雨,明天去新干了。

【忆与议】

当年每年春天还划分一次一季使用的芋艿地。知青享有同等的“村民待遇”。芋艿是当地农民冬季的主要菜蔬之一,而且到开春蔬菜青黄不接的时候,更显得重要。芋艿生长期长,更需要大量肥料才有可能获得丰收,所以,当地农民几乎是把自家猪圈里积存的肥料出得一干二净,在芋艿地里厚厚地覆盖了一层。知青又是“先天不足”,既没有充足的农家肥,也没有任何种植经验,所以,到了秋天收获芋艿时,收成很差,一棵芋艿挖出来只有又小又少的几个芋艿子,老俵们纷纷调侃说,“阿拉(上海人)的芋头也是计划生育啊!”中秋节到了,虽然是赶上了中秋品尝芋艿的时候,但只能是有幸尝到了自己的劳动果实,而数量极其可怜,总共吃了几顿就没有了。而当地农民可以配合着其他蔬菜一直吃到第二年春天!从小在城市长大的知青在忽然之间要自己打点日常伙食谈何容易?

 

1969. 9.28 星期日 阴雨

大风在半夜止息了,下着小雨。近晨,左边腰、肝处开始隐隐作痛,右边也偶尔有隐痛之感。不知是何故。虽然今天搞三光,然而也无力去出工。

1969. 9.29 星期一 阴

直到中午,一直间断地下着雨,仍不出工。下午始感到左边腰部有从未有过的不适感觉,似痛非痛,说不出的一种感觉。我打算节后即去新干。

1969. 9.30 星期二 阴有小雨

昨晚,女生又提出明天陆去麦斜赶集,买些肉、鸡或鸭和蛋回来。男生中丝毫没有反应,也就不了了之了。今天早上吃白粥,这完全是人为制造的,有些人就是拼命在搞什么“节约”,而人为制造吃白饭。像今天早上就是一些人有意拖延,不买萝卜干造成的。

【忆与议】

其实又能去怪哪个知青呢?那个时候的插队知青耻于让家里接济自己,能省就省着点吧。更要命的是,当时还流行着“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这样的豪言壮语。所以,当时压根儿就不明白,这种盲目的“艰苦奋斗”实在是体力上的透支……。

  评论这张
 
阅读(567)|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