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44)回归蹉跎,三度求医【原创】  

2010-09-18 09:18:29|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抢后“回家看看”的想法受阻,知青烈士事迹的一时激励,还是没能根本解决问题,不可避免地重新滑落蹉跎之路。

 

1969. 9.14 星期日 晴

今天又出了一天工,耘禾。心境总不是那么开朗,实在难过。

大队今天开了会,党员、干部参加。五七大军班长参加。传达了程政委关于五七大军工作的指示,当然使人高兴。落实了当前各项工作。有:阴历三、六、九晚上至十时生产队学习,不得无故缺席,要考勤记录。···还有16号起修山,公社规定修2000亩(全部是6000亩)。···尽管在讲突出政治,但修山仍是包工的。还有,五七大军分红,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劳动所得各人己有,否定了我们的战时共产主义制。同时,每人必须购买每年四个月的口粮,计260斤谷子。除此之外,落实了抓民兵工作、妇女工作、宣传工作、整团工作、对敌工作等工作的人选。每项工作均有五七大军参加。

【忆与议】                            

半年多以前的“战时共产主义”(参见《平生第一次劳动所得与“再分配”》)终于寿终正寝了。无论是“按劳分配”这样的大道理,还是从实际情况出发,这种“超前”的“革命化”早晚要被淘汰的。只是想不起当年大队干部是如何解释这样的决定的,而且是直接干预了知青集体户的做法。

日记中对“程政委关于五七大军工作的指示”在稍后十月初的日记中有所提及,让知青高兴的是对插队知青的工分明确规定了下限。“程政委”是当年江西省革命委员会主任程世清,系文革中来自军队的一名军级政治委员,所以人称“程政委”。1971-9-13事件后被查与林彪集团有关而遭贬。

修山,意思是修整种植油茶树的山。用专门的山耙,略微带扇形、宽约20多厘米的锄头,把油茶树林中无序生长的杂草、灌木锄掉。日记里提到6000亩油茶山,应该是指云庄大队。由于人手有限,只能每年轮流修整一部分。记得当年云庄村在这一带是比较富裕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有油茶收入。可惜不记得这笔可观的“林业收入”在总收入中的比重。前不久与云庄村的老俵通电话聊及油茶树,得知经历几十上百年的奉献,那些油茶树早已进入衰老期,产量与当年不可相提并论了,而那些油茶山也无法更新种植,因为油茶树的一生已经把那些山的肥力“吸干榨尽”,所以需要开辟新的油茶山。然而现在农村的劳力多是“6038部队”,不堪承受这样的负担……。

 

1969. 9.16 星期二 晴

用了整整一天的功夫(除早工)终于基本搞完了萝卜菜地。这项“工程”基本上都是自力更生自己动手搞的,虽然不太好,也确实有成绩,使人高兴。

【忆与议】

萝卜是江西一些地方在秋冬季的重要蔬菜。秋季播下萝卜籽的时候,适当多播些籽,待出苗以后,间苗拔除多余的萝卜苗,正好作为“时鲜绿叶菜”。入冬以后长出萝卜,就成为冬季当家蔬菜之一。当时,每家每户只有人均八厘(大约50平方米)的自留地(菜地),无法满足日常蔬菜的需要,所以,每年到秋天会划分一次只有一季“使用权”的萝卜地,人均多少已经不记得了,但不低于人均八厘的水平。这样,我们知青班13人就有一亩多的地。所以平整萝卜菜地用了不少时间。

 

1969. 9.18 星期四 晴

因为费不在,今天由我顶他烧饭。至今已吃了好几顿白饭了,菜的问题实在大。米被窃,又造成“粮荒”,

修山开始了。我们没有山耙,队里也不肯解决,非自己开动双脚去新干不可。班里好多人都出过差了,就我和郭、屠没有出过差。这次出差无可争辩地轮到我们了。

1969. 9.19 星期五 晴

一早起身,与屠同去新干。原准备撘拖拉机,未曾候到,只得乘客车。在新街上等候了约2个小时。

身体实在差劲,从云庄到新街上就是走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嘴干得要命。乘到客车,直达新干,已近十一点。马上去铁工厂买山耙。

吃了几个梨子和一碗馄饨,就不想吃中饭了,只买了两个馒头。午饭后我到医院看了,虽然医药费仅花去0.24元,仍是维生素C、硫酸阿托品及干酵母之类,但估计属某种大病之先期。医生很慎重,也较认真,还叮嘱服药五天后不见好转再去看。

新干热极了,没有一丝风。四点多钟,感到有些饿,就去吃了一碗面。晚饭我无胃口与屠去吃荤的,就在新干饭店吃了5两素饭,谁知是南瓜,反而更倒胃口,半斤饭只吃了五分之三左右,余下的只能浪费了,实在可惜。晚饭后我也无力去逛马路,来到招待所,一方面是天热,一方面是体虚,汗流不止,隐隐作恶难过得很。

【忆与议】

趁着为知青班购买山耙的机会,第三次到县城医院求医,可是依旧一无所获。

 

1969. 9.20 星期六 晴

早上五点多钟即被屠叫醒。昨晚至11点半左右才入睡,同室的几位老俵高声谈笑,加上身体不好,一直不得入睡。被屠叫醒一看,天还是黑的,他已准备去赶集了。坐等了三刻钟,天才大亮,招待所大门也方才打开。

县汽车队某些人口口声声说为人民服务,就是遇到我们这三十斤铁家伙就吓坏了,摆出各种各样“理由”,不肯让我们乘车,强词夺理,以势压人,还算什么“为人民服务”?开后门,中途停车让熟人免费乘车,是什么作风?为了让山耙也能乘上车子,与这些家伙大吵一场。这些家伙还硬刮去8角钱。按理不放在行李架上的物品是不用付行李车费的,而他们却“惩罚”我们每把付一角钱。这是十足的旧作风,官僚作风,军阀作风。

【忆与议】

在日记中发泄对汽车队的不满,说明类似的不正之风是早已有之,那个时代绝不像现在某些人所描述或想象的那么清明美好。

 

1969. 9.21 星期日 晴

虽然吃了药,并未见效。腰部有酸胀感觉,偶有微痛。体力是极端虚弱,动不动就出虚汗。除费以外,其他人均出工修山去了。看来,身体不好转,今年的修山我参加不了了。

1969. 9.22 星期一 晴

昨天晚上,出了一身虚汗,身体实在不行。今天一天也不好过。腰部从来没有像今天不舒服。据同学讲,近日来,我脸有微肿。真急人啊!

【忆与议】

在那个时候既没有良好的医疗条件,也没有自我保护身体健康的基本意识,孤独苦闷之中只有重返蹉跎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535)|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