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39)首次参加双抢之二:面对无奈【原创】  

2010-08-27 08:00:28|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9. 7.21 星期一 晴

近晨,突然发烧,大概是晚上着凉的缘故。没有出工。早饭也没有吃。休息了一天,以准备明天打好“烧饭”这一仗。

从今天开始,早饭需送至田头。且班里一致决议从今开始一日三餐饭,而烧饭,现在来说都是不易烧好的;相反,烧粥的本领相当大。

今晚开了群众大会。从明天开始,每个小组都必须完成计划,十个工分三百五十斤。这是支书在梅峰开了会回来之后决定的。

费、宋今天去公社买了四十斤黄豆。我托费买了一件85公分的汗衫。

1969. 7.22 星期二 晴

今天轮到我烧饭。昨天向潘详细询问了烧饭必须注意事项。今天小心谨慎而行,终于没有烧成夹生的。一天的炊事工作还是成功的。同学们还没有什么意见。这工作确是很忙的,从早上五点半一直到下午四点半才基本上完了。

【忆与议】

对于把早饭送至田头,又适逢我自己轮到烧饭,但日记中没有叙述,所以难以唤起回忆了。可能是当时自上而下刮来一阵风,但是并不符合实际需要,难以持之以恒。因为当地的习惯是,早起下田干上个把小时再回家吃早饭,也能挑些谷子回村,关键在于体力需要调整,不可能像永动机一经发动就干个不停。

“从明天开始,每个小组都必须完成计划,十个工分三百五十斤。这是支书在梅峰开了会回来之后决定的。”这种命令方式在当地农民中已经是司空见惯、更是耳边风了,尽管在开大会,交头接耳的“悄悄话”不时飘进我们的耳朵——凭什么“必须”?真完成不了又能怎样?……这,真是一种“再教育”了。

知青集体户买四十斤黄豆是用来解决菜荒的。6-30山洪引发的“超微型泥石流”把知青的菜地掩埋了一部分,加剧了知青的吃菜难。这天我特地买了一件汗衫,因为下乡时只带了汗背心,又不是新的,所以很快不敷应用。实际上当地人是穿着长袖的厚布衣服与烈日抗争的。知青却“一身短打”,被骄阳晒得皮肤起泡,数日后还可以一片片撕去,很快,脸上身上比当地人还要黝黑。

 

1969. 7.23 星期三 晴

今天,金、郭和我三人一组。昨天,郭、金、刘三人为一组,距指标相差百多斤。今天三人工分底数要较昨天高九厘,结果会如何呢?

结果是相当惊人的。早工就打了125斤,超过指标13斤!最高纪录也!上午打了213斤,距指标224斤差11斤。早工、上午工合计,超额2斤。成绩相当可喜!

然而下午就倒霉了。那块地的禾全部倒伏,且粘在泥里,又不好打。拼命地干,下午也只打了140斤。然而,FF、LX、MF等老农则不断鼓励我们,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使我信心大大增加。上午因急于求成,不小心割开了脚,甚为疼痛,此刻也好多了。

如果按MF、FF所说,这类糟地一个工分二十斤的话,我们底分6.4分,则只需打128斤即可,全天则超额完成14斤。如按25斤计算,指标是160斤,全天差额18斤,是较小的。但按LX所说30斤计算,指标则是192斤,今天差额就有50斤,也还是较小的。许多小组差额一、二百斤,甚至几百斤哩。

【忆与议】

据说人类天生就有好胜心。知青虽然处于不利地位,还是“好胜不已”。7-23日记中三人大战“倒霉地”,取得不错的战绩,看到“强手如林”的“禾戽组”不过尔尔、成绩平平,知青自然是好生得意。但是我也在这难得的喜悦中“光荣负伤”。记得是自己的禾镰把左脚的食趾割了一刀!那种“非典型镰刀”实在厉害(参见《回想那一年年的“双抢”》),刀刃呈锯齿形,所以万一伤人,伤口就不像一般的刀口那样是一条线,而是不规则形,伤口不易愈合。我因此休息了七天(7-24~30),当然,也不乏借机怠工的日子。

队里通知我们去“刮米”,乃是八月份的口粮。这米是新米,也就是刚收回来的米。这米不寻常啊!我们亲手种、亲自管、又亲手收割的啊!这是第一次吃上我们自己辛勤劳动换来的劳动果实!中午烧饭,虽然胀性不足,有些烂,但我还是以为它比任何时候都要香、都好吃。晚上用之烧粥,香味更浓,更有蛋白之味!美极了。然而有些人则不然,反说没有陈米好吃,更甚者,竟无故浪费。难道这些人至今还未切身体验到粮食来之不易么?

【忆与议】

“刮米”是当地的说法,意思是“碾米”,用一种饲料粉碎机把稻谷一次性碾制成米粒,得米率不足70%。日记中简记了“身在苦中不知苦”的怪象,但已无记忆。

 

1969. 7.24 星期四 晴

因挂了花,今天没有出工。上午美美地睡了一觉。下午与费、刘东拉西扯地聊天。话题又十分自然地转到了今年国庆节回沪的事,···

【忆与议】

离开上海、告别亲人已经八个月了,又经历了两次农忙,真想回家看看。

 

1969. 7.25 星期五 晴

昨晚队里开会。支书说,割禾速度要大大加快,要防止阶级敌人破坏。

今天仍因负伤未愈休息在家。据出工同志回来说,今天出工的情况仍不见好转,绝大部分禾幅组仍未能完成任务。听冬生说,还要半个月才能结束。看来支书所说还须三十天乃是夸大的。

1969. 7.26 星期六 晴

今天仍旧休息。···天气炎热,又出不得工,闲在家里,又无事可做。真叫人心烦意乱,···队里今天晚上开组长以上的会议。班长参加。仅金去了。是这样的,要在8月8日、立秋日以后,即农忙基本结束后,开展四反运动。目前先造舆论。

【忆与议】

双抢大忙远未结束,某些领导竟然已经想到开展新一轮的“阶级斗争”了,何谓“四反”!?现在网上查不到有关资料。那个不堪回首的“阶级斗争时代”有全国性的运动,也有各省市的运动,各式各样的运动多如牛毛,应接不暇。

 

1969. 7.27 星期日 晴

因为脚伤,还是没法出工。一片轰轰烈烈的双抢战斗场面,使我感到十分惭愧与内疚。

【忆与议】

尽管诸多的不公正待遇带来闷闷不乐郁郁寡欢,“争取留下好印象”还是当时知青的不二选择。

 

1969. 7.28 星期一 晴

仍旧无法出工。大概受台风影响,风很大,故较为凉快些。

拿埠口及乌坑下面的田均已割完。下午就到井边来割了。队里干脆把我们班编成一个组了(少数人不在内),而把打禾机也给了我们。另外派了老农JL作指导,颇有成绩。使我心里感到格外不安。但终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1969. 7.29 星期二 晴

还是不能出工。抄了些专题语录,又翻些书看看,消遣消遣。···今天,费、宋、金、刘和李、潘、王及JL,合用一部打禾机。上午的成绩很佳,大有超额完成之势。但因下午遇上一块糟地,未能实现,但距指标仅25斤左右。

【忆与议】

日记中的“打禾机”就是脚踏脱粒机参见《回想那一年年的“双抢”(续)》)。7-15开始的割禾,袭用千百年来一成不变的人工甩稻方式,但到7-28这一天,知青成为使用新式机械——脚踏脱粒机的带头人!当时村民们对这种从未见到的机械没有直觉,也没有近乎骑自行车时手足配合的感受,所以,这年村里买的三台(?)脚踏脱粒机在几个“禾戽组”试用时,居然埋怨不已,机械自身太重啦,脚踏操作太累啦,等等。于是知青就成了最早的“吃蟹人”。毕竟在城市里生活积累了一些经验,知青在脱粒机的齿轮传动结构上注重润滑、清洁等保养,使得脱粒机的运作大为改善,脚踏轻松,滚筒飞转,从而摆脱了最原始的人工甩稻的辛苦,更提高了效率!一直习惯于“眼见为实”的农民伯伯们开始青睐这种机械了,第二年(1970)就全面推广使用。所以1969年也是人工甩稻的一次“绝唱”。

面对知青的持续怠工,生产队的态度也有变化。除了一两个知青进入老俵“禾戽组”外,其余近10名知青终于有了一位当地老农进行集中指导,客观上建立了知青与生产队之间的沟通渠道。彼此都感觉无奈的双方开始走出无奈。用现今的话语可谓是走向双赢。

  评论这张
 
阅读(65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