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37)首次迎双抢,首次减工分[原创]  

2010-08-21 09:00:15|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山下乡运动中插队落户的知青,不像去农场、兵团的知青是拿工资的,因此,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工分问题。工分代表着劳动报酬,涉及知青与当地农民的切身利益,休戚相关、犬牙交错,敏感而复杂。

1968-11-23开始参加“集体生产劳动”。一个月后,12-24第一次为知青评定工分。凭借体力拼搏而得到的最高分是5.5分,最低才3分多!我因为能够“写字”、解决了当时大搞“红海洋”的燃眉之急,没有想到,居然获得知青当中的最高分6分。(详见《12-24知青首次评工分》)

1969-3,在春耕大忙开始之前,知青学习农活兴趣盎然之时,又是一次没有想到——三个多月认真参加劳动竟然换来了“减工分”(“未遂”)!虽然当时没有立即实施,似乎只是“议论”,而且还为个别知青加了分,实际上,这是一个明白无误的信号:评定工分的硬指标不可能是“写字”。(详见《兴趣盎然换来一盆冷水》)

此后,“烂手烂脚”和莫名其妙的浮肿虚汗等孱弱症状成为我“前进道路上的拦路虎”,出勤率明显下降。(详见烂手烂脚与离水脱产》、《时隔五十天,再到县医院》)于是,1969-7,知青正在迎来首次“双抢”大忙的时候,首次减工分付诸实施了!

1969. 6.27 星期五 阴雨

···晚上,原来三个班长打算开个碰头会,老沙饭后即去JL家,小刘去叫他,一去不复返也。老金也索性去了。结果该会没有开成。他们三人在JL家里与JL、FF等老表聊到近十点才回来。

刘叫我作好思想准备,可能在最近重评工分时我的工分会降低。我是早有准备的。在3月份评工分时不是已有队长要减我工分的传说了吗?当时在我思想上有过一些波动。这次要减我工分,什么理由呢?据说,FF老婆说我在扯秧时不曾听她的教导,挑秧时耍滑头。由此而推测可能要减工分。我想,如果要反驳上述两个理由是完全可以的,问题在于,所以产生了误会,全在于我没有很好接触贫下中农,以至于贫下中农对我不了解。当然,现在很明显,按照我的实际情况,拿六个工分是偏高了一些,完全可以适当减低些。

【忆与议】

其实,这天的日记所写的心情与想法并不完全真实。真实的一面是,我的确觉得自己的身体不能胜任体力劳动,与插友相比,自己的6分确实偏高。不完全的一面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不可能把自己的心情和盘托出,写进日记。我是违心地写下了自己“没有很好地接触贫下中农”,用最简单的办法来解读,就是当年我们是被要求老老实实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一定要虚心诚恳地接受批评,应该首先检查自己的不足之处……。所以,根据当时流行的这种逻辑与要求,很自然会进行“自我批评”,是自己的不对造成了贫下中农对自己的误解,云云。但是,就我个人而言,还有更多的“难言之隐”——我的祖父与父亲都是因言获罪,而且还是带罪之身,处于“群众专政”之下,属于“牛鬼蛇神”之列;相应地,我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我还能够怎么样!?

“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又称“可教子女”。作为政治语汇出现在1968年。这一年12月26日,中共中央、中央文革发出《关于对敌斗争中应掌握政策的通知》,对“阶级敌人”的含义做了界定:“在提到敌人的名称时,应遵照中央,中央文革历来文件中所明确规定的用语,如: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分子,现行反革命分子等等……”文件对如何对待这10类“阶级敌人”的子女也有明确的规定:“对于反革命分子的子女和犯错误的人的子女,也要多做思想教育工作,争取其中的大多数逐步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使其中少数坚持与人民为敌者孤立起来。即使是反革命分子的子女和死不改悔的走资派的子女,也不要称他们为‘黑帮子女’,而要说他们是属于多数或大多数可以教育好的那些人中间的一部分(简称‘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以示他们与其家庭有所区别。”此后,“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一词风行,直至80年代初期被抛弃。——摘自《中国新闻周刊》2010年第23期

名义上,“可以教育好”的帽子是肯定他们现实政治表现好,敢于背叛反动家庭和自己的阶级出身,把他们自己和“反动父母”划清了界限,实则是假定他们有原罪(体内流淌着先天赋予的黑血),需要特别的、法外施恩的宽大优裕,反倒为其烙上了贱民子女的制度化标记。……他们中大多数人比同龄人更老实本分,勤勤恳恳工作,积极参加所有被允许的政治学习,反复为不是自己的过错检讨忏悔,说话做事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一步。以此赎罪、避祸、度日、争取个人出路——摘自http://www.stnn.cc/global/wg/wg7/t20060512_211359.html星岛环球网)

时至今日,从书刊上、网络上看到这类文字,就会在脑海里接二连三地闪现当年的话语:要与自己家里的“牛鬼蛇神”这样的“阶级敌人”“坚决划清界限”!服从阶级路线、阶级政策(有成份论,不唯成份论,重在政治表现),彻底改造世界观,向无产阶级和革命群众靠拢……,等等等等。虽然,我在1968-11-19离开上海的时候,“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的说法及其政策还没有正式出笼,但是一个多月后这类“新词汇新政策”很快遍及城乡,家里在给我的信里简单地说过我的弟弟在不过15岁的情况下就被叫去参加“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学习班”!(后来我回沪探亲期间向弟弟问及此事,他满脸痛苦,缄口不语)……在如此这般的氛围下,我能说真话、记真话吗?我又能向谁吐露自己的心情心境?八十年代我与一位插友畅所欲言,敞开心扉,吐露自己的“身世”,这位曾经“同吃一锅饭”四五年之久的插友连声说“真想不到你有这么多的难言之隐”。是的,这是我难以抹平的记忆创伤!


1969. 7.15 星期二 晴

这次工分基本上评好了。这是今晚才知道的。我已睡了一觉,被大声议论惊醒的。这次评分,我班大多数人都减了。男生九人,除陆、沙维持原来的6分、3.8分不变之外,只有一人加了,宋从4分加至4.5分,其余人统统减了,金、郭、屠和我各减5厘,成为5、5.5、4.5、5.5。费减了4厘,为4.6分。刘减了2厘,为4.6分。···

【忆与议】

这天是知青第一次参加“双抢”,也就在这一天“动真格”了,“九条汉子”中三分之二被减了工分!这不啻是对知青的当头“棒喝”。如果从当年日记留下的工分变化来看,倒是很符合“阶级路线”“阶级政策”的!当初有权参与或了解决策与决定的人们,不是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就是不愿意旧事重提,就让“小八拉子”的这些“鸡毛蒜皮”成为永远的谜吧!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