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原创]回想那一年年的“双抢”(续)  

2010-08-18 08:00:07|  分类: 插队在云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间脱粒

说到水稻的收获,记得小时候从书报上电影里见到的都是把一捆捆割下的稻子从田间运到村里的谷场上脱粒晒干。然而,我们插队的地方是在田里割稻的同时就地脱粒,稻草随即还田,挑回村里的是一担担湿漉漉的“水谷”即“湿谷”,再在晒谷场上晒干。(参见《水谷、冷谷及其它》

千百年来都是人力甩稻脱粒,在田间脱粒又有书报上电影里不曾看到的方式。一只长方体的木质禾戽(wo第二声,fu第一声。也叫禾桶),像是一只放大的斗,上端的口长约一米、宽约七十厘米,往下均略有缩小,呈倒置的梯形;深约五十厘米。长度方向的两端都是用上好的硬质耐磨木材板料做成的(依稀记得有的是用樟木板),这是用力甩打稻穗使稻谷脱落下来的地方,所以要取经久耐用的材料。与此禾戽配套的是“禾戽tian dei”,是竹篾编制而成的,宽约六十厘米,长约二米七,安装在禾戽上部,围住三面,因为甩稻时有一部分谷粒会随着稻子一起扬起,“禾戽tian dei”可以把他们拦截在禾戽之内。当然要减少“飞溅”的损失,还需要甩稻者在握紧稻杆根部的同时,掌握好甩稻的角度、力度、节奏、程序,并不是单靠力气大就可以做得满意的。记得当年的甩稻是先使劲甩一把,翻个身再甩,然后再翻甩一次就差不多了。每次翻身的同时都要轻轻抖动,让脱落的谷粒从稻杆之间被抖落出来。

这种割稻脱粒方式必定是一种“小集体劳作方式”,一般是四到五人结成一个“禾戽组”,两人甩打,其余人割稻。割稻者弯腰割一把,直身后转身交给甩稻者。甩稻者与割稻者处于背对背的方位,两个人甩稻一起一落,发出有节奏的“嘭、嘭”声。禾戽由甩稻者不时拖动,使割稻与甩稻保持适当的距离。禾戽底部有两根一寸见方的硬木滑条,减少禾戽底部与烂泥的接触以便于拖动。

当禾戽中的谷粒逐步增多以后,拖动禾戽还是很费劲的,通常到差不多有100多斤的谷子了,就拖近田埂进行“出谷”操作。首先把围在禾戽三面的“禾戽tian dei”收起两面,大家一起用手翻抄谷粒,把掉入谷堆的稻杆稻叶捡掉,尔后用竹制的簸箕把谷粒装入谷箩(装谷的箩筐)。经过“出谷”,禾戽即可轻装前进,大家继续投入割稻甩稻。

 

●脚踏脱粒机

1969年夏天,云庄村首次“引入”了几台脚踏脱粒机,次年大面积推广,开始淘汰千百年的人力甩稻方式。岁月荏苒,这种“第一代”的脱粒机如今也难觅踪影了。我在重读2005年6月重回第二故乡的照片时,发现自己无意之中留下了脚踏脱粒机的“身影”,下图中右侧是辆板车的车斗,左侧就是当年的第一代脚踏脱粒机!想必是弃用多年了,但我看到它,格外感到熟悉,掐指算来,与这样的“机器”也相伴了三个酷暑(即1970、1971、1972年。而1973年由于5-7的工伤骨折、返沪疗伤,直至1974年初春返回云庄。1974年夏天的双抢期间被安排担任生产队保管员。1975年病退回沪)。2009年2月插友在同一地点拍的照片中,它已经无影无踪了。

             [原创]回想那一年年的“双抢”(续)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第一代”的脚踏脱粒机是在千百年的禾戽上增加了齿轮组结构、脱粒滚筒等机械部件。可惜现在难以仔细描述它们了。记得它的脱粒滚筒是最重的部件,长不到一米,直径大约四十厘米,两头是铸铁的圆环,之间是一根根木条,每根木条是是一排相距十厘米左右的“骑马钉”——这些由粗钢丝制成的倒V形在滚筒旋转时打击稻把,使谷粒落下。据说这样的脚踏脱粒机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就在上海郊区的农村出现了。十来年后推广到了偏僻山区。这就是“地区差别”吧。

把那张照片里的脱粒机“抠”出来,并摆成接近正常使用时的水平状态——

                                            [原创]回想那一年年的“双抢”(续)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图中的下方是脱粒机的底部;左端两片板条就是“脱粒手”站立的地方;稍往右可以看到一根与底部呈-30度锐角的条条,其端部连接着板条,板条另一端头也是与底部呈-30度锐角的条条,这就是脱粒机重要的传动机构之一——踏板,“脱粒手”一只脚站在左端的板条上,另一只脚就不断踩动这块踏板,给脱粒机提供动力。前述“与底部呈-30度锐角的条条”伸入图中黑乎乎的部位,那里就是把人力转化为脱粒机的原动力的齿轮组结构。由于长年的使用润滑油加上累积的尘土,齿轮结构早已变得乌黑一团,紧挨着的禾戽板壁也被浸淫得漆黑一片。当然,图中的脱粒机是只留下外壳的残骸,它的上部有好几块防止谷粒飞溅的木板,以及最关键的脱粒滚筒已经不见踪影。

 【2010-8-22补充——

在知青上海论坛上,曾经在新干的邻县永丰插队的网友“荷塘月色”今年回访“第二故乡”,在村里拍摄的照片中有这么一张:http://www.zhiqingshanghai.com/bbs/showtopic-5448.aspx

[原创]回想那一年年的“双抢”(续)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图中右侧正是两台脚踏脱粒机!当年收割季节结束后“马放南山”的脱粒机就是这么挨着墙放置的。想不到时至今日还能看到脱粒滚筒!
[原创]回想那一年年的“双抢”(续)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相当的清晰!】

脚踏脱粒机的出现,使“小集体劳作方式”也发生了一些变化。由于脚踏脱粒机的脱粒效率比纯粹人力甩打要高,所以“禾戽组”就由原来的四五人扩大到六七人。“割稻手”的增加也常常使“脱粒手”应接不暇,脱完粒的稻杆来不及马上撒得很远,于是,在“出谷”时,常常安排一两个人在已经割去稻子的田里把过于集中的稻杆均匀撒开来,以便下一步犁田耙田。

脚踏脱粒机把极为累人的甩稻方式摈弃了,但也有新的烦恼,两个“脱粒手”站在脱粒机上操作,使脱粒机除了稻谷和脱粒滚筒的重量外还增加了两个人的体重200多斤,因而在水田里陷得更厉害,“脱粒手”每次挪动脱粒机的时候,第一关是最难过的——要把脱粒机从烂泥里拔出来,真有屏出血来的感觉……。

 

●“转移阵地”

每年的收割季节免不了要在各条山沟之间“南征北战”,每次“转移阵地”时都是以“禾戽组”为单位的。大斗一样的禾戽由一个人负责,办法是把禾戽翻成底朝天,在禾戽的底部和顶部的一个立体对顶角之间架一根竹杠,再放到人的肩膀上,大约三四十斤重的禾戽就像一个大盖把人罩住了,远远望去,看不见人,就看见一只禾戽在“蜗行”。

卷拢的“禾戽tian dei”就像一卷竹席,加上簸箕、谷箩等农具,组员们分头挑在肩上,恍如一家人挑着被头铺盖等等在搬家。“引进”脚踏脱粒机以后,“禾戽tian dei”被四五块木板替代了,但又增加了一个颇重的脱粒滚筒,所以“转移阵地”时“辎重”队伍就庞大了,远望就像在山间小道上出现了一溜搬家的队伍。记得有一次,好几个“禾戽组”同时“转移阵地”,开往另一条山沟开辟收割战场,我所在“禾戽组”远远看到他们,不由自主地停下手中的活计,因为难得看到有那么多人集体“搬家”的壮观场面,尤其是几个禾戽“搬运工”,特别显眼,特像蜗牛,我们忍俊不禁,捧腹大笑,也算是苦中寻乐罢。

 

在上山下乡插队落户的难忘经历中,有许多细节已经化为历史的烟云了。但是那些最艰苦的日子留下的记忆仿佛是历久弥坚。

  评论这张
 
阅读(681)|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