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原创]回想那一年年的“双抢”  

2010-08-15 09:00:29|  分类: 插队在云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值盛夏酷暑,虽然受制于瘫痪的右侧身体而只能留驻家中,但是望着窗外火辣的阳光,感受着滚滚热浪,禁不住又一次回想起那一年年的“双抢”。

●双抢:抢收与抢种

双抢是个缩写词,全称是抢收抢种,具体而言,是抢收早稻、抢种后季稻。南方水稻种植区大多是一年种两季,七月上半月早稻成熟,收割后,立即耕田插秧,在八月上旬前栽完后季稻(双季稻中的后季稻,也称“二季晚稻”、“二晚”。另外有一种“一晚”,一年只种一季,又因其插秧和生长期比一般春季插秧略晚,故名“一晚”)。如果误了季节,收成将大减。所以就有了“抢”的概念——抢时间、抢季节。由于八月七日或八日是农历立秋节气,所以双抢中又有“不栽立秋禾”的口号。

●也是“防暑降温”?

七八月份正是南方一年之中最炎热的季节,而双抢偏偏就是在这个时候!时间紧,强度大,只能起早贪黑、披星戴月。四五点钟起床,趁着凉快,干上一阵回家吃早饭,随后再次下田,干到正午,饥肠辘辘之时还要挑着一百来斤的谷子回家。饭后,稍稍打盹,大约两点多钟,再一次离家下田,这时候虽然日头已经不在正中,但辐射大地的热量已经积蓄到一天的最高峰。于今回想起来几乎不可思议的是,当我们来到收割或插秧的水田边,伸脚下田,会忍不住退缩回来——这水是烫的!当年没有温度计测量水温、留下具体的数值,但是就凭人体皮肤会觉得水烫这一点就能够说明温度之高了!此时,干脆下到田里,让双脚插进烂泥里,还能感到些许凉意。

当年绝无“防暑降温”措施,唯有仰仗体力与大自然抗争。我所在的江西新干云庄村,农民有一种“呼风”的习惯,在田间挥汗如雨,加上烈日蒸烤,热不可耐,就“打喔嗬”——长长的o加上短促的ho,“o——ho!”有时候真能召唤来一阵凉风呢。当然,这样的办法更多的是一种心理因素在发挥作用。

真正有降温作用的是冰凉的山泉水。云庄村的水田位于众多的山沟之中,不少山沟里有泉眼。有的泉眼就在田里!水温偏低会影响周围水稻的生长发育,收成大减,但也为人们指示出泉眼的位置。所以,大热天来到田间,就去寻找泉眼,在稻子生长不佳的地方,寻到幽幽冒泡之处,就用烂泥围起一个直径不足一尺的圆形“微型井栏”,再用食指在“井栏”顶部小心翼翼地划出一条浅浅的溢流沟。不要几分钟,泉眼附近就“吐故纳新”形成了一个碗状的出水口,只见清澈无比的泉水徐徐涌出。山民、知青就轻手轻脚地走近这个出水口,深度弯腰,把嘴巴伸到“泥碗”里,把晶晶亮、透心凉的泉水喝个够!即使遇到毛手毛脚的愣头青把出水口搞浑了甚至搞砸了,也不必着急,立即重新围一个“微型井栏”,几分钟以后又可以畅饮豪饮了。

哪怕就近没有泉眼,山脚下的小溪还是可以解暑的,跳进小溪往自己身上头上泼凉凉的溪水,也能快活一刻。实在太热太渴,难得喝上几口清凉干净的山间溪水也无碍大局。

●鲜见的禾镰——非典型镰刀

说到割稻,就离不开镰刀。毋庸赘言,“斧头镰刀”标记中的镰刀是标准的镰刀样式。对此,小时候学习画画的时候就留下了深刻印象。然而到了云庄村,当地老俵给我们看的镰刀——当地人称之为“禾镰”,禾的发音为wo第二声——使我们傻了眼:咦,有这样的镰刀?!我实在难以描述清楚,就在网上寻找有关照片,很久很久,未能如愿。数月前偶尔见到一张勉强相似的照片,收藏起来了,近日打算再查看有关说明,却已经消失在茫茫网海里了……。

[原创]回想那一年年的“双抢”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说它“勉强相似”是因为它与我们使用过的禾镰只有一点是相似的:上半部分的形状十分相似,狭窄、长条,端头是个短弯钩。其余的就不同了。

其一,我们用过的禾镰的刀口是相当独特的——在其整个使用寿命期里不需要磨刀!一次都不需要!原因在于它的刀口不是光滑的,而是整齐而紧密排列着一条条细细的约二厘米长的刻痕,与刀口成135度夹角。一把新的禾镰只要使用了半天,刀口刻痕的凹下部分就在与稻杆摩擦中被磨掉了,留下的凸起部分就形成了一排密密的细针状的刀刃!这样的刀刃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稻杆一截两断。别小看这样的一把禾镰,不过大约二十多厘米长、约四厘米宽,薄薄的仿佛是张厚纸,重量大概只有一百多克,实在是貌不惊人,但在割禾的田头大显神通,可以“独领风骚”数个年头。

其二,我们用过的禾镰在刀口以下部分极为简短,只有一个用于装刀把的圆孔,不像照片上还有那么长一段金属结构。

其三,我们用过的禾镰对刀把没有什么特殊要求,无需照片里那么考究,只要捡一段光滑顺手的柴棍,装进刀把孔里就可以了。

记得当年初见禾镰,就在心里嘀咕:自小在心目中不乏神圣之感的镰刀,到了一隅山村竟是如此简陋、其貌不扬。然而在实际使用了之后,不由得发出来自内心的赞扬:禾镰啊禾镰,轻巧简便,别具一格!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22)|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