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36)山洪过后灾区一瞥[原创]  

2010-08-12 10:10:40|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亲历天灾——山洪暴发》记录了1969-6-30的亲眼见闻,历经四十一年依然仿佛就是昨天的事情。那天我到村口去了好多次,面对“黄浦江”,心中默默祈祷着大雨快快停下吧,大水快快过去吧。这次山洪暴发,虽然规模与范围很小,远远没有达到惊动中南海的地步,但是亲眼目睹即将开镰收割的早稻被滚滚洪水吞噬,真是心如刀绞、欲哭无泪!我们小心翼翼地问当地的干部群众:“遇到这样的灾害,国家会怎么办?”老俵们觉得这样的问题有点奇怪,就反过来问我们:“你们以为会怎么样?”一脸的无言以对,无可奈何。其实我们羞于启齿的是,对灾区就没有一点抚恤减免的政策吗?从小脑海中只有一些从书报上看到的宣传典型以及“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恢复生产,重建家园”等口号。

 

1969. 7. 1 星期二 阴

今天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成立48周年纪念日。我们同贫下中农一起投入了抗灾、救灾斗争。被洪水冲过的稻上,留下了许多泥土、垃圾,要把它洗去、扶起禾,还有收成的可能。

下午连长叫我同郭帮助搞武装基干民兵政审登记表。

刘发烧至40.5℃。本来准备与陆去小坑请王医生来。但路基本断绝。全公社力量都去拿埠了。没法,只能靠大队合作医疗的赤脚医生了。但G一点水平也没有,打针都打不来。请D吧,他又有顾虑。真是急死人!

晚上班政治学习。读了三篇文章:《论人民民主专政》《党章》《学习继续革命学说是学习九大文献的根本》(工人造反报工宣东文章)。仅连读了一遍。···

高岭两个水库统统决了堤,更增加了小坑的水势。小坑仓库里还有一百万斤谷子呢!去小坑的公路上有处倒了山,仅留下一条小弄堂,侧身才能通行。

【忆与议】

灾后第一天,居然没有书写、张贴“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恢复生产,重建家园”、“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之类的宣传鼓动标语,这在当年是很少见到的。相反,却在这抗灾救灾之时,抓紧基干民兵政治审查登记!

 

1969. 7. 2 星期三 阴雨

因前晚睡得太晚,人很疲劳,今天早上都睡觉以弥补不足。上午仍帮大队搞民兵政审登记。下午未出工,休息在家。金今天被抽去小坑修公路。

1969. 7. 3 星期四 晴

早工扶禾。白天是修公路,因觉体力不足,没有去参加。

菜地因两处倒山,被埋了一半,剩下的也岌岌可危。真倒霉。

张去曾家陂回来说,曾家陂受灾也很严重,国营商店被劫,邮局也弄得一塌糊涂,包裹被冲走了,信件成了纸糊,电话总机也冲跑了。肖家村三分之二被冲掉了。

今天早上,通过昨晚动员,小灾区支援大灾区,全大队捐献,以支援拿埠。我班共捐人民币13元,另外还有衣服12件等。

【忆与议】

留存至今的工分册上,七月初的几天记载了“扶禾”这一农事。这是对被山洪冲倒的水稻别无二法的抢救。由于已进入成熟期,水稻的抗倒伏能力已经极度降低,山洪肆虐,相当一部分水稻连同稻穗全株匍匐在洪水挟带而来的枯枝败叶碎石黄泥等垃圾中,再扶禾也扶不起来了,成为无可救药的损失。还有一部分勉强扶起来的品种,由于是在灌浆后期遭到致命性的打击而灌浆不足,造成许多瘪谷,严重影响产量。这就是自然灾害的残酷无情。知青的生活也受到直接影响,种植日常蔬菜的菜地被“超微型泥石流”(当地称为“倒山”)埋没了一部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年之中最最艰苦的“双抢”大忙,又要面临无菜可吃的日子了!真是祸不单行啊!当然我们所在的云庄村属于小灾区,位于山洪的源头,而日记中提及的拿埠等地处于“中游”,而曾家陂等在“下游”,越是“下游”,灾害越重,成为大灾区。

 

1969. 7.18 星期五 晴

今天去曾家陂领取包裹。我是早饭后7:40出发的,回到家里是11:30,不算太慢。

沿路所见,均是水灾之后的迹象。然而,广大贫下中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鼓足干劲,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生产自救,一片热火朝天、生气勃勃的革命景象,使我受到极大感染。

曾家陂国营商店一无所有,一副烂摊子,甚至连赶集者皆无。本准备买一件汗衫,此刻也只能作罢。

下午休息,补衣服。家里又寄来鱼肝油丸两瓶。决定从今日起每日服用三丸。

午后即下大雷雨,出工很迟。

【忆与议】

那次去曾家陂邮局,已是山洪暴发过去了半个多月。日记中对自己往返沿途所见灾情,没有留下详细记载。因为那个年代自小接受的是统一口径的宣传稿,所以也就没有看到过如何详细描述灾害景象,只是简单地写下了“沿路所见,均是水灾之后的迹象。”更多的则是照搬报章上的词藻。不过,日记中还是有冒大不韪的内容:7-3传闻曾家陂的商店被劫,7-18亲眼目睹该店一无所有,自己要买件汗衫也不可能。这样的纪实记载万一“扩散”,岂不是对灾区的抹黑吗!

那次曾家陂之行也是我在云庄插队的岁月里唯一的一次“独来独往”曾家陂,其余大约七八次都有同行者。恰恰就在这次“独来独往”中经历了一次终生难忘的的历险记,详见《终身不忘的一条河、一座桥》。

 

1969. 8.20 星期三 晴

今天一早就与沙去曾家陂领包裹。沙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争论,方才领到上月28日寄出的汇款,得胜而归。

曾家陂的集市比以前冷落得多,商店已改了地点营业,规模小多了。这些都是洪水带来的危害所造成的。

【忆与议】

又过了一个月,双抢大忙过后我又一次到曾家陂,差不多是灾后的两个月了,我在日记中留下的灾区见闻还是相当地不合潮流。至于插友沙领取汇款为何要花费一个多小时的口舌,已经回忆不起来了。

我是第一次切切实实地感觉到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无能为力,从此以后,只要有持续的倾盆大雨,我就会担心不已,因为靠天吃饭的命运远远没有改变!

  评论这张
 
阅读(561)|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