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34)农活虽轻松,知青不太平[原创]  

2010-07-18 15:01:06|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的五六月份处于早稻的耘禾阶段,是农活相对轻松的时节。然而下乡半年多的知青及其集体户却不那么太平。五月份,“知青发起‘批资反修’争论”(同名日记选),无果而终之后,集体户开始出现“内讧”——分班倾向。当然,一旦发生涉及知青切身利益的事情时,还是会“一致对外”的,

 

1969. 6. 1 星期日 晴

今天天气比较热。出工内容仍是耘禾。太阳火辣辣的,热得逼人。

晚上班里开民主生活。又是闷坐,真没有意思。班里买的鸡,前几天接连瘟死十多只。卖小鸡的人实在下流卑鄙。

【忆与议】

把已患传染病的鸡苗卖出来赚取昧心钱,在四十年前也是不乏其人其事,所以那个时代的社会风气绝不像现在某些人描绘得那样一尘不染、无比美好。

 

1969. 6. 2 星期一 晴

今天在牛门口耘禾。上午热得不得了。午饭时即开始转阴,随后起风,最终下雨了,好不凉爽。

公社革委会主任最近去南昌参加省党代会回来。今天下午刘、金及其他各班班长、生产大队、生产队主要干部均去公社开会,听取传达。

1969. 6. 4 星期三 晴

···去公社开会的同志傍晚回来。果然是传达有关九大的消息,···晚上小队开会。我们还以为是传达公社党员大会的精神呢!结果呢?尽是讲生产、生产、生产!

1969. 6. 5 星期四 阴雨

天雨。早工去小坑参观“新干县阶级斗争展览馆”(巡回展出)。回来吃过早饭即出工。今天仍是耒禾、我们组稏禾任务到今天下午全部完成。因为稏禾须赶在芒种之前全部完成,故这几天稏禾也很累人。···晚上班里传达了公社党员大会的精神。

【忆与议】

1969年4月九大结束后,自上而下,层层传达,到基层的时候已经是6月份了。然而生产队对此并不以为然,开会就是只谈生产,当年知青从“政治挂帅”气氛浓郁的城市来到山村,虽然已经半年了,却还没有适应,所以,生产队不传达,知青集体户还是要传达的哦。

 

1969. 6. 8 星期日 阴雨

天还是阴沉沉的。下午雨渐停。···出工内容仍是耘禾。

午饭后即上楼打午觉。后来传来这么一个消息,费建议各人把自己带来的饭具拿出来,吃饭时实行分菜制度。刘是第一个拥护的,且例举了许多优点。起先宋等人也是支持的。后来,女生坚决反对,使许多人改变了看法。沙与金一开始就反对与不赞成。下午劳动休息时又讨论了一下,未能得出结论。女生反对的最主要的理由:这样做有助于分班倾向。

1969. 6.11 星期三 阴有雨

···下午班长们与徐开了碰头会。晚上即开了班务会,议论团结问题。结果出班长们之意外,会议开得很不成功,没有人发言。

1969. 6.14 星期六 晴

今天仍是耘禾。我们组已开始耘第三遍禾了。

晚上班里开民主生活。班长们要求大家大家谈谈团结问题。有些同志认为班里没有不团结的现象,而另外一些同志认为认为班里有不团结的现象。最后也没有定论。

【忆与议】

十余人的集体户,曾经有过“辉煌”的“战时共产主义”(详见《平生第一次劳动所得与“再分配”》),但毕竟是乌托邦,无法长久,“离心力”慢慢显现出来,不时有人搞“小乐胃”“小团体”,到了6月初,“分菜”的设想终于浮出水面,这就不是几个人的一时一事了,而是危及集体户“生死存亡”的大事了。结果,遭到否决。虽然“挽救”了集体户,但集体户发生内耗的根源并没有解决。以后数月中内讧不已。

 

1969. 6.13 星期五 晴

太阳很辣,晒得头颈里辣呼呼地发痛。今天仍旧是耘禾。上午,男生仅我一人出工:金去曾家陂,宋、费班里砍柴,陆队里搞副业砍柴,沙、刘、屠休息在家,郭烧饭。下午,宋去曾家陂,郭烧饭,仅我与金出工。其他人均休息在家。···四班的菜早就发生了问题。我班也开始发生问题了。然而多次与大队交涉均无效。真弄不懂。这些干部究竟在干些什么?!

1969. 6.15 星期日 晴

天真热极了,加上闷,再加上耘的南特矮脚种又刺腿,叫人心烦意乱。厌透了。下场雨该多好啊!···

1969. 6.16 星期一 阴雨

终于下雨了,多凉爽呀!···过几天就是我国人民传统的“端午节”了。老乡们正紧张地筹备着过节。我们班里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度节。然而无巧不成书。今年中午队里一个小牛犊饿死了,我们仅以六角钱就买来了。傍晚三个班长为主要力量杀了。

1969. 6.19 星期四 晴

今天是端午节。老乡们都在家休息玩乐。我们也休整了一天。上午玩了会扑克。午后洗衣服。

【忆与议】

“耘的南特矮脚种又刺腿”,这是不同品种的水稻具有不同的特性。记得那个年代实行密植以后,还有一种叫“铁骨矮”的,稻杆特别坚硬,到第二次耘禾时就会把农人的小腿摩擦得鲜血淋漓!无论是当地农民还是知青都叫苦不迭。真是血汗换来的稻谷啊!

现在想不起来五六月份菜荒的经过情况,但知青对这些生活常识实在一无所知,但无人指点关心。时近端午,举目无亲的知青又只能靠一只饿毙的牛犊来度节,实在有点……。也许就成为尔后一次知青“说理斗争”的铺垫。

 

1969. 6.17 星期二 阴雨

···徐在公社开会时发烧,顺便搭车去樟树(清江)医院检查了一次,竟是慢性腰子病!据了解,她近两个月来腰子一直觉得痛。看来她得回上海去了。

1969. 6.22 星期日 阴

···刘和徐今天一早就出发去新干。估计刘的病不是一般无啥啥就是十分严重。因为两个月来他的病状一直未断。

1969. 6.23 星期一 阴雨

···刘和徐今天先后回来。刘“无啥啥”,缺乏营养。徐则是“急性肾炎”,比上次还严重。晚上与大队某些负责人展开了“舌战”。五七大军都要求大队批准徐返沪治疗,大队却不同意。他们说什么“如果她回去,关系到她的政治前途”。什么是“政治前途”呢?支书曾对她说过,“你现在与我们已有90%相同了,还有不同的是你要回上海。”其实他们是想以“当官”来引诱徐,让徐继续留在云庄当他们得心称手的“跑腿”。我们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意图,坚决要求大队立即批准徐回沪治病。

1969. 6.24 星期二 阴有雨

经过说理斗争,大队不得已同意徐回沪“一个月”。反正回了上海就由不得他们了。···徐早饭后···回沪。···李、王送徐至新干。

【忆与议】

现在重读卌年前的日记会明显感觉到知青的差异。我和周围的插友实在是太老实,一举一动都务必征得生产大队干部的同意。忍无可忍了,才据理力争。其实,当年插友中不乏大胆的,到了那年八月份出现第一波回沪探亲潮的时候,就更加明显了。

  评论这张
 
阅读(761)|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