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33)知青发起“批资反修”争论[原创]  

2010-07-15 15:04:06|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次上县城就医,没有查出什么毛病,也就继续“安心接受再教育”,却遇到一次知青刮起的“批资反修”争论。

 

1969. 5.23 星期五 阴雨

今天轮到我烧饭。阵阵大雨从早到晚间歇不止。

1969. 5.24 星期六 晴

天气突然放晴。午后将棉袄晒了。有的地方已经发霉了。从今天起恢复出工。内容是耘禾。

1969. 5.25 星期日 晴

又是一个大好晴天。中午把棉衣洗刷了一下,放在太阳下暴晒。今天仍是耘禾。太阳比昨天要辣一些。

1969. 5.26 星期一 阴

今天是栽晚禾。我只出了早工和上午工。午饭时发现脸上有浮肿现象。下午睡了一觉。

1969. 5.27 星期二 晴

今天同昨天一样,扯秧。这次拔秧任务根本不能不能与上次相比,十分轻松。

1969. 5.28 星期三 晴

三组晚禾于今天上午全部栽完。今天出工内容是耘禾。耒的是稏禾,耒完后还要稏禾,也不可不算省力。···晚上是生产队学习。这种学习根本谈不上是学习。JS来谈了一下明后天搞副业的事,就完了。

【忆与议】

这几天日记中记录了晚禾,又同时出现了稏禾,使我又想起了“稏禾绝唱”(参见《第一次参加栽禾农忙》)但对整个稏禾种植和收获过程印象淡薄,关于这种不太普遍的水稻间作方法,待有关日记整理出来后再专写一篇细说一番。

晚禾的正式名称是“一季晚稻”,记得当地方言中又称之为“大禾”,其中“大”发音为hai,第四声。当年种植面积很少。因为下种、插秧比早稻迟一个月,收获期也就晚,所以注定无法种后季稻了。这在一味追求数量的当年是很忌讳的,所以这些晚禾多在偏远的山沟里,上级领导下来检查的时候也不会翻山越岭到那些偏僻角落里去,他们往往只要看到眼前满垅的双季稻、听到漂亮的数字就心满意足了。事实上,晚禾毕竟可以错开农时,多种多收一些粮食。而且晚禾在吃口方面优于双季稻(早禾与连作),所以当地农民对晚禾还是情有独钟,当然,晚禾收获的谷子也不交售给只看数量不看质量的粮站了。这些“秘诀”是以后几年才慢慢知道的,而在这第一年我们还满脑子的“批资、反修”,下述几天就副业生产一事知青的“旗帜鲜明”就是一个有趣的例子。

 

1969. 5.29 星期四 晴

今天搞副业,实在没有意思。根据昨晚JS布置,今天全部都去砍竹子,规定不能砍成竹,必须采以前砍剩的竹梢,取其直径二寸左右、长八尺的一段。每根记工分4厘。这对于劳动力强的家庭说来是极为有益的。FX、QX祥等老表谈不亮就出去了,一天起码七、八十根,就可得三、四十分。有些老表如CB,昨天下午就得到这一消息,收工后即去砍了二十多根,更不用谈了。

我班男生今天仅费、郭和我三人出工。我们起床时天还未全亮。跑到FL原来住的坑里,不得了,FX已掮了十来根下山了。山上尽是老表,他们天未亮就出门了。而FX昨晚还叫我们吃了早饭再去,真是活见鬼。我们三人还未动手,又见QX掮了十几根下山。一下子泄了气,马马虎虎搞了六根便回家了。一路上为班里砍了些柴。

傍晚老表均回来了,都是老多老多的。我们发现,不少都是砍成竹,完全不按规定。所以我们都一致认为采用这种包工方法根本不符合毛泽东思想,完全是刘少奇修正主义流毒。如果不加以堵塞、抵制,任其泛滥,又必然引起农村两极分化。而在这当中,某些干部则起了很不好的作用,扮演了很不妙的角色!

早饭后我们都不愿出工。费、陆昨天下午起就为班里改善伙食去钓鱼了。一天收获很大。我补了一条裤子后,即与沙、金玩扑克。午饭后又一直玩到吃晚饭。今天算是玩畅了,决定明天继续不出工,料理个人生活琐事。

明天队里搞副业是砍柴,规定一个工分七十斤,照我六分的工分,须砍四百二十斤。我估计自己没有这种能力。所以决定明天不出工。再则,若再日复一日拖下去,生活琐事堆成了山就难办了。

【忆与议】                 

如果说,4月份我第一次参加副业砍柴(见《我第一次参加副业生产》),主要是领教了砍柴中的体力拼搏,那么,这次“砍竹梢”是第一次领教了“包工”对农民的巨大诱惑力。平心而论,我们大声嚷嚷批判资本主义、反对修正主义的包工方法,实在是瞎嚷嚷,也谈不上是包工,而是按劳计酬、多劳多得。

那次副业生产的内容是那些年里难得的一次。山外有人需要,生产队就决定发动村民,到山上竹林里寻找扔弃的竹梢,剔除枯死或发生霉变的,按一定的直径与长度的要求,交到生产队,按数量记工分。所以,熟悉周遭山林的村民是得心应手、满载而归。而“人生地不熟”的知青,尽管热情再高、干劲再大,也只能是事倍功半,铩羽而归。当然,不排除有人违规砍伐整根毛竹而单纯谋求工分,也确实有人捉弄知青、糊弄知青。在当时情况下,面对这种不公平竞争。知青的“护身符”“杀手锏”是挥舞政治上的“批资反修”大棒。当时基层干部群众对按劳计酬的方式乐此不疲,反映了民心所向,然而我们则以反对两极分化而予以反对。这充其量不过是鹦鹉学舌或拾人牙慧罢了,对于农村生产、农业发展究竟如何“批资反修”,谁说得上来?

 

1969. 5.30 星期五 晴

今天天气异常闷热,叫人什么事也不想做。原计划今天洗衣服,也没实现。早上起床后就抄文汇报上刊登的“毛主席论总结经验”。早饭后和午饭后将文汇报登载的“毛主席论团结”抄完了。其他就没做什么事,打了一会儿扑克。

中午各班班长开会,议论了五七大军目前存在问题。同时也谈到了昨天砍竹子的事。五七战士强烈反映这是资本主义道路、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流毒。下放干部老姚及公社刘书记也这样认为,并且鼓励我们勇敢地对这种错误倾向进行斗争。

今天队里砍柴,仅郭和宋出工。

【忆与议】

虽然下放干部及公社干部支持知青“批判资本主义、反对修正主义”,但也没有产生什么作用,得不到来自群众心底的响应与支持,所以知青很快就偃旗息鼓了。

在乡下的那几年,经常有不同主题的语录发表在报纸上,我为此抄录过好几本。文革中的“语录仗”催生了“语录热”,也为政治学习中形式主义推波助澜。直到现在还有人习惯于把片言只语奉为圭臬,拉大旗作虎皮,文革遗风远远没有肃清。

  评论这张
 
阅读(621)|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