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32)时隔五十天,再到县医院[原创]  

2010-07-12 07:50:08|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云庄的插友中,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下乡后最迟一个“进城”(县城)的,但肯定属于很晚之列,下乡四个半月后的1969-4-3,我才第一次进城。目的不是玩耍而是看病(详见《下乡四个半月首次进县城》)。没想到过了春插农忙不得不再上医院。前后相距不满五十天。这在同村插友中也是不多的。

 

1969. 5.20 星期二 阴

我是一个月内第二次来新干县城了。

早工没有出。当同学们收工回来,一起洗好脸,刷好牙齿,正准备吃早饭时,陆在喊:“不要吃早饭了,快!快去!搭拖拉机去新干!”我听了倒也一乐,挺有劲的事。与老沙匆匆收拾一番便出发了。

拖拉机已开走了。行至小坑,看见拖拉机正在帮小坑运谷。于是就不慌不忙地搭上我们队自己的拖拉机走了。拖拉机到新街上,卸了谷子,开回约两公里路,帮兄弟队运木材,就一直开到新干。

一到新干就去医院。人比较多,又近中午,医生吃饭去了。于是我们也就去新干饭店吃午饭。早饭未吃,正饿得慌哩!花1角5分钱买了4两饭和一个韭菜炒绿豆芽。午饭后遛达了一会儿,又去医院(2点钟)。

检查了一下,又验了小便。医生也说不出是什么病,配了些维生素B呀、呋喃西林呀,还有硫酸阿托品,真没意思。沙要验血,须明天一早空肚子抽血。

整个下午就在街上荡来荡去,店里张张望望,很无聊。4点钟,觉得肚子很饿,在跃进饭店吃了一碗面(2两,2角)。晚上在新干饭店吃的,4两饭,绿豆芽。可是晚了一些,绿豆芽只剩下一个,于是又买了一个黄瓜肉片。

晚饭后在饭店门口与一个镇江来的汽车司机聊了好久。该人思想不甚进步,对上山下乡还是那么不理解。

又不巧,今晚又无电影,只好到招待所睡觉。睡的地方仍是上次住的那221室。

【忆与议】

下乡后两个多月,我出现脸部脚部浮肿以及虚汗等症状,附近诊所的医生与插友都认为我可能是慢性肾炎,但第一次去医院的时候得到了一个结论——脚气病,缺乏维生素,配了一些维生素B1和C。时隔一个多月后,因虚汗淋漓等症状再度求医,结果还是维生素B,加上呋喃西林呀、硫酸阿托品。

现今查询百度百科,得知:呋喃西林,临床仅用作消毒防腐药,用于皮肤及粘膜的感染,如化脓性中耳炎、化脓性皮炎、急慢性鼻炎、烧伤、溃疡等。这应该是针对“烂手烂脚”的。

硫酸阿托品,临床用于抢救感染中毒性休克,解除有机磷农药中毒,阿斯综合症和内脏绞痛,也可用于麻醉前给药、散瞳或治疗角膜炎、虹膜炎等。 与吗啡合用治疗肝、肾绞痛。此药是用于解毒的,与我何干?

二上县城,物质生活方面依旧极度的节省,精神生活方面又遭遇无电影可看的局面。然而,面对一个来自江苏镇江的长途汽车司机对上山下乡的不理解。我还认为那人“思想不甚进步”。我想这是我当时的真实想法。长年累月走南闯北的长途汽车司机见多识广,对上山下乡之类“杰作”是有相对成熟而现实的看法了。而我还处于天真幼稚的“革命热情”之中,自然也不敢把“落后言论”写进日记里。

 

1969. 5.21 星期三 阴

早饭是在工农兵饭店吃的,4两饭,一个肉片汤,共2角7分。饭后陪沙去医院抽血化验。谁知化验结果要到明天上午才能分晓。于是我决定午饭后回家。

上午又在街上遛达,为同学们代购了一些东西。午饭仍在新干饭店,1角5分钱吃了6两饭和一个炒洋葱头。饭后即去汽车队排队购买车票。遇到下放干部老聂也回云庄,算是同路了。正要开始售票,云庄的拖拉机来了,于是决定搭乘拖拉机。与老聂同行的还有小坑一下放干部。她说,既然乘拖拉机一直到家门口,为何不买些菜回去呢?老沙竟一下买了十八斤黄瓜(每斤七分),又把我的书包要去了。这下我的负担可不轻,左手肋下夹着替费、王买的两条席子,手里拎了十八斤黄瓜;右手拎着六斤卷子面和11个馒头。

我们在敬老院这儿等拖拉机。到1点40分才等到。拖拉机开到离我们等候处一百米左右的地方才停下来。要搭车的人蜂拥而上。我负担最重,故跑不快。车上一位老乡很好,帮我递东西。当我把黄瓜最后递上,车子已发动一会儿了,我踩在轮子上扒上车,脚刚离开轮子,车子就动了,吓了一大跳。与此同时,车子一震,那位好心的老乡手一松,黄瓜就全部掉了下去,仅剩下一条在车内。

拖拉机在近三点到达公社,停了半小时,却又要去曙光大队。就是说,我们无法再乘在车上了,只好下来步行。老聂问了司机,说拖拉机今天回家。于是我们三人慢慢而行,一心一意等拖拉机从后面开来。但是,一小时过去了,拖拉机没来;新街上也到了,拖拉机还是没有来。到新街上已是五点半了,我只好告别老聂,先行了。一直到云庄,拖拉机还是没有来。今天真是不合算到极点了。

【忆与议】

自从1969年4月份云庄大队买回拖拉机以后,这次是我第一次“坐自己的车”,实际上也是有苦难言。那些年头拖拉机司机面对数十名蜂拥而至渴求搭车的乡亲,唯一的办法是“适者生存”法则,坐在驾驶位旁若无人地开动拖拉机,能不能扒上车斗就看各位的能耐了。知青集体户18斤黄瓜一元多钱被颠落而荡然无存,来之不易,痛心不已。如此搭车距离真正的以车代步何止十万八千里,所以只有在日记里情不自禁地埋怨罢了。

···回到家里,同学们都在紧张地整理宿舍。床板、床架已全部做好了。这一番调整,使宿舍大大改观。真正有集体宿舍的样子了。

1969. 5.22 星期四 阴雨

今天没有出工。上午打扫了宿舍。下午躺了一会儿。这天真是古怪,老是下雨。

【忆与议】

倒是在无意之中留下了那个年头第一次有了自己床铺的记载。1969-11-20到达云庄的时候,知青住房还没有完全落实、将近三分之一的知青连续两晚和衣而睡,以实际行动“学习1949年解放军进入大上海时露宿街头”的革命精神。当时我们八班男知青毫无怨言。其后,又在黑咕隆咚的“阁楼”上经历了烟熏火燎的“锻炼”(详见《烟熏火燎的几十天到黑咕隆咚的五年》)。实际上还有一项“再教育课程”——直到1969-5-20,整整半年没有像样的睡觉条件!我们“九条汉子”只配给一张正规的床(两块一尺半宽、六尺长的床板,配以正宗的床架供夏天支撑蚊帐)。但是,“九僧一粥”,就让患过肝炎的老沙睡了,其余八人是“通铺”,几张搁床板的长条凳上,两三个人四五块板成准通铺状。我们自嘲说,“天气冷,透风凉,挤在一起反而暖和些!”就这样,将就了整整六个月!大热天到了,蚊虫也出动了,床铺问题总算解决了。

时过境迁,回想那段日子,感慨不已。两晚无法睡宿,数月烟熏火燎,半年没有床铺,五年以后建房……,真正从一开始就没有“扎根一辈子”念头的,并不是我们知青!接受知青的农村同志并没有打算让我们长期呆下去啊!

当然,云庄村三十余名知青也只有我们这“九条汉子”的经历与待遇“特殊”一些。也许,当时那位“另类”的支部书记只是打算接受二十人,让云庄村的两个生产队各新增十个临时的或短期的青年劳动力?所以住房、床铺等等也只考虑二十人的需求?我们“九条汉子”的这番磨难也许是因为计划跟不上变化?……这一切,都属于默默无闻的偏僻山村里默默无闻的平民百姓默默无闻的过去,永远不会有答案了。

  评论这张
 
阅读(536)|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