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28)五七大军与“五八命案”[原创]  

2010-06-30 07:00:20|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参加春插大忙基本结束了,“政治生活”中的“红五月”又开始了。

1969. 5. 4 星期日

早饭后正要出工,宣传队老林等人来了。今天是5.4青年节。毛主席的光辉著作《青年运动的方向》重新发表了。为了纪念5.4运动50周年,根据老林等同志指示,以“云庄5.7大军”名义写了一些标语。···

今天是5.4青年节,是我们劳动青年的战斗节日。1919年在北京爆发的5.4运动至今已整整50周年了。晚上,班里学习了毛主席的光辉著作《五四运动》和《青年运动的方向》。

与往常一样,会开得死气沉沉。发言的人寥寥无几,显得冷冷清清。会上刘以个人名义提议:在我们入赣半周年即将来到的时候,每人都作一次小结。···

【忆与议】

当年记录与描述知青的五四青年节活动的用语都是负面的——死气沉沉、寥寥无几、冷冷清清。真可谓“连篇累牍”!如果说,这一天的日记是“思想落后”得近乎“反动”;那么,后几天的日记竟然“积极向上”得恍若两人。

 

1969. 5. 5 星期一

今天班里创造了集体不出工、全部休息在家的“记录”。

下午宣传队、革委会召集各班班长开会,讨论、研究了明天开始的为期三天的五七大军“九大”学习班问题。···

昨天中午FX队长对沙等说,过几天给我们每个人都提意见。我是多么希望队长早些给我们提意见,早日听到贫下中农的声音啊!班里既已提出进行总结,那么倾听贫下中农的声音则是一个必不可少的部分。少了它,实际失去了总结的根本。

 

1969. 5. 6 星期二 晴天

···贫下中农对我们五七大军政治上的成长是如此的关心,不惜在农忙尚未完全结束的今天,让我们脱产三天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贫下中农的的确确、每日每时在为把我们培养成党和毛主席所需要的革命接班人在操心呐!···

学习班是在早饭后开始的。上午学习林彪同志《在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和《中国共产党章程》。尽管老林同志、老曾同志十分吃力在读着,但是大队部里细语声不绝,各行各素,无所不有。下午老林曾总结了一下,有12种表现。

下午说讨论林彪同志报告以及党章,但秩序依然如故,不得已只好分成两组,云庄三个班一组,南面三个班一组。结果还是不行,更分散了。于是再集中起来。宣传队老林、老曾,支书、会计以及CG等许多贫下中农接二连三地讲了话,严厉地批评了五七大军多种不正确的学习态度,从心底里倾吐了贫下中农焦急的心情,表达了贫下中农坚决完成毛主席交给的对知识分子进行再教育的任务、把五七大军培养成为党和毛主席所需要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决心。一字字,一句句,深深打动着我们每个人的心弦。贫下中农在政治上、思想上、生活上各方面对我们的成长,是何等地关怀啊!这一点,迄今为止,我才深深地感到。以往,我总以为贫下中农文化低,不看书,不看报,根本不关心政治。这么想,渐渐地也就觉得自己高明,清高自在起来了。贫下中农的讲话,使我猛地惊醒了,这是什么感情啊!

晚上分班讨论。七班与我们编成一组。宣传队老陈、FX、GM、CG均参加了我们组的讨论。他们又一次表白了自己的心情。刘、金、宋、陆、李、王、刘等同志谈了半年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体会。

我虽然一言不发,但心中却在激烈地震荡着。同志们对贫下中农今天的发言认识比我要高得多。下午会刚结束,我心里还不大服气。如果我是班长也参加会后的干部会的话,肯定也会像赵那样跳起来说“吃不消这种批评的”。晚上,同志们的发言给我的启发是大极大极了。我第一次猛然觉悟到自己是掉队了!

【忆与议】

这种不期而至的“革命化”表现,是因为当时很快就要到5-19下乡半周年了。这种文革期间动辄搞“半周庆”之类的活动,成为当时的一种社会风气,曾经也出现过鼓动一时的效应。所以,预期三天的学习班会出乎意料地出现一种热情、鼓励、积极、向上的氛围,一时间,刷洗了脑袋里与心理上冷漠、悲观、消极、失望的情绪。实际上,这些都是一闪而过的冲动,典型的天真幼稚。

 

1969. 5. 7 星期三 晴

早上,革委会主任讲了话。上午和下午均由贫下中农给五七大军提意见。下午老陈的讲话太罗嗦,讲了几个小时。最后几乎没有人愿意听了。讲话结束,响起了一阵不太友好的掌声与笑声。···晚上与昨天一样,讨论。···

今天会上,贫下中农表扬了一些表现较好的五七大军战士。我们班受表扬的有:金、陆、李、潘。我在这半年里究竟干了些什么?干得怎么样?我自己也答不上。这两天来在外界感染下,本来似乎平静如镜的心情处在从未有过的激荡之中。我也第一次感到什么是接受再教育,什么才是痛苦的思想改造。这也是初次接触到这些问题,以往这种感性认识是一点也没有的。

【忆与议】

记得自己从六周岁进小学接受教育以来,几乎没有一次不得到表扬的。而到十六周岁之后开始“接受再教育”的时候,还是天真地以为凭借自己的真诚努力与一腔热情还是会继续得到表扬的。然而,这一次榜上无名,但在周围的环境气氛中一时之间还没有完全丧失信心。

然而,这样的心情毕竟是昙花一现,抑或就是海市蜃楼或一厢情愿,很快会烟消云散。

 

1969. 5. 8 星期四 晴

今天是学习班的最后一天。早工时学习了《反对自由主义》、新党章和老三篇。上午又是分组讨论,订措施。···

但是,这个迄今为止第一个有成效的学习班终于因为一个意外的事件提前结束了。

上午九点半左右,下放干部M突然上吊自尽了。虽然发现得很早,又马上打了五针强心针,但是乡村的条件毕竟差一些,M还是死去了。自杀前几天就有一系列反常现象。昨晚深夜还写了绝命书。今天讨论时,偷喝了半斤高粱酒后回宿舍上吊自杀了。现在初步摸清了这一事件的性质,可能属“桃色事件”之列。···大队革委会派人发加急电报通知M亲属。

这一突然发生的事件震动了全云庄大队,震动了五七大军。事情的发生更证明了五七大军内部阶级斗争的存在与反映。这是我们不能不引起高度警惕的。

学习班在午饭后由QF作了总结以后就告结束。县公检法、军管会也派员来此调查了这一事件。据老林透露,(1)M之死是被人逼死的,(2)某些人品质、道德十分恶劣。

【忆与议】

这是一起出人意料的事件。六十年代初期,有一批上海的中学毕业生考入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江西共大),毕业后分配在江西各地工作,属于干部编制,1968年大多列入“干部下放劳动”。当时有四名下放干部差不多与知青同时来到云庄村,其中有两人就是上述“共大毕业生”。由于他们与知青同为上海人,但又比知青大了七八岁,有一定的社会生活经历,所以上海知青与他们相当亲近。M是其中之一。岂料发生此等意外,M早早归西。

日记中提及“打了五针强心针”,不记得是谁在施救。在此前的日记里曾经出现过隶属小坑诊所而到云庄培训“赤脚医生”的王医生(我曾经向他咨询过自己的病象,见1969-3-27日记)、云庄村的“赤脚医生”(曾经为村民及知青注射伤寒预防针,见1969-4-12日记)。一般说来,前者不会常驻云庄,所以当时施救的十之八九是本村刚刚诞生不久的“赤脚医生”。

 

1969. 5. 9 星期五 阴雨

根据县军管会指示,M仍按国家干部看待,以这里的风俗习惯安葬。大队还买了红布准备覆盖在M尸体上。看来此事件本来面目已有些眉目了。

1969. 5.10 星期六 阴

晚上补开昨天的民主生活,仍是如一潭死水,开不成一个活泼的生气勃勃的会。也就是说,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风气立不起来。

听说M的妹妹已到南昌,今天打电话来。M已在午后按这里的风俗习惯安葬了。

1969. 5.11 星期日 阴雨

···M的妹妹和母亲今天下午到达云庄。宣传队、革委会热情地接待了她们。本来老林要遵命赴阳团大队合攻老大难了,恰巧在行李打好刚要出发时,传来了M的母亲、妹妹来的消息,才留下来了。

【忆与议】

对这一场风波的来龙去脉,我一直没有弄清楚。当时我情窦未开,对这类“桃色事件”更是看得很简单,总以为一定有阶级敌人在捣鬼,等待公检法、军管会给出结论。现在看来,M是“奔三”的单身汉,与知青谈情说爱也是正常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匆匆离开人世。

突如其来的“五八命案”很快过去了,而知青三天学习班一度“复燃”的热情也很快冷却了,民主生活会之类的政治活动依旧走不出低迷状态。

  评论这张
 
阅读(643)|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