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27)面对“再教育”的困惑[原创]  

2010-06-27 09:45:34|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9. 4. 8 星期二 晴

···明天将去小坑开斗争会。5号徐、刘他们排、班长就去小坑开过会,要斗争胜利公社揪出的一个混在五七大军中的坏蛋(南昌八中的68届毕业生)。会后将根据本大队的情况整一下风,打击流氓邪气。

1969. 4. 9 星期三 晴

本来说今天上午在小坑开斗争会,后来改在下午开。而我们的头头昨晚未去小坑,故不知道。结果上午白跑了一趟。下午在小坑开了。实际上大部分人都没有好好开会,却在谈山海经。

【忆与议】

还在1969年春节前就曾经有公社领导宣称,要在五七大军(知青+下放干部)中“开展阶级斗争、清理阶级队伍”(参见《五七大军让公社干部头疼》),到了四月初,果真“出手”了,是在全县范围内把某公社的一名南昌学生“揪出来”到处游斗。不过,我们知青对这样的阶级斗争并不以为然——竟然在斗争大会之际大谈山海经!对这位首当其冲的被斗争对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们脑海中没有留下一丝印象。这就是那时候那种形式的教育效果。

 

1969. 4.11 星期五 晴

···民主生活会上,提出了如何加强政治学习,增强政治气氛。前几天干部开会,认为女生现在坚持天天晚上自学毛选,坚持向毛主席汇报,值得学习与推广。如何使我们班政治空气浓厚起来呢?大家都议论不出什么名堂来。

会后,我问刘,“如果说晚上自学,没有这么多油灯怎么办?”刘答:“我看主要还是在中午。”我说,“中午正是劳动之余休息的好时间呐。”他不回答。我看,班干部心中也没个底,究竟如何办?···可以说,男生中没有一个是经常学习的,就连干部在内。事实上,并不是一点儿空隙都没有,只要挤牙膏一样挤一下,就会有时间出来。例如昨天晚饭后不是吹牛晃过去了吗?当然,生产劳动使人感到劳累,确实需要休息,但是我们为什么不能抓住为数不少的“一丁点儿”的时间来学习毛主席著作呢?所以,关键还是在人。人不努力,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想当初我们在学校时,也还不是由于自己放松自己而白白浪费了许多时间吗?我们一直在为此惋惜,却不拿出行动来努力一把,那么到头来只能是“白了少年头,空悲切。”莫等闲哪!莫等闲!

【忆与议】

领导部门在抓阶级斗争,知青总得有所反应,“加强政治学习”就是理所当然的,既有的“天天晚上自学与汇报”就成为仿效的榜样。问题是如何付诸实际?在我日记里很少有类似上述的对话内容记录。不过我当时并没有脱口而出说出自己的想法,转而在日记里写了一通。我虽然在口头上否定了中午开展政治学习的做法,但又在“自言自语”的日记中强调要自觉地抓紧点点滴滴时间……。

时过境迁,回头看看当年自己又何曾践行过那些“想法”?平心而论,当时惋惜在学校期间浪费了许多时间,如今也未必可以把它拔高到对极左的痛恨,因为当时还没有从疯狂的“革命热情”中完全清醒过来,惋惜的只是对“革命理论”的学习不够、对“革命理想”的信心不足,等等。然而,实实在在的社会实践是越来越掏空着原本虚弱的思想基础,摇曳着不堪一击的天真理想。所以,日记中的那些“想法”最终是化为乌有。

 

1969. 4.15 星期二

徐参加县革委会在洋湖公社召开的现场会议,今天傍晚回来。主要是介绍、学习洋湖公社各级领导如何抓紧、抓好对五七大军战士再教育的,五七战士又是如何自觉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过几天,大队可能又要办学习班了。今晚班学习时就由徐传达了会议精神。

 

1969. 4.16 星期三

···昨天晚上看了洋湖公社现场会“典型材料介绍”,总觉得洋湖公社各级领导要比鸡峰、云庄强得多得多。那么,差距究竟何在呢?毛主席说,只有落后的领导,而没有落后的群众。我想,一则公社、大队、生产队领导不力,没有很好地突出政治,而较多地突出了生产。二则五七大军本身的领导也不得力,领导小组实质上是个空架子。各班有不平衡,班领导也没有很好地抓起来。群众中许多先进的苗子没有及时发现,加以总结,而使之推广。所以关键还在于领导。

 

1969. 4.17 星期四

陆今天仍是犁田。金、刘、郭、宋今天均耙田。下午刚从新干回来的队长FX,晚上发火了,说我们是“浪费时间”,“把牛都累死了。”这队长有个爱骂人的脾气。我就觉得他不能与洋湖公社的贫下中农相比。洋湖的贫下中农不但手把手地耐心地教五七战士,还热情地鼓励五七大军战士不要急、慢慢学。我们这儿就是截然相反,非但不教,而且还骂。陆就承认自己被骂得差点沉不住气。而某些人还说什么“要打喔!不打不出好手呢!”这是什么话呢?郭就深有体会地说:本来就没有人来教,全靠自己摸索,被队长一顿一顿的臭骂,心里就格外发慌,怎么能学好呢?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一个颇成问题的问题。

【忆与议】

“一石激起千层浪”,县里介绍和推广某公社的先进经验,固然是为了借此推动整个局面,但是又谈何容易?知青、农民、群众、干部、再教育、革命化……方方面面何其复杂,又怎么可能是一次会议推出一个榜样就能解决问题的?数十年来奉为圭臬的“以点带面”并非万能灵药。偌大的广阔天地里的确出现过几只“燕子”,但据此就认为可以把千百万雏鸟都培养成为“燕子”,实在是空中楼阁乌托邦。

倒是副作用或负面效应立即显现出来,恰好面临在犁田耙田等事情上备受奚落冷待等遭遇,诱发了知青的埋怨抱怨公开化,对“再教育”的困惑也就随之而来。

 

1969. 5. 3 星期六

徐终于病倒在床上了,连日高烧,40℃上下。这也算对她是一个极大教训。自然,女生学习毛主席著作、抓紧政治思想工作,达到废寝的程度,是令人可敬和值得学习的,然而不注意休息,不注意身体,也是要不得的。虽然许多同志曾不止一次地向她们指出了这一问题,但始终未能引起她们的重视。

【忆与议】

知青中坚持政治学习的风气,似乎是女生优于男生。虽然没有“忘食”,毕竟还是“废寝”了。这在政治挂帅的时代可以归结为不得已为之,或者可以认为是“识时务”,抑或还可以有其他种种解释。此后,下乡两周年前夕云庄村首批(也是将近十年的蹉跎岁月中唯一的一批)抽调进工厂的两位知青都是女生,下乡三周年前夕云庄村首批光荣入团的三位知青也都是女生。也许,这些纯粹是巧合。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