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25)第一次参加栽禾农忙[原创]  

2010-06-21 09:09:39|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9年4月下旬到5月初,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亲历春季的插秧大忙。我至今不会忘记的是,偏僻山村里一直保留着许多“古色古香”的语言词汇,“栽禾”就是最常见的之一,反倒是“插秧”的说法几乎听不到,初来乍到的知青说的普通话“插秧”还与当地村民说的“扯秧”混淆起来(“扯”的发音为cha、第三声,“扯秧”意为“拔秧”,虽然与插秧有密切关系,但毕竟是不同的两个工序)。知青也就入乡随俗,在日常口语中习惯了“栽禾”的说法,禾音wo、第二声。我日记中也不时使用“栽禾”一词。

 

1969. 4.18 星期五

过几天即开始插秧,属农忙阶段。昨天中午,大队长就说,明天开始插秧,插秧期间不准砍柴、带柴。···各组进度不一。其他组今天是开始插秧了,我们三组要稍晚一些。听说老乡们栽禾能手每日能栽三、四亩。

晚上本来要去队里参加生产队群众大会。但我们七个男生打扑克上了瘾,后来没有去参加。

1969. 4.19 星期六

听说队里提出了奋战十天的口号,即从20日起大战10天,完成插秧任务。

【忆与议】

当时对村民的日常生活有相当严的约束,“插秧期间不准砍柴、带柴”就是一例。每家每户日常生活不可须臾短缺的柴禾,明确规定了农忙期间不得砍、带。所谓带柴是指村民们的一种习惯,到离村稍远的山沟里干活时,少不了随手带一把柴刀,在往返沿途看到有合适的柴禾或者收工时间略早,就顺便砍些柴禾带回家,减少了专程砍柴“长途跋涉翻山越岭”花费的时间和劳累。但在那个年代,“家庭个人的小事”必须无条件服从于“集体生产的大事”。

栽禾能手日栽三四亩的记录,到1969年以后就“作古”了,因为原先的习惯是千百年来一以贯之的“广种薄收”,水稻插秧的行间距是相当宽松,七八寸是常见的,甚或达到一尺及以上!通常是一人一行插四株,插秧高手简直可以边插边后退而无需停歇。1970年省里规定了“密植”,并“发明”并强制推广了一种“尺规”,行间距限制在五寸左右(待查核),一人一行必须栽七株,所以日栽一亩也大不易了。由于劳动强度骤增,农民叫苦不迭。待到1970日记选中详谈。

                    

1969. 4.20 星期日

今天刮了一天大风。天气晴朗,又不大感到闷热,很舒适。

早工是拔秧。上午起插秧。我觉得很新奇,也顾不得手疾,也出了上午工。插秧此活也与其他农活一样,对我们来说是一无所知。首先,速度慢,不会分秧。其次是乱,歪歪扭扭不成行。再次是不踏实,常常发生秧浮起来的情况。HD等贫下中农很耐心,热心地教我们,使我们深受感动,决心虚心诚恳地向贫下中农学习,真正放下臭架子,甘当一名普通小学生,学会一切农活,当一个新型农民。

下午因为手疾,没有出工。

1969. 4.21 星期一

···晚上召开群众大会,春耕生产动员誓师大会,提出奋战十天,完成早稻插秧任务。这对我们来说是第一个严峻的考验。我决定从明天起恢复出工,管它什么手烂与不烂。会上,宣传队老林宣布,由十一人组成的宣传队将进驻云庄,一两天之内。

【忆与议】

一方面是水土不服引起的烂手烂脚,另一方面是“革命激情”与血气方刚。这时候还是后者略占上风。然而,直到今天都不明白“新型农民”究竟是指什么?

 

1969. 4.22 星期二

今天天晴。从今天起是紧张的插秧奋战。陆今天仍是耖田。我们三组今天已全部完成了耕田任务。费、刘仍去插秧,其余人全部拔秧。拔秧也是一项挺有趣的事,拔秧、整秧、洗秧、扎秧,如何做得好、做得快,也不是桩容易事。一天下来,感觉不大,似乎很有兴趣。下午收工时到栽禾处去栽了一会儿秧。···

晚上班里开会,学习了《愚公移山》,“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下决心迎战第一个严峻考验,夺取首战的胜利!会上还讨论了伙食问题,决定明天起每日每人1斤8两(5、8、5)。

总的来说,今天拔秧任务不最紧张,因为栽禾要求不那么紧。

宣传队说到就到,已在今天到达。

【忆与议】

我们知青班在农忙期间每人1斤8两(5、8、5)的“定量”,一如城市居民的粮食供应,不分男女,“一视同仁”。对此已经毫无印象。因为1970早春开始的云庄村“知青大食堂”留下太深的记忆,实行“饭票”,各吃所需。

 

1969. 4.23 星期三

天晴,与前几天一样,天气很热。

今天,费、刘、宋、陆四人参加栽禾。其他人仍是拔秧。今天任务相当紧张,故人也很累。但这仅仅是第二天呀!

1969. 4.24 星期四

上午天就开始变了。傍晚开始就断断续续地下起雨来了。···今天拔秧任务较昨天要松一些,但身体却支不住了。个个累得腰酸背痛,连坐下来也感到吃力。此刻在写日记时,还感到腰里挺难受。要多休息才是。

下午临收工前栽了一会儿禾。那地是秧田,拔过之后仅耙了一遍,硬得很。那秧也干枯了,插下去就倒伏在水面上。不过也是给我们一个学习的机会。听老聂说,今年云庄三队秧田有200亩,计划种早稻1500亩。至昨天为止,已拔秧4、50亩,栽禾400余亩。

【忆与议】

无意之中,在这里看到了当年云庄村的“土地拥有量”——“计划种早稻1500亩”,基本上就相当于全部面积了。因为当年首先追求的就是数量。君不见“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就是多快好省,多是第一位的,因此声称不让一块田闲着。事实上,每年都有少量撂荒的,位于一些狭窄偏僻山沟的深处,离开村庄实在太远了。

 

1969. 4.25 星期五

今天仍是拔秧。大家普遍感到今天不像前几天那么吃力,要好些。但要比昨天艰巨得多,老天终于熬不住了,下午刚要出工就下起大雨来。以后断断续续一直下到收工方止。但不久又下起来了。

本来今天晚上是班里民主生活时间,但大多数人意见不要进行了。争了一会儿,就上楼睡觉了。

1969. 4.26 星期六

整天阴雨绵绵。又拔了一天秧。似乎没有以前那么感到吃力。

1969. 4.27 星期日

雨不下了,天阴沉沉的,似乎有随时要下雨的可能。

上午和下午被分配去“丫禾”(音译)。上午拔了半天的稏禾种的秧苗。···下午丫禾,很有意思,也较轻松。

【忆与议】

丫禾,是“音译”。记得是一位插友在我带到乡下去的《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中看到过“稏禾”的说法,向几个高中生村民打听,得知“稏禾”就是“丫禾”。工分手册上图省事,也写作“丫禾”。这是一种不太普遍的水稻间作方法。近日在网上查得一些资料,拟待有关日记整理出来后再专写一篇,因为这次种“稏禾”后来成为一次“绝唱”,本人有幸“躬逢其盛”,值得细说一番。

 

1969. 4.28 星期一

阴天。水田里的水很凉。一整天还是拔秧。下午宣传队老林同志路过秧田,与我们交谈了一会儿。前几天,支书与宣传队同志去公社开了三天会。结果生产计划给打乱了。本来计划栽种“广矮3784”的田给种上了“南特”,从上面直到拿埠口附近,种了一大片“南特”。南特矮种插秧便当,病虫害少,收割时又易于打,不须下肥,故老乡很喜欢。但它成熟后,若三天之内不收上来就会倒伏,对双抢极为不利。而广矮3784产量要比南特高。同时,成熟期要早一星期的“莲塘早种”也没有按计划种下。这样,云庄3队生产计划完全被打乱。估计产量要减少2~3万斤!如果在双抢期间能够抓紧时机,或许能弥补回来。然而,老乡们不是没有教训的,当年就是因为太多地种了南特,引起双抢时紧张万分,又影响了产量。农民的保守思想实在是影响农业生产丰收的原因之一。昨晚宣传队、革委会开了干部会,争论了此事,一些干部才恍然大悟,但已来不及了,有待于我们今后去拼命地努力呢!

【忆与议】

我日记中极少涉及“农民保守”这样的敏感话题。只是由于宣传队这么说了,我才把它写入日记。农业生产究竟应该怎么安排,如何才能发展,实在也不是一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

 

1969. 4.29 星期二

今天开始转晴。下午天气很闷热。晚饭后就开始下大雷雨,足足下了一个多小时。虽说宿舍屋顶前不久翻了一下,但宋床上仍漏得一塌糊涂。

尽管屋外电光闪闪、雷声隆隆、大雨瓢泼、狂风四起,我们班还是坚持了学习,把···九大···报告学习了一遍,使大家在精神上增添了无穷的力量。

今天的任务还是拔秧。上午宣传队叫我去刷大幅标语,欢呼九大胜利闭幕,···。此次刷标语,形式上与在沪时完全一样,但我总觉得大不相同。今天我是卷着裤腿,脚上有泥巴,打者赤脚,与往常大大不相同。所以,每当我想起这一些,想到我们已经成为一名光荣的劳动者奋战在祖国农村第一线时,心中自豪感油然而生。

刷完标语,才十点半。我想这些时间,与其做自己事还不如去出工,为社会主义建设多出一份力量,所以又下田劳动去了。

下午送秧去拿埠口,单程有二、三里路,天又热,加上好久没有挑担了,故很吃力。打赤脚挑担还是第一次。两脚脚底给石块戳得很痛,但毕竟还是坚持到胜利了。正像人们所说,困难就像弹簧,你硬它就软,你软它就硬,欺负人。只要按照毛主席“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教导,任何困难都必将向我们低头让路,我们就永远无往而不胜。

【忆与议】

这样的日记是那个时代那种精神那般面貌的典型表现。

 

1969. 4.30 星期三

天气还不算热,下午即转晴。

今天轮到我烧饭。上午基本上没有空闲,···中午的菜是肉、笋汤。···费、刘没有因为手烂脚烂而休养在家···。

中午洗好饭碗已是2点半,休息了半个多小时,看完了《狼牙山五壮士》一书(费从东岭背借来)。后来烧晚饭。没有菜。很轻松。挑好水即洗了衣服,仍有一些空闲时间。···我一上楼即上床,一上床即入睡···。

【忆与议】

知青在农忙期间下饭的菜是时有时无!那天中午的肉,是生产队在农忙开始时杀猪“犒劳”乡亲的,分成几餐吃完,就要等到下一次农忙才会知道肉味了。幸好山上还有笋,但在体内油水极度匮乏的时候,擅长搜肠刮肚般刮油水的竹笋再鲜嫩也不太受欢迎,只是权当下饭菜罢了。再则挖笋也不是无限制的,需要留着它长大成为毛竹“换更多的钱”。隐约记得当年是生产大队的林场派人挖笋后分配给大家的,但没有找到相关记录。

 

1969. 5. 1 星期四

天晴,热得很。今天出工内容仍是拔秧。上午的送秧任务较艰巨,要翻山越岭到小塘坑去。···

今天是全世界无产阶级伟大的节日——五一国际劳动节。我们以紧张的劳动度过了这一伟大节日。我觉得与往年大不相同,今年的5.1节是真正的“劳动节”。···

【忆与议】

又是典型的“革命豪情”。

 

1969. 5. 2 星期五

与前几天一样,大晴天,很热。

今天掀起了插秧高潮。仅上午连同插秧人员所挑22担在内,就插了近60担秧!不可不谓之高潮也。下午也是如此。再有明天就能基本完成任务。后天就是扫尾了。···

东岭背生产队因人少地多,看来要误季节。今天云庄抽了一些劳动力前去支援。···拖拉机也去支援南面的几个队了。

1969. 5. 3 星期六

还是一个闷热的晴天。出工内容仍是拔秧。因任务即将完成,故今天很松,蛮轻快。

东岭背任务极紧,明天云庄还要15人去支援插秧呢!···

【忆与议】

农忙开始时“20日起大战10天,完成插秧任务”已经成为泡影,第一次参加“大战”就遇到这样的“出师不利”。但又发觉村里群众和干部对此并不以为然。后来才慢慢地懂得,这种事情无所谓的,无非再来一次“新高潮”罢了,实际上“不栽立夏禾”才是“硬道理”——就农事而言,栽禾期可以到立夏日(5月5或6日)截止,再迟真会影响收成。

应该说,1969年的这十多天里,我们知青还是相当老实本分的,服从命令听指挥,拔秧插秧都听从领导分派。然而,当农忙结束后不久重新评定知青工分的时候,栽禾少也成为压低工分的原因之一,方才懂得“老实人听从安排”远不如“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相对于犁田耙田而言,学习、掌握栽禾这门技术活,不需要协调人与人、人与牛等等复杂关系。所以后来从1970春插开始,栽禾成为我的强项之一,春插大忙成为挣一把工分的好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553)|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