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14)又是一个月“阶级斗争”(上)[原创]  

2010-05-02 08:45:34|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阶级斗争是这样狠抓出来的》中提到,1969-2-17是春节,我在2-7之后的日记里没有再看到有关“工农宣传队”的记录,但是一过春节,日记里又重新出现了“思想宣传队”!

1969. 2.19 星期三 阴雨

···明天刘将接受一个光荣的任务,投入一场艰巨的战斗:参加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到其他大队去宣传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

【忆与议】

刚刚过完年初三,宣传队又要开始活动了。但是这一波新的“宣传队”里,有一些知青被点名参加并去公社报到,然后分到其他大队去搞阶级斗争。当然,必须是根正苗红的红五类子女,刘是出身于海员家庭。记得我们村里还有两个知青徐、张参加了宣传队,分别出身于工人家庭和革命军人家庭。这是五十年代以来就愈演愈烈的“阶级路线”“阶级政策”。

 

1969. 2.25 星期二 阴雨

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今天下午来云庄。晚上就召开了群众大会。宣传队中有许多就是春节前工农宣传队的,他们下决心搞好云庄文化大革命,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忆与议】

由此可见,此宣传队非彼宣传队。在那个年代,对于一个小小的乡村,也会有“宣传队”反反复复、几进几出,还要“不获全胜决不收兵”云云。这是为什么啊?!那个时代由于发生在最高层的“路线斗争”而引发“文化大革命”,在整出自上而下的层层“走资派”各级“代理人”之余,还要深入基层……。

可以肯定的是,从年初四2-20宣传队报到,到年初九2-25宣传队进村,其间是宣传队集中学习培训阶段。至于究竟学习培训了些什么,现在一时无法了解。上面提到,知青中有刘徐张三位进入了宣传队,但是刘已经在十多年前去了天国,如果在世,是会热心回顾往事的;徐已失去联系三十余年;张有幸成为“工农兵学员”、尔后去澳洲“洋插队”,从此断了联系。

 

1969. 2.26 星期三 阴雨

全云庄大队今天召开大会。上午宣传队同志作报告。下午讨论。午后就开始给弟弟写回信,把时间也忘了,等到想起要去开会时,会已结束了!

1969. 2.27 星期四 阴

按宣传队指示,五七大军上午分班讨论。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可谈。下午还是出工了,修公路。

1969. 3. 1 星期六 阴

上午根据宣传队指示,五七大军分班学习,故未出工。主要是查、议阶级斗争在五七大军中的反映。

本来说下午大组讨论,结果仍旧出工了。天下着雨。内容是修理排水沟。今天搞的是“大兵团运动战”,几十个人一排,搞完了就作大规模转移。到近收工时,简直有点象“洗煤球”,无事硬要找些事来做。

【忆与议】

看来,连续数天的学习讨论之后,还是未能启发出多少阶级斗争的意识,以至于宣传队有人干脆“开宗明义”执意想要在五七大军(=知青+下放干部)中查出一些“阶级斗争”来!结果,无人响应,“半天而止”,还是去参加“生产斗争”吧。当然,由于还没有过正月半,集体劳动这样的“生产斗争”也纯属应付而已,惟较之于“阶级斗争”要多些趣味。

 

1969. 3. 5 星期三 阴

早上刚起身,CG就在楼下叫我去写字。到大队部,由CG说,我写标语,内容是打倒FL的,其罪名是:破坏集体经济,挑动宗派斗争,隐瞒历史抗拒交代。一旁,LC在为BY抄大字报“FL九大罪状”。

晚上在仓库斗了两个地富分子。

1969. 3. 6 星期四 阴

···很明显,云庄大队阶级斗争出现了新动向。昨天下午,岭山生产队(五队)贫下中农、五七大军刷了一些标语,其中有一句“坚决支持书记的一切革命行动”,不解其意。班里也有不少人想表态。昨晚上会上也讨论了一下,但没有结论,说还要调查一下。后来此事一搁了之。

【忆与议】

因为不解其意,而记下了这么一些,但在以后的日记中再无下文。对那里的“阶级斗争”想弄个明白?我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去究根寻底。因为印象较深的是听说那里的“阶级斗争”中更多的是宗族纠葛,而这种恩恩怨怨是搞不清楚的。既然如此,敬而远之。

 

1969. 3. 7 星期五 阴雨

明天五七大军要办学习班,很多人不想参加,还是下田为好。因为学习班办了好几个,没有一个见效的,所以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为妙。

【忆与议】

这样的腹诽之语,竟还记录在册,在那个时代实在是非常忌讳的事情。幸亏周围没有“彻底革命派”,否则我就难保不会“自食恶果”了。

 

1969. 3. 8 星期六 雨

今天由宣传队、革委会办五七大军学习班。早上学习《反对自由主义》。上午听宣传队老曾作报告。他谈了上海青年来此三个多月所取得的成绩、进步,也指出了存在的不足之处。···一些同学对老曾批评不满,就在下面嘀咕不止。当场公社五七大军办公室刘主任就发了火,待老曾讲完后,他也发了言。

下午分成两组讨论···。主要还是总结经验,发扬先进,克服缺点,乘胜前进。

本来明天还要办半天,因为宣传队本身要开会,后来决定延期了。

【忆与议】

如此这般的与宣传队唱对台戏,当然属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偏偏又是与刘主任针锋相对,不禁使我再次紧张起来。不过以后的日记里也没有了下文。看来这位刘主任属于现在的“大嘴”之列了。

 

1969. 3.10 星期一 阴转晴又转阴

后半夜二点十五分,副队长JS把我们叫醒了,原来五队一个坏蛋逃跑了。开头传成是捉特务,大家兴致极高,一骨碌起身就奔向集合地点大队部。半路上又传来要带好刀,于是,柴刀、茅刀被一抢而空。此刻村里狗吠不止,甚为紧张。

大队部里宣传队同志,有的在打电话,有的则在调动人马,四出通报以布下天罗地网。我和费、陆被分配与CG去东岭背。天黑、路滑,又不能打手电,一路上不知踩了几次水洼、跌了几次跟斗。在过“红军山”那个陡坡时只能爬了,两只手不得不动员起来。

到东岭背通知了生产队干部和宣传队同志后,除陆与CG继续走路去二队、五队、拿埠、艾家园、永丰外,其他人全部返回云庄。去时路上遇到的比我们先行出发的七班3男生及四班董此刻大发牢骚、骂爹骂娘。更荒唐的是张,居然说:“我现在觉得人的一生像是一个长梦,而我现在正在做梦”。···

回到云庄为四点半。在大队部休息了约半小时,即重新入睡。宣传队同意我们休息半天。乘此机会洗了衣服。去小坑、拿埠的均到六、七点钟才回。

逃犯是个漏网的地主、恶霸,一贯冒充贫农。此次四查,函调查明了其真实面目,被押到大队审查,但支书与宣传队一些同志右倾麻痹,致使发生了这一事件。听说逃犯撬门时,JS的爱人惊醒,但不敢作声,等他撬开门逃走时,JS也惊醒了,但他爱人拉住不放,结果错过机会。

【忆与议】

也许是与1969-3-6发生的岭山生产队到大队部刷大标语有关,“阶级斗争”终于出现重大动向——“漏网地主恶霸”居然在大队部关押期间逃跑了!岭山生产队是一个以新安江水库移民为主的小山村,也有个别来自河南等地的,由于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所以“阶级阵线”“政治面貌”就势所必然地被认为是模糊、复杂。而文革期间“清查阶级队伍”更是宁左勿右、绝不放过一个阶级敌人。所以,那个“漏网地主恶霸”多半是小题大做、听到风就是雨,特别容易成为“狠抓阶级斗争”的赫赫战绩。至于在那个时代连任何法律手续都没有就可以用宣传队、大队等等的名义关人,更是被认为是理所当然、天然正确的“群众专政”。

这样的“阶级斗争”早已使不少知青厌恶,进而发出了“人生如梦”的感叹,而我却在日记中认为这种说法荒唐。如今真是汗颜不已。人的想法常常是复杂而矛盾的,虽然对阶级斗争理论与做法有一种自发的怀疑,但对再教育还是处于认真接受的状态。

日记中提及的“红军山”是我们知青的创造,参见《一捆井冈山扁担》。

 

1969. 3.13 星期四 晴

刘中午回来,他是搞调查到小坑顺道到云庄来的,明天一早回去。有可能去樟树迎接第二批插队落户上海青年。他下午也出工了。边干活边谈话。谈到一点颇有同感,即宣传队有些神秘化。的确,宣传队究竟在干些什么,我们啥也不知道。

【忆与议】

刘与我是中学的同班同学。“停课闹革命”以后时常在一起玩,同去插队以后也不时交流一些看法。他有幸参加宣传队,略微接触到一些内幕。如果尚在人世,肯定还能回忆更多细节。

 

1969. 3.17 星期一 晴

听说上次逃跑的那个坏蛋(彭GY)从南昌写来一封信,称要返回河南去了。据宣传队说,此信是假的,一则他不会写字,二则他逃不到这么远。估计是集团性的。不知如何处置。

【忆与议】

我不记得、也找不到关于这起“逃犯风波”的下文了。至于宣传队说的“集团性”,则是当年阶级斗争意识的典型表现,动辄就是“反动小集团”“反革命小集团”!现在想想,那种荒唐思路也是“有根有据”的。

试想,当年伟大领袖喋喋不休地说要狠狠打击“百分之五”的“阶级敌人”,委实留下了一个诺大的想象空间——当年大陆有七亿人口,“阶级敌人”是百分之五,绝对数字就是3500万!!!如此3500万之众又怎么可能是“散兵游勇”呢?所以“集团性”是毫无疑问的。

就是毫无根据、信口开河的“百分之五”,坑害了多少无辜百姓啊!杀鸡儆猴,杀一警百,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心惊肉跳,鸡犬不宁……。

  评论这张
 
阅读(594)|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