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17)跟了一天牛屁股[原创]  

2010-05-14 07:45:35|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9. 3.13 星期四 晴

    本来出工内容是修田埂,好多人都去学犁田了。···本来跟HD学,因HD去挑砖了,于是我与他们二人合伙自学。结果闹成笑话。为了不至于给老乡以不良影响,下午就没有再这么干。我则去搞三光、修田埂。劳动到一半,一种好奇心上升,便去学耙田。此活不能算轻,腰挺酸,手也相当费力,还要走得直,又要牛听话,确实不易学会、学好。费今天碰上一头犟牛,倒了老霉。

    【忆与议】

    当地农民把犁田、耙田戏称为“跟牛屁股”,很是形象。虽然是人在使唤牛,但又必须跟在牛的后面,只见牛屁股,还闻牛屎臭。当时,牛是属于生产队集体所有的生产资料,又分到各家各户饲养,到了使役时,谁家饲养的牛就归谁家使唤。而牛是有灵性的,接触多了就听话,所以,农民使唤自家饲养的牛自然就得心应手,驾轻就熟。记得当时在“作田堘”或“搞三光”时看到旁边的田里在犁田,很是有趣(参见图一、图二),右手扶犁,左手握住牛鼻绳和细细的竹鞭,喊一声“行”(han,第二声),牛就乖乖地走了;喊一声“于”,它就乖乖地停下。如果牛鼻绳往左边轻轻扯一扯,牛就走得向左偏一点,扯的力气大一些,牛就向左拐。如果牛鼻绳往牛身上轻轻撇一撇,牛就向右偏一点,撇的力气大了,牛就知道要向右拐了。体大力强的水牛,短小精悍的黄牛,都是如此忠厚老实、“俯首帖耳”。关键的一点是要与牛建立亲近感。当然,也不乏“犟牛”,很难调教,人见人不爱。

图一:

http://image.baidu.com/i?ct=503316480&z=0&tn=baiduimagedetail&word=%C0%E7%CC%EF&in=19696&cl=2&cm=1&sc=0&lm=-1&pn=0&rn=1&di=4526948790&ln=2000&fr=&ic=0&s=0&se=1#pn284


1969日记选(17)跟了一天牛屁股[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图二:(图中的左右手动作正好与我看到的、学过的相反,应该是又一大“流派”吧。)

http://image.baidu.com/i?ct=503316480&z=0&tn=baiduimagedetail&word=%C0%E7%CC%EF&in=19696&cl=2&cm=1&sc=0&lm=-1&pn=0&rn=1&di=4526948790&ln=2000&fr=&ic=0&s=0&se=1#pn272

 


1969日记选(17)跟了一天牛屁股[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我们知青没有耕牛这样的生产资料,学习犁田、耙田这样的技术,只得借用村民的牛,今天这家的,明天那家的,没有知青“专用”的牛,这就为熟悉“牛性”增加了一层麻烦。

    那天上午我们是“自学”,生牛逢生人,饲养户主人又不在一旁,牛就调皮、欺生了。要它走偏不走,要它停就不停,一个劲与生人对着干。这是有一定危险性的,既管不了牛,也掌不好犁,一旦犁头入土太深,牛使蛮劲,就会把犁绳崩断;手忙脚乱之中,又常常让犁头“浮”起来,在田里浅浅地一飘而过,无法达到翻耕的深度要求。所以,那天中午就决定“暂停自学”。

    到了下午,还是耐不住好奇心,手脚发痒,又去学耙田(参见图三、图四)。记得村民们曾经几次提醒过我们,耙田的时候要注意安全。田里刚犁过翻出来的土块有讲究,如果是好手犁的,一·一·(此处的一个量词想不起来)很有规律,耙田者“跟牛屁股”时一步一步也会比较稳而顺;反之,一·一·的间距时长时短,在高低不平的土块间行步就容易摇摇晃晃,不留神的话,耙子的提起放下与双脚行步的频率失去配合一致,耙齿就有可能戳到自己脚背上,这就属于“重大伤害事故”了。那天下午总算没有“出洋相”,但也尝到了真滋味。

图三:

http://imgnews.baidu.com/i?z=0&cl=2&ct=520093696&sn=&lm=-1&cm=1&sc=0&bu=&rn=1&tn=baiduimagenewsdetail&word=%C0%E7%CC%EF&pn=0


1969日记选(17)跟了一天牛屁股[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图四:

http://image.baidu.com/i?ct=503316480&z=0&tn=baiduimagedetail&word=%C0%E7%CC%EF&in=19696&cl=2&cm=1&sc=0&lm=-1&pn=0&rn=1&di=4526948790&ln=2000&fr=&ic=0&s=0&se=1#pn87


1969日记选(17)跟了一天牛屁股[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我在网络上寻找上述图片时,发现有一个共同点,套在耕牛肩上的?(其名称一下子想不起来了),都是两根木棍拼接而成的,这种形式在云庄从来没有看到过。因为云庄村民是充分利用山林优势,在山林里寻寻觅觅,找到材质合适、角度合适、粗细合适的树干,砍下来再精心削制而成,如下述图五中搭在农民左肩的那个“曲辕犁”部件。

图五:

http://image.baidu.com/i?ct=503316480&z=0&tn=baiduimagedetail&word=%C0%E7%CC%EF&in=19696&cl=2&cm=1&sc=0&lm=-1&pn=0&rn=1&di=4526948790&ln=2000&fr=&ic=0&s=0&se=1#pn104

 

 


1969日记选(17)跟了一天牛屁股[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言归正传。

    偏偏在我开始学习犁耙的这个关口,我遇上了3-15开始、历时半个多月的“大批判栏”“献忠栏”(见《又是一个月“阶级斗争”(下)》)。所以,学习犁田、耙田就“刹车”了。待到“两栏”结束,我身体出现的孱弱状况去医院诊治,又遇到“降工分”的风波(另详),我跌入了下乡后的第一次情绪低谷,进而破灭了一些初来乍到时的幻想。所以,1969-3-13写下上述日记时,绝对没有想到,自此之后,这辈子就没有再学会“跟牛屁股”的农活。

    当然,后来也不乏继续学习的机会,但第一次低谷的打击竟然使我心灰意冷,一蹶不振。而在这一年,大队里又买来了拖拉机,犁田耙田的活儿机械化了很大一部分,牛的使用量也大为下降。而在连续一个月的弯腰插秧的春季大忙中,或者在连续几近五十天弯腰割早稻栽晚稻的双抢大忙中,能够有一天被安排“跟牛屁股”,让弯得直不起来的腰部有一天时间直起来,成为村民望眼欲穿的“快活”(轻松活儿)。原本力不从心的我,也就懒得去争抢这样的“快活”,腰累得实在受不了,干脆放弃工分,留在家里休息一天吧,“革命加拼命,拼命干革命”的崇高形象已经在我心目中渐行渐远。

    客观上,云庄村三十余名知青也实在是少有的“超级集中户”,与当地村民“争工分”之说一直不绝于耳,而知青上调进工厂这类“跳农门”的机会又是极端稀罕,纵然再积极再苦干也还是前途渺茫。于是,年复一年的劳作,只求过得去,自己设定的底线就是挣到口粮钱(与淮北等条件更加差的地方相比这样的“底线”还是幸运的),再挣点回家探亲的路费,就可以算是最低限度地养活了自己,再多也许就是“额外收入”了,“保保身价”吧,在身体孱弱又营养不良的情况下,绝对忌讳疾病缠身,这也是为家里排忧解难的重要方面。以后诸年日记还可以详细回顾那一年又一年的跌宕起伏。

   现在看看“兵团”“农场”的知青回忆,那种军事化的生活、劳动方式,不时使我有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假如当年我不是在云庄插队,将会怎样?好在历史没有假如,过去的已经过去,不必再杞人忧天了。

  评论这张
 
阅读(697)|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