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冲击主席台”的一次重演  

2010-03-30 07:30:43|  分类: 插队在云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1969日记选(7)“五七大军让公社干部头疼”中提到一次学习班上发生“冲击主席台”的插曲,是我下乡初期的生活中印象颇深的一件事。

在那个“大破大立”的年代,“大喊大叫”“大叫大嚷”也成了时髦用语,当年就有造反派的报纸、刊物这样堂而皇之地命名的。而“身体力行”的“大喊大叫”“大叫大嚷”给我留下的印象就太深刻了。

最初是1966-8“大破四旧”的时候,街头出现许多“宣传台”,成天高分贝地诵读最高指示、高唱革命歌曲、广播社论文章;到1966-9北京红卫兵南下“煽风点火”时,“宣传台”成为“辩论台”,在我的母校大门外,淮海中路嵩山路拐角上就有一个,几个高音喇叭挂在树叶茂密的梧桐树上,扩音机等设备就在紧挨路边的学校图书室里(此时已经封存不得借阅),用已因“停课闹革命”而闲置的课桌搭成了一个大台子。北京红卫兵嘭腾嘭腾地大跳“造反舞”,哇啦哇啦地大唱“造反歌”,还声嘶力竭地宣传血统论的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连续几晚引起激烈的街头大辩论,最后形成抢夺话筒“话语权”的“肢体冲突”……。尔后,到了“夺权斗争”阶段,各个单位里山头林立,能够不发生武斗已是上上大吉,在各种会议上冲击“主席台”、抢夺麦克风则是司空见惯。

类似这样的场面,原以为在下乡插队以后就可以不再看见,想不到,两个多月后居然还在远离文革中心城市的一个偏僻山乡里重演了一次!

1969-1-22~26,全公社的五七大军(绝大部分是上海知青,大约三百人,还有为数很少的当地下放干部)集中在公社办学习班。按照当地的习惯,结束之前有电影放映或文艺演出。当时这一次办学习班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请到放映队,也没有找到演出队,于是,只能“自娱自乐”,搞一次“各大队五七大军文艺汇演”,主题是“大歌大颂伟大领袖”。

“汇演”的场子是一个简陋的大礼堂,一端是一个兼作舞台的主席台,无遮无挡,只是高出地面大约几十厘米而已,两侧各有若干个台阶踏步。除此之外就是有一些长凳。而这样临时决定的“汇演”也确实用不到任何“后台”“化妆间”之类,因为大家都没有一点准备,也没有半点乐器,更无需任何化妆。所以,来自各大队的知青都是临时凑合凑合,难得有“小组清唱”,几乎都是“无伴奏的大合唱”,或按大队,或按生产队,或按两个月前离开上海时的班排编制,加上“清一色”的“自选”工作服、劳动装就是“演出阵容”了;用不到、也没有什么舞台监督指挥之类,找几个人在一起商量商量就开场了;万一冷场,就来一些“拉唱拉歌”以保持气氛,仿佛就像是当年电影里屡见不鲜的军营生活。于是,知青中一些文艺爱好者就成了显示各大队“实力”的主角。

我所在大队的知青里,有一个曾经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女同学小潘,能歌善舞,边歌边舞,一曲《白毛女》里的《红头绳》,一首《抬头望见北斗星》,掌声不绝,迅即走红。“再来一个”的喊声接连不断,本大队的知青更成了“铁杆粉丝”。同样辛苦了两个月却在连续数日的学习中不断遭贬挨批评,郁闷至极,所以,此刻看到本大队的同学如此出彩,觉得大长志气,也就格外兴奋。或是高声叫好,或是尖声口哨,引得其他大队知青侧目相望,似乎有点出格了吧。的确,在当年看“革命演出”时是绝对没有如此“疯狂”举动的。

在这样的氛围中,小潘一再出场,继续奉献。几段当红的歌舞之后,小潘边歌边舞,开始了耳熟能详的“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全场肃静,这是好久没有听到的老歌了啊!歌停舞止,掌声雷动。小潘在“谢幕”之后,仍然欲罢不能,“再来一个!”震耳欲聋。于是,再一次回到舞台中央,“台湾岛啊,我的故乡”,哦,又是一首熟悉而喜爱的老歌!台下知青情不自禁地一起唱起来……!大家沉迷在歌声舞姿之中,这是下乡两个月来从来没有过的自娱自乐。

就在这时候,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台下有人在向“主席台”前侧移动。突然,十余人跃上舞台,大声喝道:“停止!”全场愕然。有人冲“主席台”了!他们是××大队的五七大军,先进集体!这是怎么一回事?

冲击者高声朗读最高指示,高声呼喊革命口号,慷慨激昂地宣布:刚才的演出是“封资修”的大毒草!必须彻底批判!……台下哗然。冲击者继续说,“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这样的歌曲没有反映贫下中农的阶级觉悟和反抗精神,“台湾岛啊,我的故乡”更是靡靡之音,没有打倒美帝和反动派的革命气概。所以,这些都是大毒草!

话音未落,我们大队的知青有人高喊“我们要看演出!”“我们要看演出!”应声四起。冲击者针锋相对地大喊口号,“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大有“横扫一切大毒草”的气魄。

口号战很快演变成口水战。台上台下激烈争论起来。“粉丝”们一口咬定:这几首歌没有明确为毒草,为什么不能唱?冲击者们坚定不移: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越是针尖对麦芒,火药味也就越来越浓烈。一方高呼“下来!我们要看演出!”另一方大叫“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口号口水又升级成“肢体冲突”了。台下的“粉丝”忍不住上台驱赶冲击者,冲击者手挽手坚决抵抗呈“宁死不屈”状。主席台上用绳子牵起来挂着照明用的几盏汽灯,在台上台下的冲突中摇晃不已,整个大礼堂里人影摇曳,人声鼎沸,或支持冲击,或反对操之过急,声音噪杂,莫衷一是,一派大乱的迹象!

“粉丝”一方原本以为可在“汇演”中抒解郁闷,不料遇到“先进集体”一方“高歌猛进”,冲击主席台,大有追穷寇的态势。因此,从争强好斗的暗中较劲,到脸红脖子粗的口水大战,到大眼瞪小眼的短兵相接,再到拳腿交加的全武行,甚至……。这样的逐步升级绝非不可能,在文革中是见得太多太多了。

公社干部数十人闻讯赶来,或呵斥,或劝解,双方终于“退避三舍”,脱离接触,一场“冲击”与“反冲击”的重演,总算平息。双方虽然偃旗息鼓,各自回营,但毕竟在心中留下了疙瘩。幸而公社方面富有经验,从这次危机中吸取教训——从此以后,不再召开全公社的五七大军全体大会了!的确,自此以后,双方就再也没有过“狭路相逢”。

  评论这张
 
阅读(677)|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