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7)五七大军让公社干部头疼  

2010-03-15 09:00:08|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9. 1.22 星期三 阴

早工搞三光。刘、屠两同志赶了回来。油粮关系也未转成功,还挺气人的。上午搞修路、三光。

刘、屠昨晚在公社就知道公社要召集全公社五七大军开会。大家一听就有意见。上午又来通知,要在今天下午赶到公社,并要带好被子,每人口粮7斤,钞票七角。大家都不赞成这种方式,不大愿意前去。但后来又决定去了。下午五点多,就全部到了公社。伙食搞得很乱。

1969. 1.23 星期四 阴

今天开始“政治工作会议”。早上是学习元旦社论。上午听县五七大军政治工作会议传达。下午是讨论。无甚意思。借这些机会,看了一些书。费昨天从新干回来,得到一本《语录》,内容相当丰富。

今天晚上还是讨论,根本没有意思。

【忆与议】

这是第一次在公社集中办公社范围的五七大军学习班,正式名称叫“五七大军政治工作会议”。估计在此之前省里、县里先后开过这样主题的会议,然后一层一层地“下达、传达、学习、讨论”,这是当年一成不变的模式。行文至此,忽然想起当时的江西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叫程世清,是“全党全军全民的副统帅”林彪的得力干将,很有可能正是他把下放干部与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统一称为“五七大军”了,因为“五七指示”是最高统帅给副统帅的一封信。

日记中提到的转油粮关系,参见《1968日记选(16)喜见电灯,告别六八》,当时第一年我们还属于“非农”户口,粮油关系还在公社粮管所。每个月要往返几十里路去买米买油,就在知青中炸开了锅。首次长途跋涉买米之后,就开始与有关方面联系——采用简单的办法,把生产队要卖的余粮和知青要买的口粮进行划账。想来简单,谈何容易,几经交涉,才得以实现。在日记中提到过几次,但无细节。

关于“三光”,参见《1968日记选(2)下乡三天,开始三光》。 

 

1969. 1.24 星期五 阴

上午召开“鸡峰公社五七大军首次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讲用会”。几个比较先进的单位,如梅峰大队五七大军、阳团大队五七大军、小坑大队乐门生产队五七大军均在会上传了经。下午与他们进行了广泛座谈,互相交流,互相学习,取长补短,比昨天收获要大得多!晚上听忆苦思甜报告,报告人是公社革委会委员、生产大队革委会主任、省农代会代表。这次他作为鸡峰公社三名代表之一光荣地到南昌参加了省首次农代会。

【忆与议】

这也是当年开会的一种模式——连续的会议,不同的名称。

日记中提到的几个“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先进单位”,基本上都是当年12-21指示之前积极主动、自觉自愿地报名插队落户的,所以在下乡后两个月就表现突出,上台讲用了。但是,这次交流却成为一种“绝唱”——由于五七大军的“参差不齐”使得会议发生了一连串令公社干部头疼的事情,进而使得公社决定以后不再进行这样的“全体大会”,上述那些先进单位、先进分子在以后很多年里再也无缘与大家“近距离接触”对话交流,充其量成为一次次“讲用会”“积代会”(积极分子代表会)会议被传达被宣传的偶像,而在广大五七大军心目中的实际形象则越来越虚幻飘渺、敬而远之。

 

1969. 1.25 星期六 阴

上午是听省农代会传达。结果有人睡觉,有人逛马路,参加的人很少。我乘此机会把给郑的信也写好了,同给周的信一起寄出了。

下午是分班、排找差距、订措施。也无甚效果。晚上是大歌大颂伟大领袖毛主席文艺演出。各大队五七大军汇演。

云庄与××发生了矛盾。……云庄的演出及台下的云庄“观众”的的确确存在问题,必须对之实行冲击;××的同志则操之过急,大方向正确,但应注意方法。……

早饭是忆苦饭。有些人不愿吃,虽然吃了,叽里呱啦,议论不止。

【忆与议】

同时同批下乡的知青,同县同公社插队的五七大军,两个月就出现了明显的差异。记得那个晚上的小规模、低烈度的“肢体冲突”起源于对文艺节目“革命性”的争议。云庄的节目中有一个忆苦思甜题材的歌舞节目,主演是一个曾经受过专业训练的知青,舞姿优雅,掌声连连,本大队的知青更是兴奋不已、热烈喝彩;然而,××大队五七大军认为是缺乏“贫下中农的阶级斗争和反抗精神”,未等演完,就有十来人冲上舞台,高呼最高指示,高喊革命口号;云庄的五七大军则在连续三天的会议中不断遭受批评、好不容易有一些“显示自己”的机会,却遭到当头棒喝,自然不会服气……。于是乎,脸红脖子粗的口水大战,大眼瞪小眼的“短兵相接”,肢体冲突必不可免,几乎重演了1966夏天上海街头“辩论台”“演出台”上屡见不鲜的“冲击”与“反冲击”的一幕。幸亏有关干部竭力劝架,双方脱离接触,演出也匆匆结束,事态才趋于平静。

这也许是决定“今后不再开全体大会”的因素之一吧。那么多血气方刚的小青年聚集在一起,稍有不慎,很容易引发难以收拾的局面。

 

1969. 1.26 星期日 晴

听说云庄被“评”为:老大难、老骨头、落后的典型等等。早饭前学习时,公社段主任参加了云庄的学习,也弄不出什么名堂来。差距在何,差了多少,何种原因,这些东西连自己也心中无底,却急着要订措施、搞规划,这不成了空中楼阁了吗!

上午算是结业式,也没有什么名堂。许多人没有参加。云庄×队某人拔刀威胁××大队的人,闹到公社。结果云庄大队全部人被留了下来。午饭后由段主任、五七大军办公室刘主任召开会议。这一下不得了。云庄的上海青年欠了四笔账:1、老账,指×班从公社买粮归途中打了拖拉机司机。2、昨天与共大篮球友谊赛时“打”人。3、今天上午,×队某人拔刀威胁××大队的上海青年。4、……反正我也记不起了。段主任、刘主任都作了讲话。弄不懂的是,他们都说要清理五七大军阶级队伍。会开了一刻多钟,就结束了。我们马上启程返云庄。

老天终于放晴了。可就是不逢时机。返云庄的二十多里路真够呛,热得要命。二十度总有的。很早就睡了。共大财会一排有十人到我们云庄大队实习。晚饭后与他们座谈。学生遇上学生,话题就多得说不完。

×班的×与支书吵了一场。支书今晚气得不得了,公开说:我不当这官了,我管不了你们;你们去公社、县、省去告我的状吧,越多越好;我知道你们告我好多次了。支书“辞职”,是云庄的新动向。

【忆与议】

连头带尾持续五天的全公社五七大军参加的学习班是第一次,但也是最后一次。我清晰地记得,当时就传开了,公社领导觉得:五七大军不好办……。我们也在私底下说,虽然有些人的言行确实有些出格,但公社领导对上海知青也太小看了,以为是当地的干部群众那么听话、那么容易摆布?至于要“清理五七大军阶级队伍”,更是惊人。事实上,公社也确实有点“如临大敌”的态势——1969-1-28日记:“公社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今天下午到云庄来了。速度也是够快的。宣传队有七人组成,下午来了5人,还有两人据说在开会,日后再来。公社五七大军办公室刘主任也在内。”字里行间,不免显得紧张。幸好后来没有成为可怕的现实。“五七大军也要清理阶级队伍”,也许只是一时无知的气话、过头话,在知青中也要开展阶级斗争未免太极端化了。

知青公开与支书吵架,这在当地也是极为罕见的“犯上”之为。幸而事态没有扩大。   

  评论这张
 
阅读(1299)|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