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6)平生第一次劳动所得与“再分配”  

2010-03-12 08:40:22|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1990年写的《第一次分红》,是纯粹的回忆录,乍一看,振振有辞、无懈可击,但是与当年的日记一对照,就漏洞百出了。回忆录中写道,在生产队“分红之后,我所在的知青班开了一个会,一致决议……在班内进行再分配!”其实,回忆录实在是太“简单化”了。岂止是一次班会啊,现在发现,前后会议至少有四次之多。

1969. 1.11 星期六 阴雨

天气很冷,又下雨。早工没出,白天继续搞宣传工作。

班中最近气氛不好。自上月24日评工分以来,“工分挂帅”似有出土之势。6号公布了1月份6天分总数后,更有暗中追赶之状。9日队里结算了整个12月份的工分之后,则气氛更不好。金确有“工分挂帅”的思想、行为。另外一些评得较低的同学也有不服气思想。看来,若不实行大寨式评工计分制很难从客观上解决这一问题。

费、刘提议将日工分平分。照此计算,我班每日每人为4.6分(不到一点点),再按出勤率计算全月工分总数。这样比较平衡,不致出现两极分化。此事本在今晚的班务会上提出讨论,但与生产队的会议相冲突。晚上,我挑了一个机会,与近日心情不好的金谈了一下,了解了一些他的想法,也把费、刘的建议对他讲了。看来,此建议不光金接受不了,接受不了的还大有人在,特别在工分较高的人当中。

所以,我觉得,非实行大寨式评工计分不可。

【忆与议】

这是日记中有记录的关于“再分配”的第一次班务会。当时,对云庄村上海知青三十余人首次评定工分时,有两个“最高分”——6分,我是其中的一个。大家在寒风凛冽的冬季里,早出晚归,修水库、卖余粮……,虽然初次干农活然而竭尽全力的知青都只有可怜兮兮的一天三四分、四五分,而我干的活儿是最轻松的“写字”,却比大家高一截,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所以,当有人提出在生产队分红的时候进行“再分配”,我就“高姿态”地积极响应,还主动找其他“高收入者”开展谈心活动,以求取得“统一思想”“统一行动”。问题是“再分配”的思路与“工分平分”的方案有不少人无法接受。

 

1969. 1.15 星期三 阴雨

没有出早工。上午我和大家一起修公路去了。下午仍旧搞语录牌。

晚上开班会,一致通过了费、刘提出的关于平分工分的建议。

【忆与议】

第二次班务会。从日记中“一致通过了……平分工分的建议”这寥寥数语来看,所谓“再分配”就是平分工分,这就是我们当时理解的“大寨式同工同酬”?

 

1969. 2. 6 星期四 晴

晚上开了第一次新选了领导班子后的班务会。从晚饭后开到近十一点。总结了前一阶段的工作。一些同志进行了批评、自我批评,并作出了一些决议。每周二晚上为班学习时间。每周五晚上为班民主生活。并就作息时间作了规定,因为最近以来睡懒觉的现象很厉害,往往睡到九、十点钟才起床。现规定每天七点半起床。不出早工时,各人自学毛选。另外,就分红事也作了讨论。

1969. 2. 8 星期六 晴

晚上分红。看来整个云庄数我们班最慢。但是大家反复协商也有好处。办法是:郭和我每人16元。理由是为全班挣的钱多,理应多些。金15元,照顾到他家中还欠着债。余下的,按照总出勤率平分,每工0.51元,再照个人出勤率计算。当中潘打破了老表们的记工,把12月头10天排里烧饭也作为出工算了进去。另,沙、陆为班里买东西去新干,每人加上两天工。一般来看大家都没什么意见。实际上有些矛盾目前还掩盖着。早工学习元旦社论,没有什么劲,也没学好。

【忆与议】

拖拖拉拉了将近一个月,经过四次班务会,知青首次分红终于在“再分配”中降下大幕。实际上这种“再分配”就是在蛋糕的大小已经确定的情况下如何重新分蛋糕。

上述日记的内容与《第一次分红》是吻合的。那里回忆并归纳成四项“照顾原则”:

(1)对女同学要有所照顾;

(2)对因病因伤影响出勤的要有所照顾;

(3)对为班里办事而误工的要有所照顾;

(4)对在下乡时家中举债较多的要有所照顾。

除了第(4)条是“补助性质”的以外,其他三条的确是“大胆打破了当地农村的传统”——

第(1)条“照顾女同学”,就是把全班九男四女的日工分一律拉齐,每日每人为4.6分,以为这就是体现“男女同工同酬”。而生产队为我们评定的工分底分男女生相差将近一倍。相形之下,这的确是对生产队的挑战。记得当年就有干部批评我们无视他们作出的决定。

第(2)条“照顾伤病员”,的确打破了农村从来没有病假的惯例,仿佛就是工厂里的病假工资了。

第(3)条“照顾办班务”,这也是农村没有的“集体户”特色,总不能出了力、费了时却没有一点报酬。

有没有道理?似乎有理,“这样比较平衡,不致出现两极分化”。问题是,无论能力大小等因素,只看出勤率,确有忽视差异的平均主义。所以,“再分配”结束后,就不乏对一刀切、大锅饭的异议,及至半年后就再也没有人“旧话重提”了,彻底摈弃了这样的“壮举”。

 

1969. 2.21 星期五 阴雨

沈老师返乡途中也给我们来了一信,谈了一些问题,如:如何解决矛盾啊,等等,也对我们分红采用“战时共产主义”发表了一些意见,并提了建议。

【忆与议】

那封信是早已不见踪迹了。毕竟是比我们大了十岁的老师,对我们这样的做法称之为“战时共产主义”,真是一个既保护积极性、又冷静面对现实的恰到好处的评价。在那个狂热的革命时代,我们的老师能够适时地指出关键的幼稚之处,免得我们“一头撞到南墙上”,真是十分及时非常必要。

 

我在日记本的收支栏里,对自己的平生第一次劳动收获有这样的详细记载——

工分 164.4分;  工分值 1.22元/10分;  折合人民币  20.06元。

班里“再分配”扣除  4.06元,本人实得16.00元。

在《第一次分红》中,我写过:“一个多月挣的工分折成人民币达25元之多”。现在根据日记查证,25元是记忆出错了。164.4个工分应该不会有笔误,所以,按日工分底分6分反推,出勤为27.4天。而从68-11-23开始参加劳动到12-31为止的实际出勤情况,我的日记中虽无逐日的详细记载,但与27.4天基本一致。所以,这一个月劳动所得的准确说法应该是20元。

随后的春节期间,我从这平生第一次的劳动所得中取出10元,夹在信封里寄回家中,给全家人一个意外的惊喜。但是,这只是稍纵即逝的快乐。因为真正的考验还没有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633)|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