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0日记选(2)学生离校一年以后【原创】  

2010-12-06 11:11:40|  分类: 197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号称“文革发源地”上海,经历过两年多“革命”教育的中学生,在1968年“毕业”离校走上了社会。不再是学生了,在实际社会中生活,短短一年多,的确使人发生了不少变化。

 

1970. 1.11 星期日 晴

上午去建国电影院看电影《创伤》。一个小鬼退了一张票给我,学生票,比成人票便宜0.15元,仅0.10元。按理应补付0.15元,但检票员没有发觉。

【忆与议】

这样的“混票丑事”在我脑海里有较深的印象,不过记忆中的事发地是在淮海路龙门路路口的“嵩山”电影院(从小就记得它是一个带有偌大圆顶的公共建筑物。文革中更名为“红光”,文革后恢复原名。九十年代被拆除,原址一带成为硕大的“时代广场”)。无论“建国”也罢,“红光”也罢,可以肯定的是,当年留下“混票劣迹”的地方还不止这两处!很可能日记中的“建国”是“混票”的始发地,而且是“诱发地”,第一次尝到了甜头,以后多次“犯事”就是“主动行为”了——尽可能去找“学生场”电影。而“红光”,也许是第一次“故意”、并且获得成功,或者正好相反,拿不出学生证而不得不补票,从而在记忆中印象深刻。回忆自从小学开始接受的教育都是要争取“做一个革命接班人”,也以优秀的学习成绩屡屡获得“三好学生”的荣誉,绝无混票之类的邪念。从三好到混票,恍若两人。

在我的印象中,诸如这天日记里的混票,成功率不低。固然是因为自己天生一个娃娃脸,屡屡骗过检票员,但心灵深处是出于对自己处境的无可奈何。同一届的毕业生,留在城里当工人与下放农村当农民,天壤之别啊!回家探亲才几天,满耳朵都是“真辛苦”“太可怜”之类同情之声,为什么我要被同情?我确确实实尽了力,却无法实现养活自己的愿望,难道是自己的无能?

一年的社会生活实践“再教育”,不能不在心理上产生巨大的不平衡。这种心理问题来源于社会(上山下乡制造的新差别),积聚而成为新的社会问题之后,就陆续出现了年终岁末面向回沪知青的一些“优惠活动”。这种安抚民心的“季节性措施”在1970年的春节期间似乎还没有出现。

其实,以后逐步出现的“照顾知青”的诸多做法,实际上已经间接承认了上山下乡的不合理,所以采用一些优惠来怜悯知青、安慰民心。对于好胜心强烈的青年人来说,这类安抚做法往往会产生逆反心理:我为什么要接受安慰怜悯?我为什么不能自我选择实现自力更生的道路?……

那么同一届“毕业生”中有幸留在城市甚至进入“军工企业”的同学在离开学校一年之后又如何呢?在某厂工作的同学Z告诉我们一件令人咋舌的真人真事。

 

1970. 1.20 星期二 晴

据Z说,前不久,H建议各自找些自己喜欢乐器的朋友,在星期日或其他日子大家聚在一起吹吹拉拉玩玩,消遣消遣。Z表示赞成。以后几次两人碰头时,H又对此事只字不提。前天晚上,H又去Z家,再次提起此事,并问Z串连得如何。这一天H“畅所欲言”。请听他在说些什么!“光是男的吹吹拉拉不过瘾,最好还要搞几个女的来唱唱,这样才有劲。”并问Z,“你们厂里有吗?风流些的最好。”Z表示惊讶。然而H还是不以为耻,对原来班里的几个女生评头品足,不堪入耳(也不堪上纸),充分暴露了这个人丑恶的肮脏的灵魂。在他心目中,钱是万能的。从他谈吐中,估计他为了金钱,企图(或已经在)追求资产阶级出身的M。这就是堕落啊!多么活生生的事实呀!

【忆与议】

或许应验了一句老话“饱暖思淫欲”。如果在当年必定要上升到阶级斗争的高度,用“阶级分析”方法来剖析,结果必定归咎于“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侵袭”。即使是根正苗红的红五类子女到了经过严格政治审查的军工厂,也还是在“腐朽思想”面前“打败仗”。因此,对于六六年文革以来亲身经历的“灵魂深处闹革命”,不能不产生巨大的怀疑。时隔数日,又发生一件使我目瞪口呆的事情。

 

1970. 2. 6 星期五 夏历庚戌年正月初一 晴

今天是七十年代第一个春节。

上午在家里说说笑笑,很快就过去了。午饭后不久,刘和X来我家,……。刘还向我讲了一件挺气人的事。日前一天上午,刘等人在校门口,忽然看见了甲,叫住了甲。一问原来他和乙刚刚从江西回来。刘等马上去乙家。……乙向刘有声有色地讲述:乙与甲在樟树火车站,看见一个小偷去扒一个身背小孩的妇女的钱包。他们俩互相碰了碰,各自暗示不要声张。等那扒手走到厕所里,他们也跟踪而出。甲问扒手“你刚才拿了人家什么东西?”扒手不得不承认自己扒窃到一个皮夹子。甲又盘问了扒手的身份。扒手又反问甲:“你是什么人?”甲答“我是插队落户的。”“你不回上海吗?”“我是来送同学的,我不回上海。”扒手马上从袋里掏出一张岳阳到上海的车票给甲,“我这里有一张到上海的车票,你拿去,回上海吧!”于是双方就成了一笔买卖!后来,甲胆小了,害怕在车上会被查出。此时,乙说“来,我与你换一下车票,出事由我负责!”乙回沪后还恬不知耻地广之于众。

【忆与议】

前面那个留城的同学,在“阶级理论”之下无须接受再教育就进了工厂,却在短短一年中就心生邪念,图谋色情活动!后面那两位去农村接受再教育的插友,也不过一年时间,就在公共场合干起了黑吃黑的勾当。当然,我自己也不是“一尘不染”,玩起了混票之类的小玩意儿。如今回想起自己的混票,感到脸颊发热。当初将之记入日记,再结合后两件事情上的态度,说明自己的良心并未泯灭。

我相信,当年诸如此类的风气决非偶然与个别。结束学校教育只有一年,无论务工务农,社会教育的结果竟是如此背道而驰,那么,这样的学校教育是成功的吗?虽然上述实例与当今动辄亿万的贪官不可比拟,但从社会风气社会心态等角度而言,至少在那个时候就开始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如今还有人在鼓吹那个时代的纯洁无暇,犹如令人向往的世外桃源,至少是对历史的无知。

  评论这张
 
阅读(641)|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