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有感于大学生接受再教育【原创】  

2010-12-18 09:23:44|  分类: 知青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于12-21指示42周年之际

        近日在新浪博客上看到一篇关于“再教育”的回忆录,比较特殊,因为博主不是常见的“知识青年”,而是1962年入学的大学生,理应67年夏天毕业,由于大革文化命,于68年8月“毕业”离校,又到部队农场接受了两年“再教育”。于今写下这篇不多见的回忆录,使读者对当年的大学毕业生怎样接受“再教育”略见一瞥。详见附录《回忆我们到军垦农场接受解放军再教育两年的生活》。

也许,因为我经历“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感受太深,如今对“再教育”这样的字眼尤其敏感,对其内幕细节更加关切,又巧遇12-21指示42周年之际,使我不得不再一次跌进“12-21漩涡”。时过境迁,四十多年过去了,曾经亲身经历“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识青年”对那些人、那些事依然是在云里雾里。

当年治理七亿人口的常常是片言只语式的最新指示、最高指示,因为它一言九鼎,“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不懂、不理解吗?就“在执行中加深理解”!所以,芸芸众生草根平民,除了照办别无二法。“12-21最新指示”也不例外。它并不长,连同标点符号才80个字:“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

伟人这80字的最高指示中是把“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放在一起“动员”的,为什么在“落实最新指示”“紧跟战略部署”中就不见大学生了呢?

四十多年来如雷贯耳的都是“知识青年”,并且成了下乡中学生的代名词。如今许多“知青研究”论著也不可能不提12-21指示,而且为12-21指示争论不休,偏偏是几乎没有人提到80字当中的“大学”二字。那么,当年的大学毕业生究竟是什么遭遇?

我是记得80字中有“大学”,一直想知道大学生是怎么接受“再教育”的,现在终于窥见其中一斑,那么,当年“大学生接受再教育”,是怎么“贯彻最新最高指示”的?与12-21指示到底又有什么联系?

那些66—70年毕业的大学生是“反革命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最后一批“受害者”,那么“老三届”(66—68年毕业的中学生)不也是一样吗?他们之间却有大不同的“待遇”,大学生去农场接受“再教育”,“知识青年”则是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二者有何区别?依据是什么?理由又何在?

迟至1976年毕业的中学生,他们可是文革开始以后才开始接受学校教育的啊,为什么也要有相当多的一部分人去“接受再教育”呢?而先期下乡的知青接受“再教育”则已近十年,究竟有没有一个期限?为什么一直没有一个说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危及“培养革命接班人”的伟业?

固然,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历来如此。但是,见到有了几只燕子翱翔其间,眨眼间就立即扩展到千百万人上山下乡,如此大规模的长达十年有余的“社会试验”究竟是怎么发生发展直至收场的?

…………

总而言之,对于震惊世界的上山下乡狂潮,无法回避的是,当年伟人领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再教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前年12-21指示40周年之际,在上海有过一个“2008上海国际知青研讨会”,有人提出了12-21指示“伪造说”。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两年,未见公开发布,也不见公开讨论。即使对当年新华社人民日报如何发表这个指示的前后经过,都讳莫如深,无人启齿,与其他“最新指示”“诞生”经过的披露相比,真是云壤之别。这又是什么道理呢?

历史之谜仿佛是“母子谜”,前谜未破,后谜又起。如此环环相扣,正常而必然吗?12-21指示的由来已经成为当代史上的一段悬案。也许会有很多过来人觉得无需回头看了,“忘却是最好的止痛药”。但是,我们的后代尤其历史研究者肯定不会轻易绕过悬案的。绕道走只是无可奈何的权宜之计,研究者永远不会放弃搜索,更何况有那么多显而易见的疑问。

那场史无前例的大迁徙这样的重大决策,毕竟曾经牵动1700万知青和数以亿计身家性命,更不可能就此泯灭于烟尘。作为亲历者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晓得其中的真相内幕。

附:

 回忆我们到军垦农场,接受解放军再教育两年的生活。

(2010-12-12 09:39:53) 作者:明明老太 

本来我们大学规定是 五年制的,67年夏天应该毕业分配,不过因为开展了文革,到处打砸抢,文斗武斗,社会搞的混乱不堪,学校里早就不读书了,也没有人给我们分配,到了68年8月份,我们根本没有读完规定课程,也给我们发了毕业证书,算我们全体毕业,除了少数有门路或特别有种种困难,不能离开上海的同学以外,我们大多数同学都一起到了浙江省的部队农场,接受解放军再教育。

我们这一批大学生大概有十几个连队,一般是以一个学校组成半个,一个,或两个连队,许多大学都有毕业生分配到那里去。我们连队有两个男排,一个女排,每一个排都有四十几个人,正副连长,指导员,排长,司务长都是从农村来的解放军,由他们来给我们再教育,庆幸的是我们连队的那些军人都是纯朴的好人,除了每天带我们出操,紧急集合,干农活,开河,……以外,他们从来不整人,不像别的连队,有人说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吃饭前搞背语录,跳忠字舞是个人崇拜”,差点被整死,听说弄到后来人都傻了。

我们同学除了每人一套毛选,以及红宝书——天天不离身的护身符——毛主席语录外,还可以带上雷锋日记,其它的书大家都没有带去,因为读了也没用,读书就是思想反动,还是求太平,曾经有一个L同学带了一本英语小词典,空余时间偷偷的在背,结果被人发现去告了密,被批判了好几次,说是白专……,不过批判没关系,大家看得多了,连当初最最革命的,搞打砸抢的红革会头头,剪过我一缕头发的D同学,这时候因为“炮打张春桥”的问题也在写检查,被批判,只要不整死,把英语小词典烧了也没有关系啊。我们这两年的学习时间就是天天背老三篇,把四本毛选翻来覆去的读,半夜里爬起来敲锣打鼓,欢呼最新指示大游行,开传圣旨会,唱语录歌,跳忠字舞,背语录,三呼“万寿无疆”...“身体健康”,除此之外不需要动任何脑筋,这样的生活倒也简单,人没有了思想岂不快活,就像西游记里智残的天蓬将军一样,整天乐呵呵的,被人当猴耍了也不知道。

离开我们连队最近的是音乐学院和戏剧学院毕业生的连队,他们倒带上了吃饭家伙,许多人带了西洋乐器,俗话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如果乐器都不能练,他们十几年学的本事就全废了,为了经常要在最新指示发表的大游行以后给我们演出,和跑到周围农村去宣传最高指示,最新指示,他们组建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天天练语录歌,诗词歌,样板戏,因为他们有特殊任务,在我们去干各种重体力劳动的时候,他们经常可以排练。我们从来也不嫉妒他们的特权,因为他们让我们不花钱,听上了专业人才的高水平演出,那可是万里挑一的人才啊!大号,小号,萨克斯管,黑管,双簧管,大,小提琴……声音太好听了,那几位声乐系的歌唱家,唱起歌和样板戏来,那声音的穿透力岂是超女,快男可以伦比的?那个钢琴独奏黄河大合唱,……哇!我们享受了皇上的特权,再累也快乐啊!如果让弹钢琴的手像我们一样,磨出了水泡,打上了老茧,手指都开裂了,那不是毁人吗?当初千挑万选的钢琴家,培养他干啥?

我们干的最特殊奇怪的劳动,就是在初春的寒冷天气里,卷起裤腿,赤脚站在深耕以后灌了水的齐膝盖深的泥水里,许多人排成一排,往后退,用竹子做成丁字型的平耙子,来回做大幅度的平动,据说这样把土耙平了,可以播种,碰到下雨天,头带斗笠,身穿蓑衣,像老渔翁一样,雨下得越大越好,这样水就多。还有在大冷天把人造河里的水抽去,几千个人一起搞人海战术,忍着寒风赤脚站在河里,把泥土挖出来挑到两岸的田里,那时候还要劳动竞赛,看看哪个连队干得快,干得好,这种要比赛的情况下,我们的大演员就苦了,那也没有办法啊!有的时候大家一边下雪,一边干,还要浑身哆嗦着唱语录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上面说我们晒黑了皮肤,练红了心,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的心本来就是红的,怎么会变呢?

我内心总感激我们的司务长,每次我们弄得湿淋淋的,嘴唇冻得发紫色的时候,他总是让炊事班的同学给我们烧好一大桶红辣椒的面疙瘩,热气腾腾的。尽管我们不习惯吃辣的,但是为了不生风湿病,每一个人都去喝上一大碗,蒙上被子捂一下,只要出了汗就好,我没得病就是幸亏吃辣椒。去了那里劳动锻炼以后,我不怕辣了,就是现在四川麻辣烫的辣,我也习惯了。不过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能够适应环境,有不少人得了风湿性关节炎,大半辈子在吃药。我的红卫兵D同学50几岁的时候,就带着内疚,去见大救星了。我觉得其实她也是文革的受害者,本来也是个高智商的女孩子,文革的前两年里,人性泯灭干了许多恶事是怎么会造成的?这种情况值得大家来深思。

我现在看到电视里,许多重体力劳动都用上了机器,一台挖掘机可以抵上几百个人的劳动,我们当时为什么不去研究生产机器呢?这种把年轻人全部赶到农村的政策,到底对谁有必要?我们因为是大学生,按浙江地区每人每月发45元工资,比起知青我们的生活好多了,但是这两年里,我们发挥了多少应该发挥的作用?难道5000个老百姓供养出来的一个大学生就是派这种用处的吗?

我们和农民相比拿的是高工资,而干的农活是无法比较的,我们愧对高工资,国家真是亏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42)|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