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那年体验了一次“打麻糍”  

2010-02-11 11:10:41|  分类: 插队在云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到春节的话题,就忘不了当年在江西的那些蹉跎岁月中度过的那个春节。

1968-11-19离开上海,不到三个月,1969-2-17就是春节了。山村尽管是那么偏僻,过年的气氛还是少不了,重要内容之一是“打麻糍”,快过年时,全村家家动手,热热闹闹打麻糍,是不成文的乡规民俗,似乎不打麻糍就不像过年。许多人家都有打麻糍的石臼和粗大的杵。而我们这些刚到村里不久的上海知青,多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听说有打麻糍这回事。老乡们说,打麻糍很累,需要集体动手,强劳力轮流上场,挨家挨户逐个打,村子里象过节一样热闹非凡……。但是,到底怎么一回事,是凭空想象不出来的。我们一方面是入乡随俗,另一方面是充满好奇,就毫不犹豫地宣布“我们也要打麻糍”!

轮到我们知青打麻糍时,已经是小年夜了,当地老乡已经差不多备好了自家的“年货”,所以听说知青要打麻糍时,热闹程度就愈加非同一般,一边是新奇的“上海人”——兴致勃勃,摩拳擦掌;一边是稀奇的当地人——看看“上海佬”究竟怎么玩。我的日记上有这样的简单记录——

1969-2-15 星期六 阴

……下午在老乡们热心热情帮助下“打麻子”。……

的确,那年打麻糍这件事的全过程都是有老乡们热情帮助才完成的。

我们知青十多个人一个集体户,每人享受生产队社员“同等权力”——生产队按人头定量供应的糯谷,不能多买。生产队的碾米机挑灯夜战,全村人挨家挨户排队碾谷风米。生产队也有人做我们的“指导员”,指挥安排打麻糍的“全过程”。记得第一步是提前若干时辰把糯米洗净,浸泡,让米粒吸足水分。

打麻糍前,把糯米捞出,放进江西等地特有的蒸饭木桶里,用大火蒸熟成为糯米饭,然后把热气腾腾地倒入石臼。石臼不大,用麻石(花岗岩)凿成;三个人各持一根一米多长的杵,交替猛捣,把糯米饭捣烂,直到成为米泥。

打麻糍第一要义是“趁热快打”,趁着糯米饭未凉的时候快打猛打才能省力些,也容易捣得更烂更粘稠。由于蒸熟滚烫的糯米饭极为粘稠,一杵捣下去就很难拔起来,没有几分力气是打不了麻糍的,所以是体力相当的三个人围着石臼边捣边转,打累了还一起喊号子,很有趣的。也有女老乡端来一盆凉开水,用手沾水后,帮着把石臼内的糯米团翻转过来,使糯米更均匀地被捣烂捣粘稠。周围看热闹的妇孺老幼更加起哄不已。在大冷天打麻糍,用不了多久就开始脱衣服,直到一件毛衣,还会冒汗。由于一家一户往往没有没有三个强劳力,所以是一家一家轮着打麻糍。

知青一开始是旁观者,很快就上阵了,无论男女,都尝试打上几下。但这打麻糍真是技术活,节奏要协调,用力要均匀。三个知青齐上阵的时候,力量不均衡,更谈不上节奏,所以,两三下就彻底乱了套,石臼被捣得东歪西斜,最后侧翻在地,引起一阵惊叫和哄笑。真正打成一臼麻糍,还是当地老乡的功劳。

据说,打麻糍的时候,讲究的家庭还要举行一个仪式,由家中最长的男子先捣第一棒,然后按辈份接下来捣……。按照当地的习惯,打好麻糍之后,趁热把米泥伴上豆粉、白糖和成一小块一小块,热呼呼、香喷喷。当场“开销”。不过,大部分是做成一大块,约1寸厚的大饼子,阴干凉透,再切成长条形,便于存放。有的还抹上用山里采来的草药制成的水,最后还可以浸到“晶晶亮透心凉”的山间泉水里,不易发霉变坏,可以保存到开春。正月新年,客人来到,就端上麻糍,表示对客人的敬重。记得是把麻糍切成片,或蒸或煎炸。

那一年我们刚离开上海不久,过年的时候特别想念上海的年味。一天晚上,我们几个男生躺在黑咕隆咚的“阁楼”上,例行的睡前聊天。有人说到上海的汤年糕真好吃呀,把大家的胃口都吊足了。第二天天一亮就有人直奔知青食堂,把麻糍当年糕,切成一片片;另一边,早已有人直奔菜园子,摘来“春菜”(形似上海的莴笋)叶子,把灶膛烧得旺旺的,开水滚烫,青菜碧绿,加上盐、味精等调料,哗,把“年糕片”放进锅里,只要看到沸腾状就能一饱口服啦!在众人围观中,用锅铲晃了几下,……傻眼了,“年糕片”无影无踪了,成了一锅白晃晃的糊糊!于是有人恍然大悟,上海吃的年糕不是纯糯米做成的!

怎么办?吃呀!绝对不可以浪费粮食!于是,这一年春节你吃什么了?鼻涕!那白晃晃、粘稠稠的,真像……。  

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打过麻糍了,因为我是每年必回上海。至于糯米,都分到个人,带回“物以稀为贵”的上海了。

相关链接:蹉跎岁月第一春    第一次分红

 

附:摘自江西临川文化网上的“打麻糍”照片,与江西新干的极为相似。

http://www.zgfznews.com/linchuanwenhua/linchuanwenhua/wenhuasuyuan/fengqingmingsu/2008/11/17/200125.shtml   

 上左图——把蒸好的糯米饭倒入石臼。

上右图——三个人围着石臼边捣边转。

下左图——刚刚开始打的米饭状。

下右图——初步成为米泥状。

下中图——大功告成!

  那年体验了一次“打麻糍”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评论这张
 
阅读(148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