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9日记选(58)终于回家看看了【原创】  

2010-11-06 09:30:30|  分类: 1969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年夏天的“双抢”结束后就想回家看看,结果从八月下旬折腾到十二月下旬,根源只是为了那薄薄的一张“回沪证明”。在那个“阶级斗争”年代里,政治运动接二连三,我家因此出了两个“运动员”,所以,汲取历史的经验教训,再三叮嘱我一定要遵守有关规定,不要惹是生非。从夏末捱到初冬,终于,有关干部的口风松动了,此后半个多月里就一直在与他们苦苦周旋。

 

1969.12.25 星期四 晴

天气出奇地热,犹如春天。但据广播,北方寒潮已南下,气温将骤降十度。

由于天气暖和,鸡瘟广为流传,班里的小鸡都不行了。早饭后,一下子把六个小鸡杀了,准备明天吃。

午饭后作了些返沪准备。三点钟左右,同去老菜园和新菜园施肥。老菜园白菜长势转好,为了明天吃面,顺便剥了一些菜叶。约有三斤左右。

支书和老胡昨天傍晚就回来了。直到今天傍晚他们收工时我才找到他俩。我要求马上出具证明,明天就动身。支书说晚上再研究一下。晚饭后。找了两遍未见人影。直到九点多钟,才“侦察”到他在二组参加斗私批修会,后来又参加三组的会。会开到十点整才结束。我马上找他,他态度倒还不错,满口答应了我的要求:27日晚开证明,28号动身。

【忆与议】

日记里说到的“白菜”,与上海或北方的白菜是两码事。那是一种专门剥叶子的浅绿色叶菜,每棵“白菜”大约十来天可以剥一次,每次三四叶,每叶可以长达一尺半左右。与此相仿的一种“春菜”,外形相近,叶子颜色较绿,叶面上有一层短短的毛。此外还有一种“牛皮菜”,叶子比前两种小而厚,颜色更绿,叶面溜光。这几种菜的生命期都较长,大体都从十二月到来年的二三月份。种植、食用方法相同,只是生命期略有先后,一家人种上几十棵,轮流剥叶,可以确保不断有叶菜炒食下饭。

 

1969.12.26 星期五 阴

今天是伟大领袖毛主席76寿辰。伟大的60年代只剩下最后的几天了,光辉的70年代正在向我们招手。在新的一年中,我一定要做到:对毛主席的书要学习再学习,对毛泽东思想要运用再运用,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要紧跟再紧跟。无限忠于、绝对忠于、永远忠于伟大导师毛主席,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在党的领导下,认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在三大革命运动中夺取思想、劳动双丰收!

中午班里吃了面。陆把带来的咸肉拿了出来,每人分到两块。金把他以前搞到的芋艿拿了出来,烧了个葱油芋艿。晚上每人半只鸡下饭。大家吃得很快活。这是托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福啊!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我们今天的一切!

晚上队里继续分组斗私批修。我们三组的会在9点结束。没有人发言,等于是烤火。没有味,没有劲。虽然支书也在场,也毫无效用。

傍晚下起雨,晚间又下了会雪珠。我真担心后天如何动身。

【忆与议】

日记里那种“对A要B再B”形式的排比句,还把流行的“忠于”加上三个副词,这种充斥着个人崇拜气息的话语是从什么报纸上抄来的,又写进日记本,只能说明是极度的愚忠!固然可以归咎于当年的大环境而无可奈何,但终究还是应该承认自己的无知与盲从。

 

1969.12.27 星期六 晴

上午,合作医疗赤脚医生GG叫我帮忙抄了一部分社员用药费用总账公布。下午去小坑参观县国庆二十周年展览。支书和老胡开会去了。临走前说晚上出具证明。可晚间去找会计时,却说他去阳团了,要明天上午回来。

【忆与议】

开一张知青回上海的证明也是千难万难啊。本来28号可以启程回家了,好事多磨,还要再等下去。

 

1969.12.28 星期日 晴

我觉得《平格尔奇遇》书中有不少科学知识,就把它们摘录下来了,化了整整半天。

晚上终于开到了证明。我自己先写了一个证明,让支书和老胡看过之后,老胡在后面用支书名义写“同意15天假”,就去会计处盖了大队革委公章。张、徐、胡也均开到证明。

【忆与议】

当年可以读到的书实在太少了,我们也是徒有其名的“知识青年”而已。偶尔看到一本书里有一些科学知识,就抄录下来。此事尚有一丝印象。

至于被视为回沪之行“护身符”的“证明”,记得曾经珍藏了好几份,可惜于今找不到了。当时并不是有要把它作为“知青文物”的先见之明,而是“别有用心”——被个别干部在出具“证明”上屡屡为难的知青在万般无奈之余,发现“证明”是可以重复使用的!关键在于落款处的日期要写得“有技术”“有诀窍”,例如1970年1月份的“证明”,写的时候注意留有适当空间,到年底11或12月份就可以方便地加上1或2成为一份“新”的11或12月出具的“证明”。到1971年以后的几年里,年份就特别便于涂改了,无论汉字还是阿拉伯数字,一二三这几个字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与时俱进”,一张“证明”可以使用几年!而这一“妙招”的“生命力”是因为有一个“管理漏洞”——让知青自己写“证明”。既然如此,知青就掌握了预留造假的主动权;进而在盖印的时候,知青与“管印人”东拉西扯谈天说地,不让“管印人”仔细察看“证明”;如果正好是夜晚,就更有光线昏暗的天赐良机。“管印人”也想不到知青会做这样的手脚,留下“时间空间”。虽然这样的“预谋”持续了多年,真正派上用处的一次也没有。因为插队的年头长了,当地干部对知青回家过年也逐步习惯了,类似第一年的“为难”之举是越来越少了。

 

1969.12.29 星期一 晴阴

昨晚十一点钟以后才上床睡觉。早上六点钟才醒来,在四班吃了一些淡饭,约七点钟就走上了返沪的“征途”。桂送到村口外就回去了,其余的有费、徐、郜、周、汤、汤。八点钟就到了新街上。可是客车司机实在可恶,新街上竟然不停车。这一来就得打乱我们的“如意算盘”呀!没有办法,只得等下午的车子了。大家决定去麦斜,或许能搭上拖拉机。

到麦斜约十一点。到饭店吃了一顿饭。竟然没有拖拉机可撘。三点多钟,天又开始阴沉,下起毛毛小雨来了。这时我的心才开始真的焦急起来了。“万一客车麦斜又不停车怎么办呢?天又下雨,怎么办呢?”本来十分平静、毫无激动之意的心境此时紊乱如麻了。

幸好客车在麦斜停车了。我们四人以及徐、郜均上车了。余则回云庄。客车在4:05抵新干。汽车队一同志说新干饭店门口有一辆上海卡车,我们真是喜出望外。仅等了几分钟,它的主人就来了,而且是立即去樟树。嗨!这真是不幸之大幸呀!这辆车上有“上耐11”标记。卡车开得很快。5:00左右就到达清江县城。马上把两只樟木箱(一只是苏托张带,二是胡的)和旅行袋等带到车站,问明了售票时间是11:30。随后返回县城吃晚饭。饭后与汽车司机们告别。就回到樟树火车站。11:00买到了50次列车车票。

1969.12.30 星期二 晴

凌晨3:51乘上了广州—上海方向的50次列车。同徐、郜告别。列车到向西时,我们都坐到了位子。到鹰潭后,车上开了早饭,面条,3角一客。鹰潭停车时,下车买了1只肉馒头,1角钱。开车后进早餐。列车到上饶,又下车买了2只肉馒头,共0.10元。中午是饭,卷心菜、蛋、肉片,三角一客。火车抵金华,肉粽没有买到,只吃了一个一角钱的茶油饼。4时,抵杭,张、徐、胡下车,准备玩两小时后改乘94次回沪。我则直达上海。晚饭也没吃。列车准时抵沪。

刘和周上午到我家一次,说我可能日内到沪。于是祖父和弟弟今天晚饭后就到车站接我。很巧,恰好遇上,乘18路电车回家。

【忆与议】

从那年8月下半月开始的“回家情”“思乡情”在四个月后终于在元旦前得以实现。也是我离开上海一年一个月又十一天的时候回到了上海,与亲人团聚。归心似箭的我,途径素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之称的杭州,也不愿意下车去。而在那个没有即时通讯手段的时代,竟然能在上海站遇到来接站的亲人!……

读到四十多年前的这一幕幕,真是是五味杂陈……。

一九六九日记选至此告一段落。

  评论这张
 
阅读(725)|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