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一捆井冈山扁担  

2010-01-02 15:40:13|  分类: 插队在云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我开始写知青生涯回忆录时,首批开列了十个题目。虽然进展不快,但写得还算顺手,就决定“扩容”。在1994-7开列的第二批十个题目中,为首的就是“一捆扁担”。然而迟迟未有动笔。直到不久前清理旧账时,我细细分析了这篇回忆录为何“难产”的原因,给自己留下了“备忘录”——寻找1968-11日记,回忆扁担上的题字。近日总算把这件事梳理清楚了。

(一)护送

在整理自己四十余年前的日记时,看到有好几次提到“区里护送我们来赣”的护送团。

1968-11-28日记提到了有四位,邹、殷、吴、王。

11-30日记则提到护送团将于次日回沪,还特地记录了这四位的身份。

“区革委会干部老邹”。他是带队的。记得当年他已经四十上下了,如今应该是八旬老翁了。在上山下乡狂潮中,他一直处于区革命委员会毕业生工作组(区革会毕工组,后来改称“乡办”,上山下乡办公室)的安置第一线。印象之中直到七十年代中期,他还在为云庄大队知青成立独立核算的生产队一事出谋划策。

“区工宣队老殷”。1968年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上层建筑”,在区一级也有相应的工宣队指挥机构。对上山下乡这样的大事,工宣队当然少不了参与其中,以“充分发挥工人阶级的领导作用”。

“吴老师”。不记得是哪个中学的教师了。在一大批十六七八岁、没有社会经验的“学生娃”走上人生之路时,有一个中学教师来送一程。

“王医生”。一个区上百个学生,全市上千个学生,远征千里之外,这在上海还是头一遭,所以配备了医生“护驾”。

这“四路人马”真可以说是在组织、政治、思想、生活上面面俱到。

12-1日记写到,上午六点半,护送团离开云庄,“大队干部和贫下中农及插队落户的青年们热烈地欢送他们”。“后因汽车没有返回,明日出发”。

(二)爬山

1968-11-22,是我们来到云庄村的第三天。天气晴朗。上午,生产队干部带领我们爬山,区护送团成员也一起参加了。

记得那天是村子背后的一条山沟,上山的小路只有一人宽,蜿蜒曲折一路上行。生产队干部边走边介绍情况,但三十多人是一字队形,无法集中在一起,只能断断续续听到大队支部书记的一些话语。当地的基本生产情况是,山沟里是层层叠叠的水稻田,山坡上有杉、竹、油茶等经济林以及大片野生树林。但主要的生产劳动还是在水稻种植方面。至今还依稀记得云庄村的劳动力要摊到每人十多亩水田。

尽管新干是丘陵地带,有山但不大不高,但是,长期住在大城市的人们还是被这样的山林田野深深吸引住了。忽然又传来一个消息:这条山路曾经留下过红军的足迹。云庄乃至新干虽然属于井冈山地区,但在二三十年代并不属于“红区”范围而是“红白”交界地区,毛泽东林彪等都曾经在新干的麦?(上斜下土)有过一夜留宿(1970年曾经策划修建纪念馆,因9-13事件而终止)。大家听了很兴奋,就把这座山叫做“红军山”了。

这座只能算得上丘陵的小山,的确有点非同一般,有一段路特别陡,几近40度了,用锄头挖出一个个凹坑作为踏步,才得以一步一步上山。不久之后一个晚上,有一个“阶级敌人潜逃”,我们连夜到各生产队追捕,适逢下雨,到了这一段滑溜溜的山坡陡路,就只能手脚并用了,或曰四脚落地。

(三)扁担

当地人都有习惯,上山必带柴刀。那天爬山时,经过一片竹林,生产队的干部们就顺便为我们砍了一些竹子,当场就削制成了一根根扁担。这一举动,激起了刚刚下乡三天的我们的“革命情调”——做一些扁担让护送团带回上海去!这是革命根据地井冈山的扁担!那个时代的人往往还记得“朱德的扁担”这样的故事。……我们掮着正宗的“井冈山扁担”满载而归,兴致勃勃地回到村里,老乡们还迷惑不解——上海人要那么多扁担干什么?大城市里也用得上扁担吗?

以后的几天,护送团去另外几个公社、大队执行本区毕业生的安置任务去了。到他们完成使命即将回沪的前夜,11-30晚上,我们纷纷拿出“井冈山扁担”,让护送团带回上海。由于毕业于不同学校,大部分同学还没有走上工作岗位(67届毕业生中赴江西插队是属于离校较早的),更由于在充满革命豪情与政治热情的年代里“井冈山扁担”具有相当崇高的地位,所以,大家争先恐后地向母校师生们赠送“井冈山扁担”,成为护送团的一个重要负担。虽几经协调,各校平衡,但最终还是有偌大的一捆。就以云庄村计,三个班,平均每个班来自两个学校,就有六个学校;每个学校两根扁担,就有十二根!还有来自其他村的呢?

我在日记中记下了当年在扁担上的题字。“我们东风八个人合送一条扁担,上写,赠东风中学工宣队、军宣队、校革会、全体革命师生,八名井冈山战士。”这是“校级”的,另外还有一条“班级”的扁担,上写“赠老师们、同学们、亲爱的战友们,一根扁担寄红心,战友用它干革命,昨日东风杀沙场,今在江西开新宇。你们的战友、井冈山战士。”

除此之外,还捎上了一些油茶籽和野果子,让上海人们看看当时赫赫有名的洗涤剂——茶籽饼的由来,尝尝山上摘来的两种外形相似但味感相反的野果子“甜杜”与“苦杜”(谐音)。

(四)感叹

许多天之后,上海的老师同学来信了,他们收到了我们托护送团带去的信与纪念品,但是没有“井冈山扁担”!幸好护送团对师生们如实相告:他们带回去的东西确实不少,火车又很拥挤,所以在上火车之前决定,把那些扁担全部留在了火车站外面!我们都惊愕不已,这可是我们心目中最重要的纪念品啊!但是还有消息传来,他们每人还买了几十斤橘子,新干三湖出产的小小的贡橘也是颇有名气的土特产啊!带到上海是绝对受欢迎的好东西、抢手货喔!……于是,大家都恍然大悟,那个晚上的慷慨激昂全部付之东流了!至此,区里的护送团在当地活动了十余天,带走了一捆“井冈山扁担”,留下了一段难以评说的往事。

光阴荏苒,时过境迁。我曾经在1994-7写下这样的感叹:“请护送团的老师、工宣队师傅带回上海的‘井冈山扁担’被遗弃在火车站旁的旷野中。无知青年的狂热与成年人的冷漠形成鲜明的对照。”这段话不免有些过激,但是,随着社会生活资历的深化,我们自己的感受也在不断变化……。

(五)遗憾

那捆扁担是“送”给了远离山区的樟树火车站附近的农民们了,也算是物尽其用,有了合理的归宿。之后几年里,我倒是在回沪探亲的时候陆续带回了三件“井冈山制品”——竹扁担、木扁担、竹杠棒。这是家中生活的需要。因为那时候家里没有煤气,要到煤球店买煤球,虽然可以送货上门,但家里还是想节约那笔送货人工费。而我在江西锻炼出了“挑担功夫”,于是带回了“井冈山扁担”,每年冬季的春节前后,在南阳桥街头可以看到一个小青年,一脸稚气与书生气,居然能够挑着一百斤煤球稳稳当当走在马路上。后来又带回一根木质扁担,其使用寿命肯定要比竹扁担长得多,也是上海滩上不太常见的东东。再后来,城里推广使用煤饼(蜂窝煤),店里不用煤球筐了,也就无担可挑,就带回一根一米五左右的竹杠棒。但是不记得有两个人抬一摞煤饼格的经历,也许那时又取消了送货人工费?

1978年,全家迁居到了有煤气供应的新房子里。我出于“插队情结”,把它们三位也一起搬进了新居。以后两度迁居,依然“形影不离”。2001年再度迁居时终于遗失了,我还特地到到几处可能的地方寻找,一无结果,真是成了终身的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578)|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