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爷爷笔下的这一天  

2010-01-22 10:46:01|  分类: 1968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我是从1968-11-19开始写日记,但对那一天离开上海的情景并无详细的具体的记述,只有一些应景式的语言。八十年代末以来,我也是凭借自己的回想和记忆写就了一些回忆性文字,缺少实录式、佐证式材料。近日重新阅读祖父的日记,发现了不少当年的记载,使得我的系列回忆更具纪实性,而不再是纯粹的回忆性。

 

1968-11-19

天晴,气候闷热。二时半去扫里弄 三时四十分完工。···

【忆与议】年过花甲的爷爷比平日起得更早,当时他被勒令必须每天天不亮就打扫里弄的清洁卫生。

乘18路电车到北站,沿途由西藏路淮海路起,夹道欢送的人们,直至北站,锣鼓喧天,热闹空前,隆重至极。···

【忆与议】这样的场面是当年“司空见惯”的,政治挂帅,动辄几十万人倾城出动,跑上街头,制造声势,广造舆论。可是这种轰动究竟有多少实际效益呢?只算政治账的后果到底如何呢?

进了站,到火车上寻找,由尾至首,跑了两次,都没有见到,后来巧遇××,知道是在路轨对面,同学和薛老师等拍照留念。到将开车前五分钟,听大喇叭叫喊:到江西去的红卫兵上车。路过身旁,与孙握了一握手,嘱他冷热当心,路上平安。

【忆与议】寥寥数语的记载使我回想起那年那天的一个细节——从车厢底下钻到列车的另一侧,人群稀少便于拍照留念。我已经在专题回忆11-19“离沪记”——《一碗蛋炒饭》中补充写进了这么一段内容。

为了把自己学校的“小场面”搞得大些、热闹些,老师还在事先“纵容”同学“伪造”了一批由“区革会”盖章的粉红色“欢送证”,使一批同学混进了北站,就使原本不大的车站站台更加拥挤不堪。老师灵机一动,从火车厢底下钻到列车的另一侧!虽然那是路基,但场地空旷,几乎无人,相当清静。不记得是谁带来的照相机,大家尽情拍照留念。由于没有一尺多高的站台,在“摆拍”车厢门前告别老师同学的镜头时,由于在车厢门口的踏步上实在挤不下我们几个插友了,有一位插友只能依靠别人在身后用力抱得高高的,以免进不了镜头,偏偏那位“摄影师”还要指导一个个插友调整站位角度、面部笑容等等,让那位“默默无闻”的抱人者累坏了,忍不住大叫“快点啊!吃不消啦,抱不动啊!”那张照片拍得相当成功,洗印了几张寄给我们,被一抢而光,我落手太慢,只能“望片兴叹”。可惜没有人保存至今。

今天亲眼看到薛老师的活跃,与学生的活动,真令人佩服,他使同学在等候时间减少与家人离别难过也。火车汽笛又鸣,是开车了,乃与孙遥远挥手送别,那时孙也眼泪流出,难过分别。车开出看不见了,只得回来。{次孙}与我们走散了,后来回家说与其他同学乘5路电车。薛老师等到回来时在车上热泪直泼,有说不出难过也。

【忆与议】我想起了在自己在68-12-3日记里曾经写到,“费父的信说,薛老师19号那天在火车站上待火车开过后,呆若木鸡。”把上面这些片言只语联系起来,眼前就浮现出一段催人泪下的真实镜头——

当年,老师煞费苦心,想方设法组织了两三个小时的活动,为的是让我们走得开心一些。

可是,当火车开动以后,他在站台上看见了我们在火车上痛哭!

于是,他发现,他的努力失败了,他最终还是没有能够瓦解我们的眼泪!

于是,他呆若木鸡,他的心里同样是痛苦不堪!

于是,他热泪直泼,在回校的电车上。

他身边的一些同学也忍不住了……。

这样的真实经过,远远胜过某些文艺作品的虚构描写胡编乱造。写到这里,我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模糊了。

  评论这张
 
阅读(843)|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