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8日记选(16)喜见电灯,告别六八  

2010-01-20 08:35:39|  分类: 1968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8.12.29 星期日 阴

根据上海《工人造反报》第188期所载题为《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彻底批判刘少奇叛党叛国的滔天罪行》连环漫画复制的大批判专栏,今天宣告完成。早上贫下中农把已画好的二十张贴了出去,促使我们更快地完成了余下的十张。×老大说,你们画得很好,贫下中农看得懂。证明连环漫画是贫下中农喜闻乐见。所以我在想,以后应当多搞些这种形式的大批判专栏。

另外,还帮大队贫下中农革委会写了几条标语,内容是关于对敌斗争、大批判和征兵问题。

中午帮食堂挑了两担水。我现在决定从今开始,每天为食堂挑水。出了早工,修公路。

晚上从半导体收音机听到特大喜讯。我国于12月27日下午在西部地区上空成功地进行了一次热核试验。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这是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是对即将召开的党的九大的献礼!喜讯传来,同志们奔走相告,欢喜若狂,个个喜笑颜开,人人拍手称快。祖国正在一日千里地向前飞跃,更坚定了我们在农村艰苦奋斗终身的决心!

【忆与议】

也许如此这般的“脱产”搞宣传工作,持续得太久了,以至于使我想入非非——“以后应当多搞些这种形式的大批判专栏”,而把修公路等等生产劳动的艰苦当成了点缀,每天帮知青食堂挑两担水已经属于不脱离劳动之举了。殊不知,讲究实际的农民们对那些宣传,哪里会看得那么重要、那么认真呢。而自上而下统一布置的工作,更是由不得我来盘算的,什么“多搞些这种形式的大批判专栏”纯属自己的“痴心妄想”。没有多久,水土不服等等症状接踵而来,第一次出现了情绪的低谷,也是不奇怪的了。      

 

1968.12.30 星期一 阴

早工修公路时下放干部老姚通知我和郭今天起继续搞宣传工作——制作毛主席语录牌。本来我们计算:专栏搞好了,可以“下放”了——参加劳动。现在又不行了。

由于我们目前尚作为“市镇户口”,故买米须到鸡峰公社,离云庄有二十多里路。大家意见很多,但一时无法解决。为了一月份吃饭,决定明天全体出动到鸡峰去。

【忆与议】

宣传工作的确是接连不断,大批判专栏刚刚完成,又要开始制作语录牌。这就是当年用“农闲变农忙”的精神大搞革命化!至于制作语录牌以及后来使用语录牌的具体细节,日记中未有提及。记忆中最多就是农闲季节带着语录牌在村子附近下地时忙乎一阵而已,一旦到了春插大忙,牵牛、掮犁、送肥、挑秧等等,一双手两只肩膀都忙不过来,还得翻山越岭地带那玩意儿?春插的头等大事就是“不栽立夏禾”(就是必须在立夏之前完成插秧),也就是那个时候的“硬道理”。

去公社买米,往返几十里地,“大家意见很多”,这是颇有印象的另一件事。当时第一年我们属于“非农”户口,吃的还是国家粮站供应的大米。不记得刚下去那个月吃的米是怎样买来的。后来传说每个月要到粮站买米,就在知青中炸开了锅。因为我们已经得知,生产队还有余粮要卖,因而就想出一个简单的办法——把生产队要卖的余粮和知青要买的口粮进行划账,不是两全其美了吗?村民们省去了把稻谷肩挑十余里到粮站的辛劳,知青们则不必影响参加集体劳动而跑二十几里到公社去买米。想想是很容易的事情,居然无法行得通!坐在谷堆上没米吃!这真是那种不可理喻的僵化体制的典型缩影。

 

1968.12.31 星期二 阴雨

八班全体同志今天都背着红色语录包,臂佩“红卫兵”袖章,每人挑一副筐,向鸡峰公社出发。九点多钟启程,十一点多钟到达。速度不能说是慢。买好米,下起雨来了。吃过午饭,四、七等班均冒雨回家,八班则决定留下,明日出发。公社为了准备庆祝元旦社论的发表,把我和郭请去写标语。写完以后,看报纸、参考消息。好久未看了,一看就是一个半钟头。窗外公路上汽车来往不断,再加上室内光线充足,比较暖和,几乎使我忘记了自己还在江西。稍后吃晚饭。饭后和公社革委会负责同志和我们谈了一会儿。八点,收听了中央二报一刊元旦社论,传来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最新指示。马上,公社举行集会和游行。百来人的队伍也很有气势。可惜没有锣鼓。

公社有一部柴油发电机,每晚六点到十点半发电。大家都说,我们在1968年的最后一天最后一次看到了电灯。

晚上睡在公社里。

伟大的光辉灿烂的一九六九年就要来到了!

【忆与议】

胳膊拧不过大腿,好办法虽简单而不可行,只得长途跋涉去买米。虽然已经离开大城市一个多月,学生味与革命狂热还是很浓,居然会齐刷刷地打扮成那种模样去买米。这是我一生之中最后一次走在“红卫兵”队伍中。

老天留人?其他班的知青都冒雨回二十几里路以外的村里了,唯有我们班在公社逗留了半天又一夜。不知道当年的班领导为何作出这个与众不同的决定。这一晚睡在公社的招待所里,在记忆中似乎是极为难得的一次。在离开大城市40天之后,能够在光亮、暖和的室内看上一个半小时的报纸与参考消息,能够“在1968年的最后一天最后一次看到了电灯”,喜焉悲焉?而从这年日记的最后一句话来看,似乎仍然对未来充满了天真的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544)|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