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平安夜的一声爆炸  

2010-01-16 09:30:09|  分类: 插队在云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似乎人人皆知,12-24是平安之夜。而在那个“彻底批判封资修”的年代,没有人会想到、更不会提起这个夜晚。我则是压根儿就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直到这些年才略微晓得一丁点儿。1968-11下乡到江西新干的云庄村后一个多月,恰恰就在这个平安之夜经历了一起心惊肉跳的爆炸事件。

到云庄不久,上海知青时常有家里通过邮政寄来的包裹,需要到邮局领取。头两年,云庄村的邮政投递关系在曾家邮电所,距离云庄村10多里路,大步流星单程也需要一个多小时。1968-12-24,是我们云庄知青的第一次“曾家陂之行”。一路上,除了亲历了那“终身不忘的一条河、一座桥”(详见该文)之外,还有另外一起爆炸事件,令人难忘。

那天上午,我们知青集体户八班去砍了半天柴,劳累之余,稍事休息,已经到半下午了,我与小郭一起去曾家陂邮局领取邮政包裹。我们俩在“拿埠河”那座曾经令知青“谈桥色变”的桥上,颇有点意料之外的顺利地来了一个往返,成为云庄知青中最先“吃螃蟹”且大获成功的两个人,心里颇有成就感,喜滋滋地快步走回云庄。因为冬天日短,此时夜幕就要降临了。

在拿埠过河过桥后不远,就开始进入一处山口,去云庄村的必经之路——“拿埠口”。这处收拢的山口,有点像电影或电视剧里那种典型的设埋伏打敌人的“袋口”“关隘”,两侧的山逐渐靠得近,且比较高,因而更觉得比别处光线差一些,昏暗了不少。我们俩也就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走出这个口子,就是云庄村所辖范围内最大的一片良田沃土“大垅”的最南端,虽然地势开阔了一些,但天色也渐渐暗淡下来了,所以我们的步伐不敢怠慢。

向云庄村蜿蜒而去的小路,位于东边山脚下;紧挨着一条小溪,这是当时“大垅”里一条重要的给排水沟渠。进入“大垅”后不久,这条通往云庄村的小路向西拐弯、横跨“大垅”的时候,要越过这条小溪。虽然小溪十分狭窄,纵身一跃就能跳过去,但这条小路是一条重要的对外要道——交公粮、卖余粮,化肥农药的进村,无论是肩挑还是推独轮车,都要走这条小路,所以,一路上都是青石板的路面,在跨越小溪时,还用青砖搭起了一个拱形涵洞。青石板路面和青砖的涵洞面上,都有独轮车留下的深深的车辙。

我和小郭提着包裹,一前一后,在小路上疾步往回赶。我大步跨过小溪上的那个涵洞,继续前行,突然听见身后“轰”地一声,把我吓了一大跳,差点一松手把包裹掉了。我回过头一看,小郭掉下去了,还好,小溪很浅,大约一尺多深而已,所以一条腿还跨在涵洞上。他一个跃步转身就回到了小路上,包裹也还抓在手里。我心里砰砰直跳,忙不迭问小郭是怎么一回事。他有点不知所措地说,不知道啊,只觉得一脚踩到了什么东西,紧接着就是“轰”……。的确,空气中有类似玩烟火爆竹的气味。

我们四下打量,没有别的动静,除了我们两个人的对话,一片寂静。我们左右张望,没有别的人影,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这片空旷田野里。不远处是东边的山坡,是漫山遍野的灌木丛,一阵风吹过,沙沙作响,树影摇晃,说不清楚那里有没有“潜伏”?我们脑海里闪过小说电影中的那些描写,心里不免紧张。我们甩动手脚,都是一切正常。看看天色愈来愈暗,二话没说,就赶紧一路小跑,朝隐约可见的村子跑去。

到家了,我们气喘吁吁地向老乡叙说自己的历险记。老乡说:一定是有人发现了那附近田里路上有什么野兽的脚印了,于是就在砖砌涵洞的隐蔽处下了埋伏。据说是用香喷喷的饵料夹着土制炸药,引诱夜间下到溪里喝水的野兽,或吞咽咀嚼,或踩响炸药,非死即伤。

所幸的是,炸药威力很小,我们没有受伤!不过,总归是一场不大不小的惊险呀!

于是,我在日记里记下了一笔——1968-12-24,“下午与郭同去曾家陂取包裹,天黑才回家。回家路上还踩响了一个老乡用来打野兽的火药。”

  评论这张
 
阅读(621)|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