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68日记选(14)12-24知青首次评工分  

2010-01-14 10:25:51|  分类: 1968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8.12.23 星期一 晴

早工是三光。上午砍柴。沙、陆去新干买面条。明后天回来。下午的出工很不象话,队里没有很好安排,加上出工人很少,实在没有劲,4点多就收工了。倒霉的是刘误砍了一根私人种的竹子。反正很不是滋味。本来说要到菜园去浇粪,结果不了了之。那菜也是天晓得,种得不死不活,看样子快成兔子尾巴了。班中一些人还自鸣得意。我们如此下去,迟早要掉队的。

大队要编村史、家史,上海青年也要抽人参加。徐把我也报了上去。老实说,我这笔头烂了,真不高兴参加。结果给拉下了,不知道后事如何。

【忆与议】

那时候,下乡才一个多月,到县城去一次已属“奢侈享受”了。很难说没有人视之为一趟美差,尽管有可能因为赶不上汽车而走上五六十里路!班里开始产生龃龉,实属正常;腹诽不已,大可不必。

去新干买面条,就是买“卷面”。新干属于水稻种植区,在云庄乃至新干县城都是一日三餐吃米饭,没有吃稀饭或稀粥的习惯!而小麦面粉则是稀罕物,几乎没有供应。对下放干部和知青则是网开一面,有一点照顾性质的卷面供应,难得有机会换换胃口打打牙祭。

至于编写村史家史,似乎就是一句话而已,说过了也就再无下文,自那以后也再没有任何人提起,更无点滴动静。重点还在于我自己,尽管我在中小学时作文还过得去,但自从1966-6“停课闹革命”以后,整整两年半与作文无缘,更难以言表的是,哀莫大于心死——我自己家里已经是两代人饱尝因言获罪之苦,黑锅在身,难道我还要去重蹈覆辙?所以,“笔头烂了”就成了冠冕堂皇的理由。知青的头儿小徐是我的同班同学,对此也是清楚的,没有继续为难我。假如像现在网上看到的知青回忆,耍耍笔杆子能够改变命运,我岂不有希望提前若干年跳农门的潜在良机?且不说这样的“假如”毫无意义,更重要的是,我不是喜说违心话、善做违心事的人。

 

1968.12.24 星期二 阴

从昨天下午开始就开始转阴。凌晨下雨。早工三光。费、刘早饭也没吃就去公社理发。估计还有他事。可能是去买柴刀,因昨天费遗失了一把。

上午挑粪。下午与郭同去曾家陂取包裹,天黑才回家。回家路上还踩响了一个老乡用来打野兽的火药。!

晚上,由贫下中农给我们初评工分。先自报。一般都自报1分,也有自报0.9、0.5的,更有说不要工分的。后来由贫下中农评定。我和郭均为6分(据说是插队青年最高标准),是因为搞三忠于宣传布置的缘故。其他同学,金5.5,屠5,费4.9,刘4.8,徐4,陆4,李、王3.6,潘3点多,宋未评。七班刘5,王4,张3.5,程3,两个女同学3点几分。···奇怪的是:1、本来说是要到明年七、八月份才记工分,为什么又从现在开始每天由生产队给我们记工分了呢?2、本来三队只字不提此事,为什么四队前日评了之后,三队突然急急忙忙地宣布初评工分了呢?毛主席教导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看来这两个问题也可作为分析此地阶级斗争情况的线索。

【忆与议】

恰好是参加生产队劳动满一个月之后,毫无思想准备地迎来了第一次评工分!我对自己得分之高,是没有想到的。然而更没有想到的是,同伴们的得分竟是如此之低!当时“深入我心”的是“同工同酬”,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差距呢?我还差点将此事上升到阶级斗争的高度。幸亏我是独自一人在胡思乱想,要是个鲁莽之徒,说不定会在平安之夜闹得不太平。不过,这首次评工分的经过与细节已无记忆,也许是因为几小时之前亲历的一起“爆炸事件”给我的影响太深刻了,见《平安夜的一声爆炸》。而评工分的余波在不久之后的分红中又激起一阵浪花,见《第一次分红》。

 

1968.12.25 星期三 多云

天气比较闷,搞了一天三光。看来我们脑袋里私字还很顽固,种田为工分的错误思想还在不断抬头。八班好些人,包括我在内,今天似乎有什么在束缚着我们,劳动的时候连直一直腰都不敢,害怕被抓住小辫子。这一情况已在今晚班务会上作了严厉批评。

×班同学的确存在思想问题。昨晚口口声声向贫下中农表示同意,今天一整天骂娘的声音不断。民兵连长已注意了。看来如他们不注意的话,往后将更糟。

贫下中农给我评了6分,是最高标准了。我想,这是贫下中农对我的鼓舞、鞭策。我今后应当更好地为贫下中农服务,而不能把6分当作包袱来背。队里要求我们搞批判刘少奇的漫画专栏,我决心马上就干,要主动些!

今晚开的班务会,很有意思,很有成效,以后应当多开这样的会,才有利于同志间的互相促进!

一算日子,已是12月25日了。明日是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诞生日。不由得又使我回忆起去年的今天晚上,为了赶出大批判专栏,薛、章、费、刘、郑和我几个人搞到深夜一两点钟……。这一切的一切,我还记忆犹新。···

【忆与议】

第一次面对“干部群众的评议”,第一次决定自己的“劳动所得”,知青们没有思想准备,所以情绪波动,也属正常。平心而论,当时的基层干部和农民尽管习惯于“男女同工不同酬”的做法,但不至于趁机捞一把、攫取一批“无价”“无偿”劳动力,而是为我们一天不拉地记录在案了。倒是我们患了极左幼稚症——又是可以不要工分,又是批判工分挂帅。

这天日记里提到的1967-12-25之夜,另见《那一年的12.25夜》。

  评论这张
 
阅读(887)|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