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80日记选:庚申春节接待“老支书”  

2010-01-12 13:33:21|  分类: 1980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记】这些天整理1968年日记,忆及另类解读12-21指示的一位“农村同志”(见同名文,即当年曾经是我们知青“父母官”的大队支部书记“老大”,又想起了在大返城之后他曾经应知青之邀到过上海,还到过我家,并且摄影留念。我找出那张照片,但找不出有什么信息表明摄影的年月日。遂与照片中的知青小徐联系,得知事情发生在1980年春节期间。据此,我很快找到了1980年庚申春节前后的日记。

1980-1-26.日记记载,插友小刘告诉我,“小徐将在年初二结婚”。三十年后,近日小徐也说,当年是邀请“老大”来上海参加她的婚宴。2-13,日记中提到,“前不久徐邀我初二去她家聚会”。那时候的婚宴,有很多人家是在自己家里办的。那天我自己有事,没有参加聚会。

2-18,农历庚申年正月初三。日记记载,下午顺路去看望插友小程,得知他“今晚宴请来沪过节的云庄大队党支书启发”。由于我晚上已有安排,故到八点多再至程处,“那儿空无一人,悻悻而归”。

2-22,正月初七。日记记载,上午插友小周来电话,“商定今晚去会会启发”。晚上赴周处,因为周得知“明天下午徐与启发来我家”,所以取消了去看“老大”的计划。

2-23,正月初八。日记记载,“徐与启发未来”。

 

1980-2-24,星期日

在家。阅《百科知识》80-1,兼作笔记。洗被子。下午3时半去徐家汇,购得马寅初《新人口论》,边走边阅。行至蒲西路口,忽有人碰了一下我的手臂,我也未在意,继续前行,又闻有人呼我名字,这才止步,原来是徐和启发及其孙建军。想不到会在上海见到云庄的“老俵”,真是喜出望外。

这时正是四点半,电梯暂停。我让他们在下面先浏览一会儿,自己则直奔上楼关照妹妹准备晚饭。尔后再下楼与他们到万体馆前摄影留念。摄影处已过下班时间,好说歹说,才肯照一张。然后到徐汇百货商场转了一下。再回家,直上十三楼,鸟瞰观光。下楼入室坐下后小叙、吃晚饭,至6:50。我送他们到万体馆门口,握手道别。我送启发1斤糖果、5条肥皂。

当我问及一些云庄的人物,忆及许多小地名时,启发很是高兴。我确实没有、而且永远也不会忘记云庄的。可惜的是,谈兴渐起,启发就走了。这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同那难忘的七年一样,这种相处、重逢的机会是难得的。

徐为我惋惜,下乡七年浪费了宝贵的光阴、年华。但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有失有得,差别在于得失多少不同而已。无可非议的是七年的损失是巨大的、难以弥补的,但终究还是有所得的。我懂得了什么叫艰苦环境,什么是农民生活;我了解了中国社会的一个侧面,中国农村的一个角落;我学到了吃苦耐劳的精神,脚踏实地的作风;我看清了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恶丑;我迈开了人生的道路,经历了如梦的厄运,……这一切都在我人生道路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正是在这一点上,我对于云庄的人们,对于“老支书”是感激不尽的。

短短十来天的寒假行将过去,很有意思,会晤了当年的“农友”,更没想到见到了那位曾被我们敬畏而今又值得怀念的“老支书”。

【忆与议】

我是1968-11到1975-9在云庄将近七年整,病退回沪,后参加了“高考1977”,幸运地于1978年春天跨进大学校门。两年后遇见当年的“老支书”,的确是感慨万千,以至于告别之后“浮想联翩”,写下了几百字的感言。眨眼三十年过去,回眸这次难得的会面的经历与记录,重读当年在兴奋、激动之余写下的感言,至今没有什么变化。而生活的变化又是何等巨大。

当年市内联系依靠“公用传呼电话”,通信手段恨不发达,信息传递可想而知。我回忆起来,自己曾经感到很是沮丧——年初二的聚会没有去,年初三晚上不期而去又扑空,年初七计划去又没去,年初八计划中的来又没来,看样子没有机会会会阔别近五年的“老支书”了(我是1975-9-17离开云庄的)。所以,到年初九在路上不期而遇小徐和“老支书”,真的是喜出望外了。

当年谈及云庄,我忆及许多小地名,“老支书”很是高兴,离开云庄五年了还记得那么多。确实很有趣,2008年下乡40周年时,云庄来了六位“后代”,特地来看我,没有交谈几句,又很快回忆起云庄的许多小地名。翻开我的日记,不少小地名跃入眼中,仿佛神游在山间一样。

当年知青在与“老支书”告别时送给他的多是生活日用品,记得知青每年回沪探亲总有不少“采购任务”,糖果、肥皂等等是最欢迎的。那次“老支书”也特意给我带来一瓶茶籽油,这是一种时至今日依旧抢手的高档食油。我一直舍不得吃,偶尔在有客人的时候拿出来点缀炫耀。后来由于保管不善,过度氧化,变质变味了。

我注意到自己三十年前的日记中始终没有出现“老大”一词。也许是因为那时候还很忌讳这个词,在正式的媒介上它都出现在与黑社会有关的场合。出于谨慎,我在日记里也回避使用它,尽管我们在口头上对这位曾被我们敬畏而今又值得怀念的“老支书”,已经用了十多年的“老大”乃至“老头子”。

至于当年万体馆的高层住宅,是上海第一个高层小区,但是,电梯是人工操作,每天11点和16点半必须两次暂停半小时,以供电梯操作工吃饭。现在,那些楼依然在,设备设施也有所改进,但毕竟还是湮没在新兴的高楼大厦群之中了。

 

  评论这张
 
阅读(732)|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