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平民忆文革——1966-6我经历的停课闹革命  

2009-09-15 10:15:19|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隔数十年,文革在一些人心目中已经淡化甚至异化了。作为一个亲历者,我要记下这些真相细节。

1966-6以前,中学的教学秩序还算正常。当时我是初中二年级,数学(细分为代数、几何)、语文、物理、外语(我在1964年进入中学时,被分在俄语班,这一年入校的新生八个班级中三个班级学俄语,其余学英语)等主课,按照教学大纲的安排,即将进入学年考试阶段,如果考试合格,就要升入争取考上高中前的关键一年——初三了。

实际上,从1965年底开始,学习氛围就有所变化。在中学生中普遍流传的《青年报》、《中学生》等报纸刊物就紧跟不辍地转载人民日报社论及其他对《海瑞罢官》和“封资修意识形态”的批判文章。而学校里各门学科的课程则越来越“边缘化”了,政治学习开始猛增,用上课时间全校听广播,听社论,听重要文章,还时不时地传达文件。

从1966-6-1开始,人民日报几乎天天发表社论或评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夺取资产阶级霸占的史学阵地》、《毛泽东思想的新胜利》、《撕掉资产阶级自由、平等、博爱的遮羞布》、《做无产阶级革命派,还是做资产阶级保皇派?》、《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等等,等等,连篇累牍,络绎不绝,高密度,高频率。1966-6-4,报纸、广播公布了中共中央关于改组北京市委的决定。同时发表北京新市委决定,改组北京大学党委,派工作组领导“文化大革命”。这件事对校园影响很大,大学是首当其冲,中学也不例外。

 

自《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发表后,我们中学校园里也开始出现大字报了。最初,学校里让总务处把积存的旧报纸拿出来(那个时代,凡是公费订阅的报纸在班组里传阅之后都集中到指定地点统一处理),让教师、学生写大字报。大字报的内容是千篇一律的“支持北大的大字报”、“拥护中央改组北京市委的决定”、“欢呼北京大学新党委诞生”。

文革初期的大字报是“实名制”,可以是单独一个人,也可以是“成群结队”,一人执笔,各自签名。有几次把大字报写完拿出去张贴时,发现某个原本参与发起的同学不在场了,但又等不及找到他,于是旁人就模仿他的笔迹签名。学校对大字报的管理很具体——写好的大字报交到指定的办公室,由学校指定的教工张贴在校园内的墙壁上;有人专门登记大字报的作者、题目、张贴的日期与地点;未达到“保留期”(指保留一定的天数,一星期?)的,不予覆盖;还有专门的人员负责抄录,把大字报的内容保存下来。这样的“管理办法”大概是1957年反右斗争中形成、总结出来的吧。

我们这些十五岁上下的初中生也不甘落后,在下课后满校园奔跑,看高中生和老师们写的大字报,很快也“拿起笔、做刀枪”,投身到“革命运动”中去。当时我们班级的教室与总务处只相隔一个教室,与总务处的教工相当熟悉,而那个负责大字报张贴的教工是总务处的,我们这些好奇又好胜的初中生常常去他那里。嗬,他还有另一本登记簿,领取白报纸(最初的旧报纸很快用完,就用原张白纸,习惯称之为白报纸)的登记簿。翻阅这登记簿,就可以看出写大字报最多的是哪些人,名列前茅的就成为我们初中生心目中的“偶像”了。

 

1966-6-13,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教育部党组《关于改革高级中学招生办法的请示报告》,“废除现行现行高级中学招生考试办法,实行推荐与选拔相结合的办法招生”,“推荐与选拔必须突出政治,贯彻党的阶级路线”。同一天,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改革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办法的通知》。通知说:“鉴于目前大专学校和高中的文化大革命正在兴起,要把这一运动搞深搞透,没有一定的时间是不行的。”而且,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办法“基本上没有跳出资产阶级考试制度的框框,不利于贯彻执行党中央和毛主席提出的教育方针,不利于更多地吸收工农兵革命青年进入高等学校。这种考试制度,必须彻底改革。”《通知》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决定1966年高等学校招收新生的工作推迟半年进行”。

1966-6-18,人民日报全文发表了这个决定,并发表社论《彻底搞好文化革命 彻底改革教育制度》。社论说,改革招生考试制度是“彻底搞掉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的一个突破口。我们将从这里着手,对整个旧教育制度实行彻底的革命。”号召“初小可以学些毛主席语录,高小可以学更多的毛主席语录和“老三篇”等文章。中学可以学《毛泽东著作选读》和有关文章。大学可以学《毛泽东选集》。” 又说:“广大工农兵、革命干部和革命知识分子,已经下定决心,要把‘伙同和怂恿那些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专家”、“教授”,大量散布资产阶级、修正主义毒素的’牛鬼蛇神统统揭出来,把你们的老根统统挖出来,把你们的“威风”统统打掉,把你们的资产阶级的传家宝统统砸碎。”

 

以上这些“教育改革”措施,震惊天下。大学招生、高中招生都要废除考试办法了!教育制度要彻底革命了!校园里不能不“沸腾”起来。按照人民日报1966-6-18社论的说法,“中学可以学《毛泽东著作选读》和有关文章”;按照对1966-6-13文件的理解,现有的课程要改了,现行的考试不要了。事实上的停课闹革命也就此开始了。

意想不到地从课业和考试的紧张之中“解脱”出来,学生尤其是初中生一时不知所措,但也有些高中生则仿佛突然长大成人了,开始贴老师的大字报,目标是平日要求学生严格一点的老师。学着人民日报社论的口吻,把那些老师斥为“散布资产阶级、修正主义毒素的牛鬼蛇神”,发誓要“把你们的老根统统挖出来,把你们的‘威风’统统打掉,把你们的资产阶级的传家宝统统砸碎。” 老师只能对学生赔笑脸,说欢迎提意见。不仅师道尊严斯文扫地,还挨了臭骂和批判。至于到八月份“红卫兵”登上“造反有理”的舞台后,这些老师的遭遇就更惨了。

大字报越来越多,又受到“保留期”的保护,校园里的墙壁不敷应用了,就把走进校门后首当其冲的三个位于底楼的教室划为大字报张贴点。在这三个教室里还拉了好几道绳子,间距一米左右,这样,除了可以在教室墙上贴大字报以外,在绳子上还可以挂大字报,于是,大大提高了空间利用率。我所在班级使用的教室就是这三个教室之一。为了“革命”,我们班就“动迁”到了三楼物理实验室。反正已经停课了,不会有人做实验了,物理、化学、生物三个实验室就成了三个班级“动迁后的安置点”。

乍一调换环境,觉得很不适应。原本两人并排坐的抽屉式的课桌,变成了五六个人围坐的大桌子;原先每个人都有自己放书包课本的桌兜小天地,变成了空空荡荡的“大统铺”。不过,很快就习以为常了,因为每天到学校“参加文化大革命”,充其量只要带张报纸和一本《毛选》(那时候“小红书”还没有问世),有没有课桌已经无所谓了,倒是实验室的大桌子更适合于写大字报。

现在从“上海人民政府志>>第三篇 社会发展>>第二章 教育>>第一节 发展历程”中查到,1966-8-5,中共上海市委宣布,全市大中学校一律“停课闹革命”。

http://www.shtong.gov.cn/node2/node2245/node72907/node72914/node73018/node73040/userobject1ai85811.html

事实上,正是由于各地各校停课的日期“参差不齐”,做法不一,所以才补充了“一律”停课的宣布。从网络上可以看到,有的中学早在6-15就宣布文化大革命开始,停课闹革命。

就是在这样既无天灾、也无战祸的年月里,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停课闹革命,至于“1966年高等学校招收新生的工作推迟半年进行”这类“教育改革”的预言,很快被“熊熊烈火”吞噬了……!

时隔数十年,文革在一些人心目中已经淡化甚至异化了。作为一个亲历者,我要记下这些真相细节。

(写于2009-09-12~15)

  评论这张
 
阅读(1994)|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