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终身不忘的一条河、一座桥  

2009-08-06 19:40:40|  分类: 插队在云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8-11到江西新干的云庄村插队落户以后,上海知青时常有家里通过邮政寄来的包裹,需要到邮局领取。头两年,云庄村的邮政投递关系在曾家邮电所,距离云庄村10里路,大步流星单程也需要一小时。虽然云庄村有了自己的拖拉机,但它跑运输的主要方向是县城,恰恰和曾家邮电所所在位置是“南辕北辙”,所以,要去曾家邮电所还是要靠自己的“11路”。

从云庄村到曾家邮电所,必经之路是拿埠,下图A处就是拿埠村,弯弯曲曲的蓝色线条是一条不小的河流。几十年来我们都没搞明白这条河的“尊姓大名”,只是习惯性地称之为“拿埠河”。其实不然。最近写《2005第二故乡行》的时候,仔仔细细阅读了有关的地图,终于弄明白了,这条河的源头就是全县有名的窑里水库,河流先是由东向西、而后由南向北,在县城金川镇以南的沂江乡汇入赣江。所以,这条河的正式名称叫“沂江”,是赣江的一条支流。

2009年8月6日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这条沂江没有什么名气,但在我的心目中是一条终身不忘的河,拿埠村附近有一座终身不忘的桥。因为,我曾经在这里冒险过沂江,留下了“沂江拿埠桥历险记”。

为了描述这段经历,就不能不提到电影《闪闪的红星》。在此电影问世之前,我与亲戚朋友谈及经历,总觉得难以讲清楚、讲具体、讲生动。1975年这部电影公映之后,我接连看了两遍,就是因为其中的那座桥太像自己历险的那座桥了。九十年代初我打算在自己的“一字系列回忆录”里列入这“一条河、一座桥”,苦于难以觅到相应的图像,只能“忍痛割爱”。如今,网络资讯的发达终于使我“美梦成真”。

那部电影里有这样的镜头:

2009年8月6日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河上架着一座桥,它与当年我在“沂江历险”的“拿埠桥”是同样的类型。

2009年8月6日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当年的“拿埠桥”上同样能通过独轮车。

2009年8月6日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电影中桥面与水面的距离,似乎还不如“拿埠桥”那么高。

2009年8月6日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两个人在桥上面对面交错而过是很正常的事情。

2009年8月6日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拿埠桥”的桥面,就像图中六根并排的木头那么宽。

时隔四十年,再回头看这样的桥,还是觉得够吓人的。当年刚到云庄村时,听老乡讲有这么一座桥,就有知青说,“我好怕哦,如果要过那条河,就像坐在平衡木上,一点一点挪过河去。”老乡又说离开那桥几里路有一座大桥,但要增加好多的往返路程。

知青中,我与小郭是第一个“吃螃蟹”的,1968-12-24下午去曾家邮电所领包裹。走到拿埠的河边,只见小桥,不见大桥。我们两个“属龙”的“小弟弟”一合计,那大桥还不见踪影,不知道要增加多少路程呢,走小桥!不仅过去了,还回来了!干脆、利索地在“拿埠桥”打了一个来回。

“初生牛犊不怕虎”!为大家开了一个不错的头。那年春节前的1969-2-11,八个男生齐刷刷出动,到曾家的集市上买回572斤萝卜与青菜,一人一副担子昂首跨越“拿埠桥”。几次来回,把胆子练大了,也没有人再把“拿埠桥”视为畏途了。

现在回想起来,过这样的桥有这样的诀窍——目不斜视,目不过视,心中不慌,脚步不乱。

目不斜视,就是不能向四周随意张望,保持坚定正确的大方向,犹如现在进山旅游观光时必须“观景不走路,走路不观景”。

目不过视,就是在注意脚下桥面状况的同时,绝对不要去看底下的河面、水面,防止出现高空恐慌这一致命伤。

心中不慌,脚步不乱。这八个字的要点是,当桥上来往的人比较多,或者与挑重担的人在桥上交会时,会感觉到桥面跃动,这时不能心慌脚乱。这八个字与前八个字构成了成功过桥的充分必要条件。

1969-7-18上午,本来约定与小陆一起去曾家邮电所,不料他临时有事不去了,我只能“孤军作战”。有什么可怕的呢,已经在“拿埠桥”上考验了五六次,无所谓的啦。于是,轻轻松松到邮电所取包裹,又快快乐乐走在回云庄村的大路上。“拿埠桥”到了,我未加思索就上了桥。

差不多到桥中央了,忽然看见对面桥头有一个小家伙牵着一头水牛上桥了!我连忙呼喊,拼命摇手,力图阻止对方,谁知毫无用处!我慌了,怎么办?如果是头黄牛还不怎么可怕,而迎面而来的水牛,那么大、滚滚圆的身子,在这样狭窄的桥上怎么交会通过呢?难道要我退回去?到了半中间了,还退回去?……一时间,六神无主,如何是好?

可是,在两岸河边洗涮的老乡见了此状均一声不吭!我想,大概没事吧,就硬硬头皮继续向前走!向桥的另一端继续走!眼看那头大水牛越来越近,桥的晃动也越来越厉害,我的心更是越来越紧张。可是,越是到了这种时候,越是觉得不可能再倒退回去了。

终于,面对面了。我停下步,侧转身,屏住气,两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大水牛的动态,两脚踏在桥面的最边缘,并且作出收腹、上身微微前倾的姿势,以确保大水牛顺利地擦身通过。

那几秒钟,那几米距离,终于,终于平安通过!我紧张得几乎要昏过去了,幸好脑子还算清醒,等大水牛从我的身边一消失,立即转过身,朝河的对岸疾奔而去——立即离开这个恐怖地带!身后似乎传来那个放牛娃的嬉笑声,我也全然不顾,唯恐一回头又回到那桥上、水牛旁。

过了“拿埠桥”到云庄村还有四五里路,我的心一直扑腾扑腾地狂跳不已。回到知青集体户,大家听了直叫惊险、可怕。与当地老乡一交流,都说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哇,难怪呀,直到今天还是越想越后怕……。因为我是“旱鸭子”,1969-6-30的山洪爆发刚刚过去,“拿埠河”里的水位还很高!

这条河、这座桥,不仅是难以忘怀,而且是终身不忘!

(2009-7-7起稿,7-26完稿。8-6修改定稿。适值1969-7-18“沂江拿埠桥历险”四十周年。)

  评论这张
 
阅读(1079)|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