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六次住院病人的扯谈  

2009-08-16 16:25:15|  分类: 草根扯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2-24,灭顶之灾突然降临,我因高血压导致脑溢血,差一点去了另一个世界。脑溢血中风后遗症是典型的慢性病,医生让我半年左右住院检查、调理一次,所以,我就成了医院病房的常客。迄今,已经六进六出,感慨甚多,其中有一个管理问题始终在心头徘徊。

2007-2-24~3-29,第一次住院。在鬼门关前侥幸生还,昏迷、苏醒、恢复语言、恢复记忆,到出院时对医院病房的护理与起居情况有了初步的了解。

2007-8-28~9-12,第二次住院。应了一句老话:“一回生,二回熟。”对病房的情况基本清楚了。我注意到,到其他科室去拍片检查时,轮椅车(在我病情危重时是躺在平车上)在护工的操纵下灵活自如,在摩肩接踵的诊疗大楼里,驾轻就熟,安全稳妥,从无磕磕碰碰引起的埋怨口角。

2008-2-28~3-11,第三次住院。出现一个重大变化:原先由护工把病人送到有关科室进行检查的做法被禁止了,理由是她们没有经过培训,万一发生病人意外,医院方面会“吃不了兜着走”。取而代之的是由“护送中心”接送。据称,“护送中心”人手紧张,不可能像以前护工一直陪护在病人身边,他们把病人送到有关科室门口的等候座以后,转身就去执行下一任务单。如果没有病人家属同去,病人就处于无人看护状态。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着凉感冒了。那天去做脑电图等检查,与病房不在同一个大楼里。正巧那天刮起西北风,气温骤降,走道、门口到处都是“穿堂风”。“护送”经过几单护送任务已经额头冒汗了。可我就大不同了。在病房到脑电图室的一路上,还能依靠病房里的空调余温抵挡一阵寒气,到了脑电图室门口等候座上坐定时已经觉得受不了了,“护送”拉过一件大衣朝我身上一扔就走了。我右手无法有效地动作,只能靠左手勉强把大衣拉到身前,结果,身体后背挡不住风寒,又足足等候了半小时,……一个元气大伤的重病号受寒感冒就是不可避免的了。这一次经历留给我很不好的印象。

2008-7-8~7-25,第四次住院。依然是“护工不得离开病房”,依然是“护送”来去匆匆,依然是病人在等候检查期间并无“经过培训”的专业人员护理。有一点是弄清楚了——“护送中心”实际上是“4050工程”的产物,难怪都是大大咧咧、吞云吐雾的五十多岁的男同胞。稍稍聊谈,还得知其中不乏当年上山下乡远赴边疆农村的“同龄人”,顿时有一种“惺惺惜惺惺”的感觉。

2009-2-13~2-24,第五次住院。又是寒冬腊月。为防止去年的情况再度发生,我的爱人把我去检查的日程了解清楚,“全程陪同”。其实,我还是念念不忘两年前由护工“负责护送”时一条十分合情合理的做法:她们根据检查室病人人数多少的变化规律,选择适当的时机,送病人去检查,既满足医生对检查的时间要求,又减少病人等候的时间。

2009-7-27~8-4,第六次住院。“护送中心”改组成某某公司了。一批“元老级”的“护送”已经到达退休年龄,换上了一批新面孔“少壮派”,年龄明显降低了,新生力量是院际交流、市场调剂充实进来的。虽然都是有一定的资历,却给病房、病区、大楼到处增加了许多“热闹”,来自不同医院不同渠道的“护送”给队伍的新老交替带来许多摩擦,不同的习惯做法、不同的管理方式,兀然聚集到一起,不可避免地发生碰撞,这种磨合过程将持续多久,没有人能够回答。

由此,引发了我的“遐想”、我的“扯谈”。

无论是企业、机关、学校、医院……,借用ISO 9000的术语,可以统一称之为“组织”,凡是“组织”无疑都需要管理。问题是,我们的管理往往还处于原始状态,似乎有人在招呼、在安排、在指挥、在……就是管理了。技术也罢,操作也罢,的确不乏一定的规程、规矩,也有老师、师傅的传帮带,还有先进人物的言传身教,但是这些延续了多少年的做法够了吗?为什么在一些并不复杂的细枝末节上总会有那么多的摩擦?为什么恰恰在一些“鸡毛蒜皮”似的小事上争执不休?

传帮带是经验的传承与延续,然而是一种原始形态。把操作程序、常用规定这些最基本的经验之谈写在纸上、贴在墙上,无疑是必要的,也是有效的。发展到现在,文本化、标准化已经成为时代潮流,它们不仅仅是经验的记载与规范的现代形式,更是现代“组织”健康发展、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之一。

就以医院病房的管理来说,包括“护送”在内的医护人员,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人员的流动是十分正常的,但是医院的运转是一刻也不能停止的。相应的操作、管理都应该文本化、标准化,而不是因人而异、人走政息或者朝三暮四、朝令夕改。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新进员工的培训、尽快实现融合,保证行之有效的方法得以传承与延续,保证平稳运行、完成新老交替、实现工作质量的持续稳定。其他“组织”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再以一件十分简单的小事情为例。几乎每天安排了一些病人进行24小时动态血压测量的项目,就病房与病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复杂,只要早上把动态血压计带上,第二天早上取下交到有关的科室提取数据形成报告。在病房与病人这个环节上,就只有“带上、取下”这么一个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简单不过的传递过程与操作。然而,恰恰就是在这个环节上纠葛不已。

原来,一直没有明确规定,究竟是哪个部门哪些人参与这个传递过程与操作。在“元老”级“护送”担任工作主角的时候,他们承揽了动态血压计的“带上、取下”。可是,他们退休之后,来自不同医院的“少壮派”纷纷说“阿拉从来不管这件事情的”。于是,动态血压计处于“无人问津”的地步。病房医护、护送公司、检查科室三方面,都说不清楚这问题如何解决。

检查科室发急了:“不让病人带上怎么行?不能向有关医生交出报告怎么办?”出于基本的责任心,就“各显神通”,或是直接“上门服务”,把动态血压计送到病床边;或是打电话到护士办公室,了解病人去向,最好是病人到检查科室检查,他们就“守株待兔”。三方面之间的电话不断,面议遽增,相当“热闹”。病人也不时卷入其中。

不能不说“有关人员”是负责的乃至恪尽职守的,但是“有关部门”为什么没有一清二楚的“有关规定”呢?据说,当初“元老”们承揽“带上、取下”是出于好心与主动。问题是,这些做法没有形成文本制度或执行标准,就像“只有人治,没有法治”一样,一件“小事情”就会引发不小的风波,而且还不知道何人、何时、何法彻底解决“小事情”。

诸如此类的现象还有一些,也许因为它们都是“小事情”,又没有出什么“大毛病”,不值得一提,不值得一议。其实不然。这些“小事情”都反映了“组织”的管理水平,而且会影响长远发展的前景。“小事情”的积累往往造成“大毛病”,实在不可小觑。

当然,也有人说我“小题大做”,甚至是“哗众取宠”。诚然,我从事了二十多年的工程设计、工程建设,与医院管理“风马牛不相及”,纯粹在扯蛋。然而,我觉得,貌似无关的事物,在一些基本点上往往是相通的。从工程设计的技术领域,到工程建设项目的管理领域,再到工程建设企业的标准化工作领域,通过两年多来养病之机的回顾与反思,越来越感到,天下万物,触类旁通。

暂此搁笔罢。

  评论这张
 
阅读(767)|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