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2005第二故乡行——(7)饮水思源,忆苦思甜  

2009-07-17 09:19:58|  分类: 第二故乡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老领导”家里告辞出来,继续随东生北上。当年这条路西侧是住宅,东侧是一些菜园,其余就是农田了。如今,菜园、农田被农舍替代了。

朝左手望去,出现了又一片熟悉的景象。

2005第二故乡行——(7)饮水思源,忆苦思甜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远处依山而建的住宅,比三十多年前增加了许多,层层叠叠,鳞次栉比。而那条曲曲折折的路,太熟悉了哇,应该就是去挑井水的必经之路。果然,向右前方看去,有一口再熟悉不过的水井!

2005第二故乡行——(7)饮水思源,忆苦思甜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远处的青山,朦朦胧胧,起起伏伏,而那条最近的矮矮的短短的山脉,正是我在《1974~1975我在云庄当“专业户”(5)》中几乎遇险的地方。

近一些,有棵大樟树,紧挨一条小溪,每年盛夏酷暑是男同胞们洗澡的地方。记得当年初到此地,最讨厌一种被当地人叫做“牛虻”的金色飞虫,大大的个头形同苍蝇,嗡嗡的叫声又似黄蜂,还直冲过来叮到身上,不禁令人毛骨悚然。村民们说,不必害怕,随手一拍,就解决问题,它比苍蝇笨拙得多……。从山间潺潺而来的溪水,浅如水沟,清澈见底,到这里正好像个水潭,半人高的水深,恰到好处。一溪清水向南流,涤净疲惫与汗臭。

再近些,就是那口水井了!三十年来常常想起它、谈到它,而它依旧静默无语、貌不惊人,井边的绿篱越发茂盛。

1968~1974期间,从“大食堂”到水井边,无数次到这里打水挑水。我也牢牢记住了这段距离——整整300步!当然,这不是在城市里“荡马路”,也不是逍遥自在闲庭信步,而是肩负百斤重担的大步快走。从“大食堂”向北到牛栏边,是100步;右拐向东偏北,到村子的边缘,是第二个100步;继续沿着一条田间石板小道,带有一些斜坡,三四个拐弯,就到了井边,这是第三个100步。当年遇到“轮值烧饭”,最多一天要挑七八担水,强度最高时要一口气三个来回,连续挑三担满满100斤的水回来,烈日之下,气喘如牛。

这里的水井与我们城里人看到的和想象中的水井不一样——没有井栏。所以,打水也别有一番程序。挑着空桶走到井边,桶不离扁担,扁担不离肩,弯下腰,左手抓着水桶到井里挽一把,一桶打满了,左手用力提起,右手右肩利用杠杆方式帮左手一把力,就把四五十斤的一桶水稳稳提起、放到井口边;接着把扁担在左肩上的支承点换到右肩;然后,右手抓着空桶,弯下腰挽满一桶水,再主要依靠腰部力量,与右手一起合力提起水桶,待其脱离水面后,顺势把左手边的水桶提起,进而一鼓作气挺直腰杆,一担百把斤重的水就压在肩膀上了。如果觉得前后有点失衡,则扭动腰肢肩膀,加上双手配合,稍作调整,就可以挑着担子走了。

这样的一气呵成也不是一看就会的,关键是熟练掌握扁担和重担不离身的情况下稳稳地换肩。这种“换肩术”是当地一项十分重要的基本功,用途广泛。无论是春天挑着一担秧下田,或夏天挑着一担谷回家,还是在山上砍了一担柴下山,在高低起伏的田间与山间小道上,常常是数人甚至十来人“一列纵队”。如果一边肩膀累了要换一下,不会“换肩术”就会招来后面的人责难,因为你把担子从肩上放下来,再跨到另一边上肩,把只能容一人通过的小路堵死了。不要以为后面的人也有了一次停下喘息的机会,恰恰相反,后来者是左右为难——不放下担子等你,自己就莫名其妙地多花不少力气,挑着重担站在那里,纯属无用功;放下担子等你,常常是在一鼓作气的劲头上,停下一歇,反而产生泄气泄劲的反作用。所以,“换肩术”是万万不可缺少的。我们也在实践中真正体会了一鼓作气、一气呵成、气可鼓不可泄的实用意义,认真掌握娴熟运用“换肩术”。

再回头说这口井。它是全县第二大的一口井,可以满足全村二三百人的饮用需要。从照片上可以看到,在井口一角还有有一个溢流口。

2005第二故乡行——(7)饮水思源,忆苦思甜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这口井实际上就是一个泉眼,出水量相当大。每天早上起床以后,挨家挨户第一件事情是打水挑水,成为取水高峰。一天之中也只有这个时段井水水位会明显降低,比溢流口低一尺左右。待到高峰过去很快就会复原。这眼泉水还真有点甜,胜过“农夫山泉”,夏日暴晒之下也还是冰凉可口,在井边俯下身子畅饮,真是好爽啊!

水井也不深,还没有一个人高,估计只有一米二三左右。除了儿童之外,不怕掉进去出危险。我们刚去那一年,一个知青脚下一滑,跌倒井里去了,除了惊吓之外无生命之虞。当时,井的四周还是青石板,四壁是青砖砌的,不便于日常的清洗(除掉井壁砖缝中的青苔等,清理因大雨暴雨时井边雨水漫入井中而带来的泥土等)。不久就进行了改造,改用水泥。以后,这口井的水更加清澈透明。站在井边,可以看到井底岩石上清晰的花纹,可以看到平静如镜的井水带有浅浅的蔚蓝色,在青翠的田野山林衬托之下,真是赏心悦目,惬意无比,无比惬意。

告别水井,掉头回村,我随“大部队”又走进了一户人家。悄悄一问,得知这里是现任村委会主任的家。看到厅堂里摆开了饭局,我这才发现,在村里“蜻蜓点水”地转了一圈,两个小时过去了。

按照当地的习惯,让我坐在主宾席上,小金在副宾席落座。

2005第二故乡行——(7)饮水思源,忆苦思甜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我忽然觉得奇怪,大白天、正当午,为什么在桌上点了一盏油灯?虽然天雨阴暗,也不至于要点亮油灯啊?抑或停电了?

2005第二故乡行——(7)饮水思源,忆苦思甜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不乏好奇心的我忍不住发问了,得到的答案是:在饭桌上点一盏油灯,可以驱赶苍蝇!

啊哈,又长见识了。驱蝇新法!我感慨不已,脱口而出:想当年,既没有丰富的菜肴引诱苍蝇,也没有足够的灯油驱赶苍蝇。现在大白天点灯赶苍蝇,真是时代不同了啊!话音刚落,举座赞同。

饭桌上话语不绝,东生、小金和我三个同龄人是主角,“谈古说尽”,忆苦思甜。逸闻趣事,记忆犹新。云庄的乡亲们拿出自酿的米酒,以习惯的大碗酒频频“举杯”,我也打破自己的禁酒惯例,连连痛饮重逢的喜庆酒。

2005第二故乡行——(7)饮水思源,忆苦思甜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2005第二故乡行——(7)饮水思源,忆苦思甜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兴奋的寻旧,无尽的回忆,承载着青春的梦幻,洋溢着浓郁的乡情……。我几乎怀疑自己身在何方?这样的室内摆设难道是三十多年前的云庄?

2005第二故乡行——(7)饮水思源,忆苦思甜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组合式家具、收录机、电视机、音响……,真是一应俱全,应有尽有。拍这张照片留念时,我大言不惭:我家还没有音响呢!引来哄堂大笑。

将近两个小时的午餐午谈很快就过去了。酒足饭饱,也到了说再见的时候。要离开了,要告别了,留下难忘的今天,留下永恒的欢笑!

2005第二故乡行——(7)饮水思源,忆苦思甜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写于07-15~17,待续)2005第二故乡行——(8)还是“一步三回头”

  评论这张
 
阅读(780)|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