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2005第二故乡行——(4)青春印记,难以磨灭  

2009-07-11 06:40:47|  分类: 第二故乡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东生的老家门口继续向西走了几步,立定、向左转,面南而立,映入眼帘的就是三十年来时常在梦境中重现的地方。

2005第二故乡行——(4)青春印记,难以磨灭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这里曾经是云庄村的“中心广场”。但是我们1968年去的时候已经逐渐式微,全村活动的中心已经东移到村子东南角的仓库一带。在我记忆中,只有一次知青与贫农“同吃忆苦饭”活动是在这里进行的。如今这里更加显得颓败,一片杂草,又正逢暑前雨季,地上尽是淤泥。

照片居中那幢青砖二层楼,就是我们云庄村四、八两个班14名男生1968~1973期间的“故居”旧址。现在看到的二层楼的楼房是“原拆原建”“拆旧建新”的,已经看不到原貌了。

当年我们的住房是由一户富农腾出来的,外景有点类似于东生家的老房子。这种全部用青砖砌成的房子在当地属于比较好的,而很多像照片中左侧的房子,只有地面到一米以下的范围内是青砖,以上都是“土砖”(土坯)。这样的房屋造价就可大大降低,因而也就反映了房主经济条件的差异。

我们当时住的全青砖房子还相对比较高,内部名为一层,但带有一个相当高的阁楼,最低处也有近一米高。我所在的八班9名男生一致要了“楼上”,虽然底楼也有地板,但总觉得不如“二楼”来得干爽。实际上,很快就发觉“上当啦”——因为四班的集体灶就利用了房主原有的灶头,就在我们楼下,下乡后第三天开始分班“开伙仓”,我们9个男生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生活在“烟熏火燎”之中。生产队不得不马上想办法解决“燃眉之急”,就在这张照片左侧那幢“土砖”房的山墙上搭了一个披屋,重新为四班砌了一个灶头。由于披屋的“土砖”墙没有砌到顶,这样的灶间并不能完全挡风遮雨,就害苦了四班的兄弟姐妹们。1970春天,云庄村三个班32名知青联合起来,建立了大食堂,这个披屋里的灶头被夷平,改造成为知青集体户的养猪圈。最后在1973知青屋建设时易地改建。

当时的八班在哪儿做饭呢?就离那栋青砖房不远,也就是环绕着“中心广场”的西侧一排房子里。下面照片里,门楣上写着“毛主席万岁”的地方就是!最初是八班的食堂,1970春天以后成为集体户的大食堂,如今成为我们知青难以忘怀、回乡必到的一个地方。通称“大食堂”。

2005第二故乡行——(4)青春印记,难以磨灭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据说在大跃进年代这里是云庄村的“大食堂”,再早些是祠堂。门口坐西向东,门前就是前述“中心广场”。正对门口还有一个数十平方米的砖柱、瓦顶的“凉棚”,不知道它的正式名称与正规用途。下乡后第一年里八班在这个“凉棚”的东南角搭了一个猪圈。建立知青“大食堂”后,紧挨食堂的“凉棚”西侧成为知青囤积柴草之地。昔日的“凉棚”如今已经杳无踪影。

门楣上方那五个字是我写的。左右两边是毛主席诗句“独有英雄驱虎豹 更无豪杰怕熊罴”,是同去的上海知青小郭写的。“胸怀祖国”的大字则是我们下去之前来过的宣传队写的。另一边应该就是“放眼世界”。

细看当年“大食堂”,真有一种破落感,历经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无人使用,无人管理,两扇门已经不知去向,只剩下这个门洞!南侧是“大食堂”的库房,门还保留着。

由于“中心广场”这一带的“道路硬化工程”(把村内的道路做成水泥路面)还未实施,一片泥泞,连东生等当地村民都不愿走过去,所以只能拍了一张“侧面照”。

2009-2几位返乡的插友给了我一张“正面像”。见下图。

2005第二故乡行——(4)青春印记,难以磨灭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从2005-6到2009-2,时光流逝了三年半,那个“大食堂”门前没有什么变化。门的北侧,一辆废弃的板车甚至依然如故,似乎没有动过。而门的南侧,原先是一台70年代脚踏式人力脱粒机,是农业机械化进程的一个见证,却不见了踪影,我觉得它属于历史文物之列啊。

上图中,“大食堂”南侧的那扇门上,“恭喜发财”的春节喜庆气氛十分醒目。这里曾经是知青“大食堂”的库房,存放米、油等重要物资。当年曾经连续发生狗偷吃米的事情,知青们怒不可遏,只要看到是经常来溜达的“嫌疑狗”,见了就打,进而关门打狗,于是惨叫连天,一段时日里不时出现“瘸腿狗”。“打狗欺主”,招来了一些指责。知青就改变战术,在一个饭团里混入二三十粒安眠药,用来招待到食堂里晃悠的“常客”。于是,又发生了“瞌睡狗”的怪现象。但狗吃米的事情就此平息下去了……。

“大食堂”的北侧,原先是与北侧的“库房”形成轴对称的,但人为地隔断了,以作为一位双目重度白内障、几乎失明的老人夫妻俩的栖身之地。如今,两位老人早已作古,那间屋子的正面墙垣已经倒塌。但从上面照片中还是可以一窥这个曾经辉煌的祠堂的梗概。

环视这个“中心广场”,我久久不愿离去。毕竟,1968至1973这五六年里,我们知青的家就在这个区域内,而这个小环境至今没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格外地令人怀旧,触景生情。

我忍不住又拍了一张照片。

2005第二故乡行——(4)青春印记,难以磨灭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照片右端,始于“大食堂”的库房,向南是我们的两家邻居,老房子至今没有翻造。再向南,端头就是当年的大队支部书记家,现在已经翻造成为三层的楼房了。从照片中可以看到,其三楼的北墙外还有扶梯直上屋顶呢。再向东,也就是照片的左端,就是前面提到的我们男生当年“故居”的旧址,现已翻造成两层青砖房。

真想再到这里走走看看,再近距离拍些照片。东生说,不行啊,这里四周的旧房子里没有什么人住了,“道路硬化”安排在后面,最近接连下雨,这块场地成了一滩淤泥,我们也不愿意走呢。

是啊,原先从我们的住房到“大食堂”,是一条用青砖铺就的小路,往东通向村口的生产队长每天早上“升帐点兵”处,往北到生产队的牛栏附近折向东北方向,到达全村的饮用水水井。所以,这是当年村里的交通要道之一。每天早上家家户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挑水,半数是走这条路,真有点“车水马龙”“穿梭往来”的景象。如今鲜有足迹,无人修缮,又未“硬化”,一到下雨,一片泥泞。【所幸2009-2插友回村时,这些地方的“道路硬化”已经完成。】

我只能远远地张望了又张望,心里难免失望、惆怅……,很不情愿地随着东生的带队继续前行——向西转北再向西,随即又左拐进入一条南北向的狭窄夹弄。哦,又是太熟悉了,不就是“大食堂”西面的那条小巷嘛。实在很窄,只能一人通过。由于“大食堂”这边的地势低,与巷子的另一侧形成一个台阶,所以在巷子里走路必须弯腰弓背,以防脑袋撞到屋檐。这天又下着雨,不得不打伞,故而在小巷里更加磕磕碰碰。

忽然,左前方异样!乌黑的房顶意外中断了。停步细看,原来正是“大食堂”西半侧的屋顶,已经坍塌了,仿佛是一个朝天的大窟窿。由于巷子实在太狭窄逼仄了,无法拍照。

我黯然神伤,注视着断墙残瓦,又呈发呆状。只听见后面有人在催促:“注意,向前走,当心脑袋。”我默默无语,迈开沉重的脚步,跟上“一列纵队”继续向南……。

(写于07-08~10,待续)2005第二故乡行——(5)桃梨何在,情结无解

  评论这张
 
阅读(982)|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