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外行话历史——隔代修史  

2009-06-04 10:20:25|  分类: 札记与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年以前,我有一涂鸦之作:《非不为也,实不能也》。(2008-12-01日志)

我的爸爸是从事历史研究的。我很小就听他谈论一些历史知识,给我印象很深的一句话是:真正能够流传百世的史书肯定是后代人写的;当代人可以写当代史,但不可能流传百世。

最初,我是从“阶级斗争论”的角度来理解的,又掺和了极左派的史学观,以为过去的史书囿于历代各种剥削阶级的历史观,所以当时的史书不可能不错误;如今是摆脱了这些错误观念,史书可以从此正确无误了。

后来,随着极左派的猖獗与倒台,眼见短短的二三十年当代史都被颠来倒去、折腾不已,对“正确无误”的史书不能不产生了巨大的怀疑。

再后来,随着历史档案的不断解密,历史的本来面目慢慢揭开,而且,可以期待,将会有更多的历史真相逐步展现出来。

于是,我逐步理解了,真正的史书是后代人写的,并不是当代人写不出好的当代史,不是当代没有好的史书编撰大师,而是当代人无法写出好的当代史。原因实在很多。例如,任何朝代、任何国度都不可能没有秘密,当代人能够等到当代所有的秘密解密吗?又如,当代人写当代事不可能不遇到当事人,能够做到不“招惹事端”吗?如此等等。

所以,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这段涂鸦的背景是,有几个朋友、同事见我赋闲在家,建议我培养新的兴趣爱好,以资打发时间。我养病经年,确实有点闲得无聊,思索良久,决定还是重操旧业,玩玩文字。正逢上山下乡四十年之际,我翻出自己长达四十年的日记,谈天说地,有根有据,使得朋友、同事大感兴趣,纷纷建议把这数以百万计的日记笔记拿出来整理出版。我有自知之明,一介草民、无名之辈根本不要做这个“出版梦”了,还是躲进小楼、忆苦思甜、抚今追昔、自得其乐罢。但是,刚刚细细地重读了两个多月的日记,就忽有所得——即使有机会圆梦出版,我也不会和盘托出!为什么?因为涉及当年事情的人物,绝大多数还在世,对他们的记载和议论,无论是贬是褒,都不适宜公之于众。即使是到网络上“晒”,属于“非正式出版”,在BBS、博客上也都不适宜,也是因为涉及有关人员的个人隐私、人际恩怨乃至亲友、后辈之间的交往关系。

由此及彼,浮想联翩,想到了民族、国家、社会的历史。远远比我一个区区小民来得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千万倍、亿万倍。于是,有了上面这段肤浅之见。

数日之后,一个朋友提出异议:谁说当代人不能写当代史?司马迁不是留下了他所在朝代的《史记》吗?那位朋友还揶揄我:你还是历史研究者的后代呀,怎么连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我哑然。

多少年来我形成了这样的脾气,就是错了也要弄明白自己到底错在什么地方,又是为什么出错的。所以,哑然之余,半年来一直处于另类的“耿耿于怀”之中,不得其解。

近来在网上游逛,又见到“隔代修史?开玩笑吧?”这样的义愤填膺之词。当然也不乏平铺直叙的感叹:“看到不少历史问题,都是因为错过时代,当时的见证人、亲历者都已经相继作古,造成很多问题无法搞清楚。为什么不趁着当事人、见证者都在世,编修历史?这样也比较容易考证,事过多少年再查就困难了。”

由此看来,“当代人修史”不仅是古已有之,更是如今当代人的大声疾呼,“隔代修史”果真是大错特错了!?

于是,我下决心进行一番究根寻底,就从基本概念出发吧——“修史”是什么意思?

《高级汉语词典》中“修”字第15义:编纂;撰写。

《国际标准汉字大字典》中“修”字第6义:编纂,撰写:~书。~史。~纂。

《高级汉语词典》中“史”字第7义:史册,历史;第8义:史鉴(历史书);史文(历史文献);史绩(历史功绩);史录(历史的文字纪录)。

《国际标准汉字大字典》中“史”字第2义: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亦指记述、研究这些的文字和学科。

据此,可以把“修史”理解为编纂史书、撰写史书。

那么,司马迁是如何修史的呢?

据资料介绍,《史记》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司马迁做了太史令以后,就有了阅读外面看不到的书籍和重要资料的机会。这为他以后著《史记》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可是,资料整理工作非常繁复。由于当时的那些藏书和国家档案都杂乱无序,连一个可以查考的目录也没有,司马迁必须从一大堆的木简和绢书中找线索,去整理和考证史料。司马迁几年如一日,绞尽脑汁,费尽心血,几乎天天都埋着头整理和考证史料。

司马迁虽然是朝廷的史官,但他撰写《史记》并不体现最高统治者汉武帝的意志。司马迁“不虚美,不隐恶”,秉笔直书,在某些方面,敢于批评朝廷,这是汉武帝以及他所宠信的将相所不能容忍的。据说武帝读《史记》后,对其中几篇感到愤怒,下令加以删削。朝廷对《史记》既憎之,又重之,秘不示人,阅读范围限制于朝廷上层的极少一部分人中。朝廷曾下诏删节和续补《史记》。

东汉学者卫宏在他的《汉书旧仪注》中说:“司马迁作《景帝本纪》,极言其短及武帝过,武帝怒而削去之。后坐举李陵,陵降匈奴,故下蚕室,有怨言,下狱死。”

由此可见,本朝史和当前的政治问题相关太紧密,对本朝史的评价,往往涉及到当时的政治问题,搞不好就从简单的编史,变成政治斗争,因此,历代王朝都不给本朝修史。而《史记》以后的历代正史,除极个别例外,都是由朝廷主持、按照君主的意志修撰的,是名副其实的官史。当然也有“修当代史”的,最典型的莫过于历代皇帝的“起居注”,后来改叫“实录”。

因此,修史出现了“双轨制”局面——由政府主编前代的正史,也就是后朝为前朝修史;民间则普遍写当代的历史笔记。

以上这些内容并非原创,都摘自网络,只是作了一些整理编辑。这些观点应该属于共识,是中外学界的主流。也许,这就是“隔代修史”的来历吧。

 

外行话历史——史料的解读

http://wangzongren1952.blog.163.com/blog/static/9959590120094316478136/edit/

外行话历史——隔代修史

http://wangzongren1952.blog.163.com/blog/static/99595901200954102025380/edit/

外行话历史——修史与治史 

http://wangzongren1952.blog.163.com/blog/static/9959590120095732510969/edit/

外行话历史——当代人“记史”

http://wangzongren1952.blog.163.com/blog/static/99595901200951084527125/edit/

  评论这张
 
阅读(139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