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的高考1977纪实(六、热盼体检关)  

2009-05-09 10:10:13|  分类: 我的1977高考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热盼体检关

重捧阔别十余年的教材,跨入阔别十余年的校园,走进阔别十余年的考场,参加阔别十余年的高考,……这一切,还不是“我的高考1977”的全部。如果说,到“走进考场”是“上集”的话,那么走出考场到“跨入校园”就是“下集”,是别样的扑朔迷离、风云变幻。

 

【1977-12-13开始:“马不停蹄”】

时隔多年,我始终记得,1977-12-12考试结束的当天晚上,我就去看了一场电影。看电影的地方忘记了,影片的名字忘记了,具体的情节也忘记了,只记得其中的主角是一个叫“齐奥尔”什么的俄国人,讲的是有关火箭研究方面的故事。我曾经几次与父亲谈起那晚看电影的事情,父亲说,细节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听说那电影有励志的内容,就让我去看了。

近来翻看当年的日记,查到那晚我是在“大上海电影院”看《来自地球的人》。用这个片名在谷歌、百度里搜索,仍然是大海里捞针。遂以“俄国 火箭研究”进行搜索,果然找到了“1903年,俄国科学家Κ.Э.齐奥尔科夫斯基提出建造大型液体火箭的设想和设计原理”这样的信息。

虽然这与我的后续道路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当时我正好在考场上“垂头丧气”,励志电影恰到好处地为我“打气鼓劲”。父辈真是用心良苦啊!父亲说,自己感到考得不理想,就在思想上做好最坏的打算,准备来年再战!

自10-21恢复高考的官方消息面世以后“偃旗息鼓”沉寂了50来天的“义务劳动”,在考试结束的次日12-13就重新“开张”了!我不得不“重操旧业”,再次“活跃”在街革会、派出所、里委会等场所。尽管如此,“准备再战”还是低调地、不声张地开始了。把心思、精力都集中在“准备再战”上,“义务劳动”则是一种调剂与休息。

目标——1978-7的高考,方向——仍旧是理科,范围——增加英语,条件——有整整六个月的“备战”时间,有首战的经验与教训,有三个多月打下的基础,有新建的人际关系,……总之,劲可鼓,气不可泄。中断运转十多年的大脑一经启动,就不宜随便刹车熄火。

根据日记记载,1977-12-13就“马不停蹄”地投入了新的“迎考”:阅《代数与几何》,阅《物理(分子物理学)》,抄“数学物理高考试题及答案”,复习《三角》,开始复习英语,阅《物理·第一册》,阅《平面解析几何》……。几乎每天有“义务劳动”,但每天都有自学的记录。

 

【1978-1-8:“去体检啦”】

很快就是元旦了,一九七八年来到了,但是迟迟不见有关高考的新消息。按照当年10-22答记者问的说法,“由地(市)招生委员会组织评卷,然后根据考试成绩提出参加政治审查和体格检查的名单,并征求所在单位群众的意见。”显然,有没有接到体检通知,就是事关能不能实现梦想的重要信号!

1978-1-3,星期二,遇到街道“乡办”的工作人员老卞小贾小朱,“均无高考消息”。

1-4,星期三,遇到“乡办”负责人老卞,说我“检查身体有希望”。

1-5,星期四,又遇到老卞,说“体检延期至中旬”。

1-7,星期六,下午3时许,“里委来通知我,明天下午去体检”。

短短几天之内,消息变化无常,考生及相关人的心也就随之起伏不定。盼星星、盼月亮,仰颈相盼了好多天的体检消息终于来了,我有幸名列其中!“考友”中有此幸运的确实不多,我被一片祝贺声包围了,仿佛就像已经录取了似的。

1-8,星期日。上午仍然去派出所“义务劳动”,继续书写“四防”图片展览的文字说明。“下午,到斜土路716号原建业中学参加‘选拔学生体格检查’。3时许完毕。”晚上因喉咙痛早睡。

 

【1978-1-9:“喉痛插曲”】

这又是一段难以忘怀的插曲。

那天体检时,查到咽喉部位,我恶心不已,医生始终观察不到我的喉咙口,嘟嘟囔囔说了句什么。只见那个中年女医生拿起一个金属制作的医疗器械,细细长长的把手,前端是一个二分硬币大小的圆片。医生把那个圆片在酒精灯上烧了一会儿,又叫我张口嘴巴,迅速地举起右手,把那个器械伸进我的口腔。我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口被烫了一下,不禁大声叫了起来。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医生已经把那器械从我口腔里迅速退了出去,对我说:查好了。我如获大赦似地逃离了那个检查位子。

当时也没有太多的感觉,隐隐作痛而已。但是到吃晚饭时就感到喉咙口显著疼痛,以为身体不适所致,就早早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1-9,星期一。喉咙依然疼痛,难以咽食。我继续去街革会“义务劳动”。遇到“乡办”的老卞。他得知我的喉痛,就要我去医院看一下。下午去曙光医院就医。原来,竟然是体检医生把我的喉咙口烫伤了!难怪疼痛不已。近期只能吃稀软食物。实在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情!

正当我哭笑不得回到家里,与祖父谈论这次“不明不白的皮肉之苦”时,里委会的茅阿姨来通报最新消息:街革会组织组要我的病历卡!我急急忙忙跑到组织组,原来是要我办理病退手续时的病历资料。我答道,这些病历资料都在区革会的“乡办”。

虽然喉咙口挨烫而痛苦不已,但是“组织部门”要我的病历资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向大学校园又迈进了一步!

此时此刻,就默默祈祷着,这份曾经为我病退回沪立下汗马功劳的骨折病历,千万千万不要变成“拦路虎”啊!

 

【1978-1-9~14:“翘首盼望”】

体检之后,“大学热”在街道、里弄的“识字青年”中愈来愈热。各种传闻、消息很快就会扩散开来。

1-11,星期三。傍晚,我又一次特地到街道“乡办”打探,老卞小贾都说我大有希望。小贾还透露:昨天有招生委员会人员来了解包括我在内的一些考生的病情。

1-12,星期四。上午得到通知,10点半在乡办开会,出席对象是参加体检的39人。老卞简单介绍了我街道青年参加高考的情况,即告散会。

1-14,星期六。中午,中学同学小张来,说淮海街道有人在体检以后又填表、交照片。

…………

零零碎碎的信息,没有什么头绪,但都传递着考试者、体检者、关心者、相关者对最后揭榜的翘首盼望。

(写于2009-05-07~09,待续)下一篇:我的高考1977纪实(七、又是一百天)

  评论这张
 
阅读(107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