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的高考1977纪实(三、首遇二成关)  

2009-05-05 10:25:11|  分类: 我的1977高考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首遇“二成关”

“1977年10月21日开始,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各新闻媒体,都以头号新闻发布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广大群众,特别是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更是欢呼雀跃,奔走相告。正如有的群众说的,恢复高考象爆炸了一颗原子弹,震憾了整个中国大地。恢复高考招生制度的消息通过国家主要媒体发布之后,一下子搅动了整个中国,搅动了天下士子的心灵。消息在中国飞快地传播着,像火一样在高粱地、橡胶林、稻田、军营和车间里蔓延,带给无数在文化的黑暗中挣扎的青年,尤其给身在农村的青年们一个巨大的希望。人们的命运和试卷再次联系了起来。一个通过公平竞争改变自己命运的时代到来了。”

这是时过境迁三十年后对当年“爆炸性”新闻所作的典型描述。

其实,当时关于恢复高考的“小道消息”“非正式消息”“可靠消息”真真假假、沸沸扬扬,已经好长一阵子了,真正置身于这一“风口浪尖”的“识字青年”,有相当一部分人牵肠挂肚、焦虑不安的,是具体的政策究竟如何。

10-21日记:今正式报导大学招生的决定。

10-22日记:今报导教育部负责人答记者问。

…………

现在回头看那两天的日记,似乎没有什么内容,其实只是未作记录而已。好在现在互联网上可以查到那两天报纸上有关高考的内容,因而很容易回忆起那时那事。

1977-10-21,各报头条关于恢复高考的消息,是关于全国招生工作会议的报道,并配发了人民日报社论《搞好大学招生是全国人民的希望》。在那个时代,这样的会议报道和社论是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的,而且往往是在基层在民间已经流传多日了。所以,那天只是得到一些正式的原则性的说法:“今年,高等学校的招生工作进行了重大改革。采取自愿报名,统一考试,地市初选,学校录取,省、市、自治区批准的办法。”

10-22,以教育部负责人答记者问的形式,公布了一些具体规定。这些才是已经得到过传闻的人们关心的实质性内容。诸如:

“凡是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包括按政策留城而未分配工作的)、复员军人、干部和应届高中毕业生,年龄在二十岁左右,不超过二十五周岁,未婚,只要符合条件,都可报考。实践经验比较丰富,并钻研有成绩或确有专长的(指理论上钻研有成绩,实践上有科研或技术革新成果的,而不是指工龄长),以及一九六六年、一九六七年两届高中毕业生,报考时年龄还可放宽到三十岁,婚否不限”;“要求具有高中毕业或相当于高中毕业的文化水平”;……等等。

这个“答记者问”一经发布,才是真正的轰动一时,成为意欲一搏的“识字青年”的“必读文件”。当时,究竟有没有资格参加高考,是至关重要的“启动步骤”啊。然而,“识字青年”的前景是很微妙的:25周岁是道坎。按照文革前一般的上学读书年龄,这就意味着67届初中以前(含67届初中)就出列了!但是,如果超过25周岁的话,66、67届的高中生可以“优惠”到30周岁!那么,除了他们以外的呢?就要“理论上有成绩、实践上有成果”。这就玄乎啦!我的心不由得砰砰直跳,因为我刚好超过25周岁!

 

1977-10-24日记:小孙下午来,与教育局通了电话,说25周岁以上可考,但掌握较紧。

10-30日记:今广播本市招生委员会成立。12-11~12进行考试。年龄规定1952-9-1以后出生者。未知有无影响。

10-31日记:午小孙来,上午去交大市招生委员会接待组,被告知说25周岁以上者无“成绩”“成果”者不能报考。实在令人泄气。

…………

虽然,议论纷纷、揣摩不定的考试日期终于宣布了,但也没有什么值得可喜的。因为实实在在的“迎考”时间就只剩下短短的四十天啊!而我只完成了一部分数学,物理、化学刚刚开始学!

更为严峻的考验来了!在通往高考试场的道路上,第一道“关卡”已经出现——25周岁以上要“有成绩”“有成果”。何谓“成绩、成果”?何来“成绩、成果”?无法规避的坎,凸现在眼前。

 

1977-11-2日记:下午及晚上整理学习数学的点滴札记。

11-3日记:上午续理数学小品。午后到小李处。至3时。3时半~4时到〖街道〗乡办,得知一些高考消息,受到一些鼓舞,劲头稍有恢复。后又遇到小孙、老何,均鼓动我去考文科。这一来弄得心神不定,心猿意马,不知如何是好。晚完成两篇数学小品。

11-4日记:上午誊清《指物论诠释》。下午去乡办找老卞,把数学小品及《指物论诠释》交给他。

…………

这是在三天内“闯关”的记录。我把这第一关称之为“二成”,即提交“成绩、成果”。现在已经回忆不起此事的起始细节了。只记得当时我交出去的“成绩成果”有两类三篇,留有复写件,但现在一时找不到了。所谓“两类”是我为了应对报考理科和文科的不同需要。

应对理科的是两篇“数学小品”。其一是在复习平面几何时,父母从图书馆借来一本供师范院校学生使用的参考书,正巧见到内有一道题,我曾经采用不同的方法解答出来,于是就写成了一篇短文,以表示“向大学参考书叫板”的能力;其二是在自学三角时,如何理解与记忆正弦、余弦、正切、余切、正割、余割这六个名词概念,这在当时接触到的许多书籍资料中都没有见到过,就总结、归纳、成文了。

应对文科的是一篇《指物论诠释》。此举说来话长。春秋战国时期的哲学家公孙龙有一篇拗口难懂的《指物论》,我父亲钻研琢磨了好几年,写成《指物论诠释》。我出于好奇,好几次拜读求教。想不到会在“二成关”面前派这样的用场。记得当时提交“二成”的时限极为短促,要临时赶出一篇论文根本不可能,更不像现在有互联网提供强大而迅捷的帮助。11-3下午,我与小李碰头的重要内容就是如何应对。他提出,他的论文“绰绰有余”,可以“送”一篇给我。我一看,是有关物理学和能量守恒的,我对此是一窍不通,就婉言谢绝了。晚上,在与父亲商量对策时,父亲急中生智,提出把《指物论诠释》作为我的成果交出去。我还是不敢掠人之美。父亲说,在时不我待的紧张关头,只有这么办了。同时又心生一计,此文采用父子合署。这样一来,我才放心一些了——万一需要“面试”之类的审核,我还能凑上几句应答吧。

如今回想这样的往事,觉得真有趣真好笑!经过近二三十年来自己的摸爬滚打,尤其是亲历了诸如资格认定之类的实际操作,回首返顾,就可以看出,1977高考时要求“成绩、成果”的想法是正确的,然而是缺乏可操作性的——那么短促的招生时间、那么庞大的报考人群,如何进行“成绩、成果”的审核、认定呢?相应的人员、具体的标准、操作的程序等等就更来不及了。

如今再细细品味“1977-10-22的答记者问”,其中有这么一条,“凡符合招生条件的青年都可向本单位报名。报名青年由公社、厂矿、机关、学校等单位按招生条件进行审核,符合条件的,报县(区)招生委员会批准后,参加统一考试”。天哪,基层单位能够“按招生条件审核”什么呢?难怪我把不薄的一叠文稿交到街道负责高考报名工作的“乡办”时,主任老卞翻了一遍,面有难色地说:“这么多啊,先放着吧。”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提起“成绩成果”了。

(写于2009-05-03~04,待续)下一篇:我的高考1977纪实(四、报名与初试)

  评论这张
 
阅读(86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