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我的高考1977纪实(二、并不是复习)  

2009-05-03 15:30:13|  分类: 我的1977高考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并不是复习

1977-8-22开始的“迎考”,目的是明确的,但进程是模糊的。究竟什么时候考、考什么范围,这些“基本参数”绝对没有现在的高考那么明确、清晰。毕竟,历经十年浩劫的中国,满目疮痍,百废待兴!

所以,等待不如行动,实实在在地准备!“人贵有自知之明”。单凭我初中二年级的实际水平,想要“一步登天”参加高考、进入高校,谈何容易。所以,对我来说,与其说是“复习迎考”,还不如说是“突击学习”。用当时的豪言壮语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用现在的流行语,是“恶补”。

在当时的条件下,绝对没有“高复班”,即使是要学习文化知识,除了文革后期的一些“革命化”的教材,系统的教科书很少,辅导材料更少,练习题库就更没有了。我慢慢地摸索出一个办法来:认准《数理化自学丛书》,因为它系统而严密;认真阅读其中的叙述部分,再动手做例题,但不得看其解题过程,而是到做完以后再去看,并与自己的做法进行仔细的对比,总结正确的成功之道,找出错误的原因所在。这样的一个过程,就等于是请到了一位无声无形的老师,既传授了知识,又批改了我的作业。

在“义务劳动”中,我结识了本街道的病退知青小孙,时常往来聊谈交流。1977-8-29,他得知有可能恢复高考的消息,就提出与我一起准备迎考,我欣然答应。他是68届的初中生,底子比我更薄,而且已进生产组,需要一周上班六天,但拼劲十足。他每天中午有一个半小时的吃饭与休息时间,让我去他家一起“温课迎考”。虽然他有求于我的地方很多,而我往往是刚刚自己学会了一点,但是在这种共同切磋之中,自己的收益非浅,不少自以为已经学会的内容在“互帮互学”之中得到澄清、巩固。有这样的收获,我也就乐此不疲。

1977-8-31日记:初一、二代数复习基本完成,转入自学初三代数和复习初二几何。

9-1日记:今起复习平面几何。午续学函数。晚学计算尺。

9-2日记:复习平面几何。午续学计算尺。

9-3日记:复习平面几何。午续学计算尺。晚再学对数。

9-4日记:学习对数(换底公式)。晚复习平面几何。

…………

依现在的目光来看,这样的“迎考”是不可思议的——如此拖沓迟缓,“按部就班”,“磨磨蹭蹭”,还“奢谈”什么高考,简直是“天方夜谭”了。但是,不这么做又有什么捷径呢?

 

1977-9-9日记:将平面几何第一册基本复习完。

9-10日记:始学平面几何第二册。

9-12日记:开始复习英语。

9-15日记:下午遇团委小张,交换残缺近闻,似无望。

9-18日记:父友来说12月考试。

9-19日记:将平面几何第二册基本学完。

9-21日记:情绪十分坏,心里十分乱。大概是因为到了回沪两周年的“纪念日”。太叫人心烦意乱了。下午到接待站一游。愁眉苦脸的几十个人和泰然自若的接待员,更使人心神无定。

9-22日记:把《代数》(四)学完。至此,代数、几何已全部自学完毕。

9-23日记:始学《三角》。又传“可靠消息”:十月份高考,年龄25岁以下。颇感气馁。

…………

从这些当年的日记中保留的一些细节,可以看到那段日子里也是“风云变幻”“跌宕起伏”。

其一,平面几何第二册相当于初三一年的内容,居然在十天里自学完毕,现在想想也是不容易啊。

其二,复习英语。若无日记留存至今,已经没有什么记忆与印象了。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曾经传说要考外语。在当时的大环境下,考试的语种肯定是英语,而我在初中的两年里读的却是俄语!幸亏早在小学四年级以后父亲让我跟着收音机里的“英语广播讲座”学过两三年,赶鸭子上架似的,从初级班到中级班跟了一遍。尽管十几年过去了,我找出那些“广播讲座”的教材,ABCD、音标等基本的内容居然还记得!于是,又开始了与数学的自学交错进行的英语复习……。不过,我的日记中关于英语的记载“稍纵即逝”。9-12“开始复习英语”,到9-18以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估计这与那天父亲的朋友来访有关。虽然我只记下了他说12月考试,但完全有可能也带来了有关考试科目的传闻。

其三,尽管在8-21明确了“迎考”的目标,而且已经有一个月了,我还是对“残缺的知青进街道工厂”保留着一丝希望。9-15与街道团委小张交流近闻,9-21到“区革会”接待站,都说明了我是另类的“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既准备迎考、争取“鲤鱼跃龙门”,又打算铩羽而归、继续据理力争、回避进入里弄生产组的“厄运”。

其四,各种传闻、“可靠消息”不时流传于市,在日记中留有记载的只是一部分。因为是致力于“迎考”,也就不可能百分之百地实录当时的点点滴滴。只有关系特别重大的才留下痕迹。例如,9-23传闻报考年龄为25周岁以下。一旦传闻变成现实,这对我将是“致命一击”,我会因为刚刚度过25周岁生日,被“冷酷无情”的政策条文“拒之门外”!

值得庆幸的是,在这样颠簸不已的情况下,航船的大方向还是把握住了。

 

1977-9-27日记:续学《三角》,因恒等式而进展甚小。

9-29日记:续学《三角》,因心境不好,茫无头绪。

9-30日记:今天学习《三角》,进展甚小!甚小!

10-2日记:续学《三角》。自九月二十七日以来,为三角恒等式、加法定理所缠住,加上传闻残缺已中止而心绪不好,故劲头锐减,进度缓慢。

10-3日记:与小李交流自学情况至11时许。将《三角》草草告一段落。准备转入函数与理化。

…………

对我来说,10-3的那次交流可能不亚于一次“遵义会议”了。小李是我的插友的弟弟,68届初中生,因为身体关系,一直在家“待分配”,多年来自学不辍,数、理、化之外,还涉猎作曲、演奏等等,多才多艺。是日第一次促膝长谈,颇有启发。现在看来,真是一次相当重要的“战略大转移”——把“迎考”变成为“应试”!——《三角》这门课遇到很大的阻力,就绕开它!在高考中有一道“三角”题就差不多了,大不了放弃那几分。现在要加快补上物理、化学的大缺门!的确,初中二年级的“识字青年”只学过一年物理,从来没有学过化学。与正宗的高三毕业生,差距太大太大了。而小李积累了多年自学的心得,成为我的“向导”“带路人”,正是时候啊。

 

1977-10-4日记:与小李共同学习函数、抛物线等解析几何内容。晚上自学直线方程。

10-6日记:迄今三天,将圆和直线方程告一段落。

10-8日记:以1950~1965高考试题复习数学。

10-9日记:上午小孙来,同赴浦东杨家渡张杨路光辉中学李公权老师处求教物理,至下午5时半回家。

10-11日记:学物理,进展迟缓,难以入门。下午赴小李家求教物理。

10-12日记:晚与小孙同学物理。其舅李公权老师今来浦西,又请教于他。

10-14日记:续学物理,进展迟缓。晚学幂函数。

10-15日记:上午续学幂函数,亦不顺利。晚上邵明世老师来指点学习方法。幂函数基本学完。

10-16日记:下午〖插友〗李来,谈及十二月初高考。

10-17日记:晚与母到邵明世老师处求教物理。

10-19日记:学习化学,进展不大。

10-20日记:今报道科学院重建研究生院。学习物理、化学,毫无进展!

…………

以上的日记摘录,有几个“看点”:

一是,文革以前乃至1950的高考试题都“登台亮相”了,成为1977“迎考”的指南针、参考书、练习题。可惜现在无从查考1950~1965高考试题的来源。

二是,除了小孙、小李成为“同盟军”之外,亲朋好友开始“保驾护航”了,有小孙的舅舅李老师,有我母亲的同学邵老师,他们甚至上门施教!其他插友也关心着事态动向,随时传递重要消息。

三是,在各种传闻层出不穷的时候,科学院先于恢复高考的正式消息,宣布重建研究生院,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

总之,可以感觉得到“山雨欲来风满楼”!

(写于2009-05-01~03,待续)下一篇:我的高考1977纪实(三、首遇二成关)

  评论这张
 
阅读(93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